污到你下面流水的小黄文 餐桌下的乱h

罗军这货没心没肺的,那里会有自尊心可以伤。

他接着就转身闲逛到了总裁办公室里。

总裁办公室里,唐青和宋妍儿都属于午休状态。两位美女的睡姿撩人。

罗军推开门悄然进去。

宋妍儿睡的文雅一些。而唐青则是仰躺在沙发上,她穿的是裙子,双腿不知不觉岔开。

罗军蹑手蹑脚的的看了过去,不过让他失望的是,唐青穿了安全裤。

也就是在这时,唐青醒了过来。她睁开眼就看见了鬼鬼祟祟的罗军。马上,她也意识到了自己走光。立刻坐了起来,抱胸怒道:“死罗军,你个臭流氓在干什么?”

罗军一本正经的道:“哦,我就是想验证下,你到底垫没垫。”

唐青羞红了脸蛋,怒道:“去你丫的,本姑娘垫没垫关你屁事。”

宋妍儿也被吵醒了,见这两人又掐了起来,不由一阵无奈。

罗军却是自知理亏,便说道:“我就关心一下,你别激动啊。我先出去了啊!”

这家伙说完就准备夹着尾巴走掉。

就在这时,外面忽然出现一个青年。

这个青年穿着白色衬衫,剑眉星目,器宇轩昂。一看就是能承包鱼塘的霸道总裁。

这青年气质凌厉,走路沉稳,眼中神光内敛,俨然就是内家拳的高手。

罗军立刻停住了脚步,拦住了青年。皱眉问道:“你是谁?到这里来做什么?”他必须对宋妍儿和唐青的安全负责。

青年淡淡的扫了一眼罗军,就像是扫视垃圾一样。只是冷淡的道:“让开!”

罗军咧嘴一笑,说道:“小样你还挺狂啊。”

谁知就在这时,唐青站了起来,惊喜的喊道:“雷表哥,你怎么来了?”她快步过来,又一把撇开罗军,道:“臭罗军,快死开,这是我表哥。”

罗军郁闷无比,但也只能乖乖让开。

这雷表哥叫做霍雷,是霍天纵的孙子。

霍雷对唐青倒是和蔼可亲,微微一笑,风度翩翩。他说道:“我来这边办点事,所以顺道来看看你。”

这霍雷的声音带着磁性,又沉稳大气,真是偶像剧的模范男猪脚。

唐青不由小小的埋怨道:“雷表哥你真是的,也不提前说一声我好去接你。”

霍雷淡淡一笑,说道:“那需要那么麻烦。”

宋妍儿也整理了下妆容,走上前来。她朝霍雷微微一笑,伸出手说道:“霍先生,你好。”

霍雷看向宋妍儿,他的眼中闪过一丝爱慕的神色。

老实来说,宋妍儿长的的确够漂亮。而且,长的有些像刘亦菲,性子又恬淡,清净。她穿一身白色的裙子,就真如是冰雪仙子入凡尘。

霍雷与宋妍儿一握即收,十分的有分寸。

“妍儿,我们之前就见过面了。”霍雷微笑着说道。

宋妍儿也一笑,说道:“霍先生,你还没用餐吧?今天我来做东。”

霍雷淡笑,说道:“恭敬不如聪明。”他顿了顿,说道:“妍儿你和青青是好姐妹,听你叫我霍先生还真是不习惯,要不你也就叫我一声哥吧?”

宋妍儿也不坚持,说道:“雷哥!”

霍雷爽朗一笑,说道:“今天多了个妹子,真是高兴。”

罗军在一边看着,心道:“丫的,你这是摆明了想泡妍儿啊!”

不过他也没多大意见和看法。反正妍儿总归是要嫁人的,就是这霍雷的人品,自己还是得好好考察考察。

罗军是将妍儿当成了自己的亲妹子,所以一切都很上心。

接下来罗军也没有待在总裁办公室的必要,便悄然离开了。他来到了写字间里,开始骚扰其他的女同事。大家也都和他开起半荤不荤的玩笑来。

罗军倒是过的很惬意。

随后,霍雷就和宋妍儿还有唐青一起出门。他们这是要外出用餐。

宋妍儿特意电话交代罗军,今天不用接送了,可以自由活动。

罗军知道霍雷是个高手,所以也很放心。他也没别的事,打算在公司玩到下班,然后再去接丁涵下班。

锦湖大楼。

霍雷与宋妍儿一行人刚出大楼,还没上车。这时候,外面忽然开来一辆奥迪车。

奥迪车轰然刹停。

随后,车门打开。

宋妍儿心头暗跳,她感觉到了来者不善。

那车门打开后,第一个下来的是就是独眼。

独眼恭敬无比的去打开后面的车门。

从后面车门里很快就下来了一个三十来岁的男子。

这男子穿着白色纽扣大褂,脚下穿着纳布鞋。手上还有一串青色佛珠。

男子长的不高,身材非常的壮硕。

是壮硕,却不是肥胖。

独眼似乎是极为敬畏这男子,一路引导向前,殷勤不已。

那男子也不多话,冷冷淡淡的朝宋妍儿这边走来。

霍雷眼中神光绽放,他看出这个男子走路之间,安稳不动如大地,并且有股如渊岳一般的大气。

这男子是绝对的高手。

霍雷不由好奇,这男子来是做什么的?

宋妍儿与唐青不由脸色煞白,她们那里不知道这两人是冲自己来的。唐青与宋妍儿不会功夫,却也能感觉出这男子的气息恐怖。她们此时此刻又如何能够不害怕。

霍雷察觉到了宋妍儿与唐青害怕,他的男子气概立刻就出来了。直接拦住前面,向两女说道:“你们不用怕,有我在呢。”

他说完之后,便又冷冷朝那男子和独眼说道:“你们是什么人?来这里做什么?”

那男子自然就是独眼的大师兄,不动罗汉。

这群师兄弟,都是崂山内家馆的弟子。

不动罗汉叫做天忍。

天忍淡冷的看向霍雷,并不说话。

独眼说话却是直接,道:“滚开,我们是来找罗军那个杂碎的,让他赶紧滚出来。”

霍雷眼中闪过怒意,他也是心高气傲之辈。那里能容忍独眼这么侮辱,当然,他也不知道罗军是谁。可独眼这么说话,那就是冒犯,就是死罪。

练武的人,受不得半点辱,一怒之下,血溅五步。

所以这一刻,霍雷冷眼看向独眼,厉声道:“嘴上不干不净,我看你是找打!”他话一说完便出手了。

霍雷练的是形意拳,当年的郭云深,形意拳出神入化。半步崩拳打遍天下无敌手。

这一刻,霍雷突然窜出,就如灵蛇出洞,带着嘶嘶的声音。他的手呈鹰爪,就如灵蛇吐信,飘忽不定,鬼魅毒辣,突然之间就抓向了独眼的咽喉。

劲风刺骨!

独眼吃了一惊,他也是功夫好手,危机之中,闪电后退一步,竖指如刀,雷霆刺向霍雷的手脉。

这一招是截脉手!

独眼学的是崂山内家馆功夫,而崂山内家馆又从少林而出。所以鹰爪铁布衫,七十二绝技擒拿手都是练过的。这截脉手就是擒拿手中的一招。

霍雷冷笑一声,鹰爪手忽然一收,整条手臂立刻软绵绵的。

紧接着,蟒蛇困兽施展出来。

整条手臂就如蟒蛇突然缠绕向了独眼的手腕。

这一刻,霍雷就像是一条千年灵蛇,刁钻诡秘。

形意拳,就是要形神兼备!

独眼骇然,他急切之间,身子连退。

高手相争,一旦后退,便是失去了上风。所以独眼一退,霍雷立刻闪电跟进。他拳头一崩,一打!

便是凶悍的半步崩拳!

砰的一声,他的拳头就如数百斤的重弓拉成了满圆,突然之间,弓弦崩断,那股猛烈的崩劲弹飞出来。

独眼躲避不及,胸口被打中,立刻摔飞出去,猛吐一口鲜血,再难爬起来。

霍雷随后狞笑一声,又看向了天忍。

这梁子反正是接下来了,今天就不必再畏畏缩缩了。他看向天忍,抱拳道:“请了。”

天忍依然冷淡的看向霍雷,却是没有半分的反应。

霍雷被天忍看的有点发毛,他一咬牙,猛喝一声,身子雷霆而动。

一个箭步猛然踏出,直接就是半步崩拳!

霍雷的半步崩拳出神入化,乃是他的看家本领。

劲风爆裂!

身形晃动,拳如重弓崩断,劲力弹飞,拳头直接闪电扎向天忍的胸腹。拳头之中蕴含了强烈的螺旋电流劲力。

天忍却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就在霍雷拳头快要砸中天忍的时候,天忍的胸腹猛然一吸,却是直接窝陷下去,刚好容纳住了霍雷的拳头。这还不说,霍雷立刻感觉自己拳头的力量走空了。他大惊失色,知道不妙,立刻就要躲闪。但天忍的胸

小说文学

腹却有一股吸力,直接让他抽不出手。

同时,天忍也出手了。他直接伸出手,闪电般的掐住了霍雷的脖子。

霍雷被天忍提了起来,他的脸蛋立刻酱紫起来。这般下去,便要窒息而死。霍雷双脚乱蹬,痛苦到了极点。

这一切发生的极快。

宋妍儿与唐青只看见霍雷冲向天忍,随后天忍便将霍雷掐了起来。

这天忍的修为当真是恐怖到了极点。

独眼乃是保安之王,却远远不是霍雷的对手,而霍雷却在天忍手下一个照面也撑不住。

唐青与宋妍儿见此情状都是骇然失色,唐青脸色煞白,急忙喝道:“住手,你快住手。”她那里能眼睁睁看着哥哥被杀死。当下不顾一切的冲了上来。

宋妍儿却是冷静一些,迅速打电话喊罗军。

唐青冲了过来,天忍另一手,大袖一挥。

一股猛烈的劲风立刻将唐青掀开,唐青把持不住,摔倒在地。

此时此刻,唐青不禁陷入了绝望。她难以相信,这天忍居然要在青天白日之下杀了哥哥。

宋妍儿厉声说道:“这里是国内,杀人是要坐牢偿命的,你赶紧放人。”

天忍淡淡冷冷的,也不说话。

而霍雷的气息越来越弱。

便也在这时,公司里的人都听到了外面的动静,大部分爱看热闹的人都迅速跑了出来。包括丁涵也跑了过来。

她们一过来便看到了这令她们花容失色的场景。

而那些保安们听到动静,也立刻冲了出来。宋妍儿连忙命令道:“快去救人。”

保安们包括老夏,此刻见状也是义不容辞。全部冲了上去,拿起警棍就打。

而天忍只是站在原地,大袖连挥。

砰砰砰!

这一瞬,他的大袖就如恐怖的皮鞭,瞬间将这些保安抽得东倒西歪,痛苦呻/吟。

谁都是无可奈何。

丁涵心中也是失色,她心里不由自主的想到了罗军。

就在这时,一道残影忽然闪过。

来如疾风!

砰!

罗军终于来了。

拳拳撞击在一起,天忍蹬蹬蹬退后三步,最后终于站稳。而罗军则是抓了霍雷,也蹬蹬蹬退后三步。

罗军放下霍雷,霍雷立刻大口的喘起粗气来。

唐青与宋妍儿见状立刻上前关心霍雷。

“雷表哥,你怎么样?”

唐青泪花直掉。

霍雷摆摆手,脸蛋依然通红,说道:“我没事。”

唐青与宋妍儿这才长松了一口气。

两人的目光到了罗军身上。

罗军的出现就如神灵一般,他给了她们无限的安全感。
 

丁涵看着罗军如神兵天降,她的心潮也跟着澎湃起伏起来。她虽然不会功夫,但也看的出来,眼下来的这个天忍是真正的高手。

谁也无法阻挡天忍的脚步。但是这个时候,罗军出来,却是一拳退敌。

这样的英雄气概让丁涵想起了小时候的幻想,那时候总会幻想着有一位盖世英雄出现在自己的身边。

丁涵在这一刻对罗军的印象再次有了改观,甚至说是带了一丝钦慕。

不过此刻,现场的气氛是紧张的。丁涵也是屏息心神。

这时候的罗军没有了平时的吊儿郎当。他站如渊岳大地一般沉稳。罗军冷冷的看着天忍。随后,他的目光看向了勉力爬起来的独眼身上。罗军狞笑一声,说道:“独眼,看来我的话你是全忘了。你大概是以为请来了这个家伙,就可以保你周全了。”

独眼接触到罗军的眼神,顿时心中寒战,当下不由自主的后退两步。

罗军不再理会独眼,而是看向天忍。“你是来替独眼出头的吧?来,来,来,今天咱们就划下道来。”他说完就要动手,丝毫的不客气。

火爆性子,毕露无遗。

不过天忍却不出手,他看向罗军,说道:“你的确值得我出手,不过,今天咱们不动手。我来,是为了化解恩怨的。”

罗军不由冷笑,说道:“你一来就将我这位霍兄弟差点杀死,有你这么化解恩怨的?”

天忍淡淡说道:“是这位施主先向我出手的。”

罗军也就不纠结这个问题,说道:“好吧,你说说看,你要怎么化解恩怨?”

天忍说道:“我们都是练武的,武者解决问题,当然要用武者的方式来解决。这样吧,三天之后,我在佳悦击剑俱乐部里等你,到时候,我们签下生死状。谁若死了,或是输了都与他人无忧。若是你输了,这丽人公司就按之前说好的价格卖给我这师弟。如何?”

 

罗军淡冷说道:“你倒打的好算盘。若是你输了,又当如何?难道没有一点附加条件?”

天忍说道:“你要如何?”

罗军说道:“我要独眼从此滚出海滨市,终生不得再踏进来。”

天忍点头,说道:“可以。”他顿了顿,又道:“丽人公司的主,你做得了吗?”

“自然做得了主。”罗军说道。

天忍便道:“好,回去之后我会让我师弟草拟协议,到时候,我会请武术界的一些前辈来做个公证。”他说完转身就走。

独眼便跟在了后面。

“你怎么可以不跟我们商量就擅自做主?”唐青这时候不由怨怪罗军。

哪怕是罗军刚刚救了霍雷,但是罗军将丽人公司当做赌注赌了出去。这还是让唐青和宋妍儿生气。

甚至有那么一瞬,唐青和宋妍儿脑海里同时升腾出了一个可怕的念头。

如果罗军是独眼的间谍,故意用这个方法来夺取自己的公司怎么办?

罗军不由怔住,他看出了唐青的怒气。同时也看见宋妍儿眼里也有微词,只是忍住没说。

罗军不由沉默下去,他半晌后说道:“对不起,没跟你们商量是我的不对。不过你们放心,如果我输了,我把命赔给你们。”

他说完之后,便不再多说,直接离开了丽人公司。

这一瞬,罗军的身形显得有些落寞和萧条。

唐青和宋妍儿不由呆住,她们心中生出不忍来。

霍雷则是心有余悸,同时好奇的问道:“这个罗军是什么人?”

他不能不奇怪,这个罗军的身手恐怖,怎么会突然出现在丽人公司里。

唐青说道:“我们也不太清楚他的来历,他之前在我们公司做保安。后来独眼来找我们麻烦,是他出手解围。所以我们就让他做我们的司机和保镖。”

“这个人一定有问题。”霍雷马上说道。

霍雷虽然刚刚被罗军救了,但是他心里对罗军的感觉并不好。只因为,他本以为罗军是个不入流的保安。但这个保安却有被天忍正视的资格。

霍雷可是记得天忍看他的那种淡漠目光的。

而且,霍雷之所以觉得罗军有问题,并不是因为单纯的讨厌罗军。以罗军的身手,却甘于平凡来做一个保安。这太诡异了。

宋妍儿与唐青心儿一颤,两人相视一眼,说不出话来。

“我们进去说话吧。”宋妍儿随后说道。

霍雷点点头。

那些保安们伤势并不重,早已经起身待在一旁。

宋妍儿又对他们说道:“你们今天辛苦了,待会每人分别去财务领五百块钱的奖金。”

五百块对于保安们来说还是很不错的。因此一个个立刻眉开眼笑起来。

总裁办公室里。

宋妍儿与唐青心里都很不舒服。这种不舒服是来自于罗军,他们不愿意相信罗军是间谍之类的。因为她们和罗军相处时很是舒服,惬意。也是真的在信任罗军。

小说文学

为什么雷哥你肯定罗军有问题?”宋妍儿不由问道。

霍雷深吸一口气,他看向宋妍儿,沉声说道:“妍儿,你和青青还是太单纯了。以我的身手,我给一些富豪做保镖,一个月是一百万的价格起步。而罗军这样的身手,是没有价格能够估量的。但他这样一个人却来给你做保安,拿着几千块的工资,这不是明摆着的有问题吗?”

宋妍儿与唐青无话可说了。

之后,宋妍儿让唐青带霍雷去休息。她则将老夏叫到了总裁办公室里。

老夏显得有些拘谨,坐了半个屁股在沙发上。

宋妍儿看向老夏,说道:“夏队长,有件事我想问问你。”

老夏恭敬的说道:“总裁,您问吧,只要是我老夏知道的,一定都告诉您。”

宋妍儿说道:“你觉得罗军是个什么样的人?”

老夏微微一怔,随后脱口而出的说道:“他是个混球。”

宋妍儿不由愣住,她本以为老夏会说罗军是个好人。因为罗军如果是间谍,一定会善于伪装自己,跟大家打好关系。

“哦,怎么混球法?”宋妍儿再度问道。

老夏却是有些不好意思,自知失言了。他正色说道:“总裁,我只是说我心里的感觉,如果我说错了,您别介意。”

宋妍儿微微一笑,说道:“当然不会介意。”

老夏说道:“罗军是个特别洒脱的人。他好像对一切东西都不太在乎,包括钱财。”

宋妍儿说道:“你觉得他可能会是商业间谍吗?”

老夏沉吟半晌,说道:“我觉得不是。”

宋妍儿说道:“那他这样的身手,为什么要委屈自己来做个普通的保安呢?”

老夏说道:“也许并没有为什么,只是因为他喜欢,他是个爱好无拘无束的人。”

宋妍儿始终还是想不通,最后便说道:“谢谢你,夏队长。你回去吧。”

“好的,总裁!”老夏站了起来。

老夏走了之后,宋妍儿陷入了沉思。她给唐青打电话。

“青青,说心里话,你真觉得罗军会是商业间谍吗?”宋妍儿沉声问。

唐青沉默下去,好半晌后才说道:“我觉得不是。但是他的确有很多可疑的地方。”

宋妍儿微微叹息一口气,随后挂了电话。

她站了起来,决定去找罗军。

罗军是步行回家的,今天实在不适合再去开宋妍儿的车了。
 

夕阳西下,罗军的背影在夕阳余晖之下,显得有那么一丝的萧索。他心里自然是不痛快的,这份不痛快是因为宋妍儿和唐青的怀疑。

便在这时,他的手机响了。却是丁涵打来的。

罗军接通,他打起精神呵呵一笑,说道:“涵妹,找我撒事呀?”

“我请你吃饭吧?”丁涵说道。

罗军微微一怔,随后说道:“今天晚上吗?”

丁涵说道:“是!”

罗军本能的拒绝,他眼下实在不想跟人接触。于是就说道:“今晚不行啊,我有事情。”

“你有什么事情?”丁涵立刻追问。

“我大姨妈来了行不行?”罗军说道。

“大姨妈来了也不妨碍你吃饭吧?”丁涵犀利的反击。

“……”罗军不由无语了。想不到丁涵也有这么屌的时候。

最终,罗军还是应承了下来。

随后,丁涵开车来接了罗军。

罗军上车之后,丁涵问道:“想去哪里吃?”

罗军打了个哈哈,说道:“哪儿都不想去,就想吃你亲手做的菜。”

“真的?”丁涵犹豫了一瞬,说道。

“当然!”罗军斩钉截铁的说道。

丁涵银牙一咬,说道:“那好吧。咱们先去买菜!”

“涵妹你这什么表情啊。不就是去你家吃饭吗?你这搞的好像视死如归,舍身取义似的?”罗军马上不满的说道。

丁涵闻言不由莞尔,她笑笑,说道:“你要知道,我把你请回家,那得担多大的风险啊!”

罗军摸了摸鼻子,说道:“哥是正人君子好不好?上次你喝醉了,缠着要我留下来,我都离开了。”

“你去死!”丁涵顿时满脸通红。

便在这时,罗军的手机又响了。他拿出来一看,是宋妍儿打过来的。

罗军接通。丁涵也就不说话了,专心开车。

那边宋妍儿说道:“我们见见面吧。”

罗军淡淡说道:“我现在有些忙,没时间。”

宋妍儿不由语塞,这家伙真是太拽了。

“我觉得我们需要谈谈。”宋妍儿说道:“其中也许是有什么误会。”

罗军倒没那么小气,所以也不愿意跟宋妍儿生气。虽然被她们误会,这的确让罗军有些心灰意冷。但是转念,罗军想到了死去的宋成斌。暗道:“成斌就这么一个妹妹,妍儿还是个小姑娘。自己何必跟她一般见识?”

想到这,罗军缓和了语气,说道:“妍儿,我与你没有任何的关系。所以,我其实是做不了你们的主的。如果到时候,我一旦输了,你们可以不承认。因为你们根本没有答应过。另外,你放心吧,我也绝不会输。所以,到底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现在没什么好谈的。三天之后,自有分晓,你说呢?”

宋妍儿娇躯一震,她猛然醒悟过来。她知道自己错的太离谱了,自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她可以想见,自己和青青到底是有多伤罗军的心。他一心一意的保护自己和青青,可自己却和青青怀疑他的动机。

毫无疑问,沐静已经调查了罗军,所以对罗军的动静了如指掌。

罗军不由奇怪,这娘们来找自己干什么?

他起身前去将门打开。

门一打开,罗军便看见沐静这位气质女神俏然而立。她穿着白色运动衫,扎了马尾,非常的清爽。

罗军的目光情不自禁的在她饱满的大白兔上扫过。那儿在白色运动衫下,依然显得壮观。

沐静微微皱眉,说道:“我知道你是什么人,所以收起你这幅猪哥相吧。”

罗军不由讪讪,他便也干脆说道:“这么晚了来找我干什么?咱们好像不熟。”

沐静说道:“聊聊吧。”

“聊点情情爱爱的,我倒是有兴趣。”罗军说道。

沐静不由无奈,她说道:“跟我上车吧,我请你喝酒。”

罗军说道:“太晚了,不想去。怕你对我酒后乱性。”

沐静感受到了罗军的排斥,她也明白,这家伙是不喜欢别人对他太了解。自己了解他,他就不愿意多接触。

当下,沐静说道:“与你决战的是天忍,你总该对独眼,天忍这些人多一些了解。不然以后,你会有数不尽的麻烦。”

罗军沉吟一瞬,便说道:“好吧。我跟你去。”

沐静开来的是一辆保时捷,她来到车门前,将钥匙丢给了罗军,说道:“你来开吧。”

罗军接过钥匙,点点头。两人上了车后,罗军熟稔的启动车子,快速的开了出去。

“看出什么了吗?”罗军忽然说了一句。

他那里不知道沐静要自己开车的意图。沐静是想探自己的底细。

“你的车开的很不错。”沐静微微一笑,说道。

罗军说道:“你不用绞尽脑汁想我以前是做什么的。我可以告诉你,以前我是干雇佣兵的。专门收钱办事。”

沐静说道:“以你的身手,不可能在雇佣兵里籍籍无名。你说一说,也许我听说过。”

罗军呵呵一笑,说道:“我好像没有问过你什么。你这个习惯可不好。”

沐静见罗军不想说,也就只好不问了。

罗军带着沐静来到了靠海的酒吧街。

两人随意进了一间酒吧。这家酒吧是演艺型酒吧,里面重金属音乐激烈震荡,那男男女女在舞池里似妖魔狂舞。

罗军不由有些兽血沸腾,也想进去浑水摸鱼,占占便宜。但是沐静在,他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两人找了角落位置坐下。沐静要了一杯迷离鸡尾酒。罗军则是要了冰啤酒。

罗军的目光始终在看别的美女,时而送个飞吻什么的,但是这家伙穿的太差了,美女们都不理他。

很快,酒也就上来了。沐静说道:“咱们碰一个。”

罗军举杯。

随后,沐静说道:“据我所知,天忍最近在焚香沐浴。他非常重视和你的这场决斗。不过我看你好像不怎么在乎,难道你觉得你必胜?”

罗军喝了一大口啤酒,咧嘴一笑,说道:“我没有输过,你信吗?”

沐静微微苦笑,说道:“我信。”她又说道:“不过,天忍的修为的确很是厉害。崂山内家馆的创始人林文龙修为功参造化,他收的弟子有两代,而天忍是二代弟子中最出色的。”

罗军说道:“我早看出来,那独眼和崂山内家馆有些渊源。”

沐静淡淡一笑,说道:“崂山内家馆故意收一些资质不错,家庭背景好的人为弟子。这是崂山内家馆的人脉,是他们的一种手段。这些弟子现在已经形成了规模。就算你能打赢天忍,但还有其余的人会来找你麻烦。”

罗军闻言不由头疼,说道:“天忍不是最出色的吗?他被我打扁了,其余的人还想怎样?”

沐静说道:“你错了。我是说天忍是二代弟子中最出色的弟子。但二代弟子上面还有一代弟子。一代弟子上面还有文字辈的高手,那些高手是林文龙的师兄弟呢。”

“靠!”罗军忍不住骂了一声。“这还没完没了了。”

罗军骂归骂,头脑还是很清醒的。他沉吟一瞬,说道:“事情不是我主动惹起来的,天忍找上门来,我不能不战。不管崂山内家馆到底多厉害,他既然来了,我就要亮剑。日后若真是他们蛮不讲理,我也会让他们看看我的手段。”

>>>>完整版在线阅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金属资讯网--同城、城市资讯领头羊 » 污到你下面流水的小黄文 餐桌下的乱h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