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今天就是你的女人了:把男朋友榨干方法

楚楚和造型师李倩进了化妆间,刘青梅和刘娇娇等人,则是无比忐忑。

楚楚是个大学生,自从放假就过来了,这都有半个月的时间了。她们对楚楚可是比李不凡要了解的。

让这样一个平平无奇,甚至有些土气的姑娘试镜,这怕是真要如郑天齐所说,会让她成为天盛集团的丑闻。也因为她,会让天盛集团,成为时尚界的笑柄了。

只有李不凡,气定神闲。

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李倩走了出来,她的身后,跟着一个穿着汉香长裙的女人。

这女人长发盘起,露出纤长的脖颈,犹如白天鹅一般,高贵典雅。眉眼弯弯,如同会说话一般灵动。肤如凝脂,欺霜赛雪,五官配上淡淡的妆容,更为精致立体。

随着女人的走来,百花失色,日月暗淡,所有模特的美艳,都被她比了下去,甚至会让她们生出自惭形秽的感觉。其中也包括蓝媚。

使得一时间,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个艳压群芳的女人。

饶是李不凡,也是目露惊艳。

刘青梅率先回过神来,朝后看了看,然后不解的看着李倩,问道:“小李,楚楚呢?”

李倩看着蓝媚一笑,笑容带着解气,大声道:“刘姐,她就是楚楚!”

蓝媚失声道:“开什么玩笑,她怎么可能是刚才那个土妞呢?!”

“别开玩笑了,就那个土鸡,再重新投胎一次,也不会生的如此标致。”郑天齐冷笑道:“你们天盛集团可真能啊,竟然当着我的面,玩起大变活人的魔术了哈,真当我们是傻子么!”

“美女,你是哪个公司的?我是星灿公司的CEO,你来我们公司吧,我会给你最好的包装,所有推广资源,都会给你!”郑天齐目露贪婪的看着对方。

蓝媚为了讨好郑天齐,也跟着附和道:“是啊。你来星灿吧,我们郑总绝对不会亏待你的,一定会让你大红大紫,成为新一代的偶像巨星!”

在说这话的时候,蓝媚心里也是酸溜溜的。

可谁知,这女人坚定的摇头道:“我不会去的。”

“为什么?”郑天齐一脸不解。

“因为,我就是你们口中上不得台面的土……土鸡。”

轰!

这句话,如同平地炸雷一般,将所有人都给惊了个神魂俱颤!

只有李不凡,知道这个艳压群芳楚楚动人的女人,就是之前进去的楚楚。

“凡哥,你眼光可够毒辣的了。竟然能看出一个朴素的姑娘,是一个隐藏在民间的大美人!”李倩感慨道。

李不凡笑道:“也是你技术高超。”

“我们就不要互夸了,只能说楚楚太会隐藏了。”李倩摇头一笑。

直到这时,刘青梅等人,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你……你就是楚楚?”刘青梅看着略施粉黛,却是将蓝媚都比下去的楚楚,还是不敢置信。

“刘姐,我真的是楚楚。”楚楚咬着下唇,泪花在眼圈滚动,楚楚动人,我见犹怜,便是女人见了,也会被她那柔弱的气质给融化掉。

她可以不要尊严,任劳任怨,但不代表她就不会伤心。被外人如此羞辱,任何一个姑娘,都会承受不了的。

再次听到楚楚的声音,这回所有人都知道,这个楚楚动人的大美女,就是楚楚无疑!

使得郑天齐和蓝媚的脸,青一阵白一阵,极为难看。

“这……这怎么可能呢?”蓝媚无法接受,一个被她看不上眼的土鸡,摇身一变,竟然都将她给比了下去。

郑天齐冷哼一声:“我说不来,你非要过来装,这下好,被打脸了

小说文学

吧!”

蓝媚心里苦涩,明明是你带我来的,还说要给天盛集团一个难堪。但是,她一个小明星,哪里敢跟老板顶嘴呢。

郑天齐掏出一张名片,脸上堆满笑容,目光贪婪的看着楚楚:“美女,我们星灿的大门,随时为你敞开。只要你来,我一定让你名利双收!”

楚楚非常缺钱,但是,对方的目光,让她极为厌恶。最主要的是,这里有李不凡,使得楚楚坚定的道:“我不会去的!”

“美女,别这么绝……”郑天齐显然不死心,更是伸手去拉楚楚。

楚楚花容失色,连忙朝后退去。

李不凡不等他说完,爆喝道:“绝你大爷,我给你一记断子绝孙脚!”

一脚势如破竹的踢在了郑天齐的下面,令得他嗷的一声,原地跳了起来,疼的浑身直哆嗦。

“李不凡你……你一定会死的……”

李不凡一拳将他后面的话,给堵住了,同时,郑天齐的身子,倒退飞出五六米远。

李不凡邪恶的笑着,如同残暴的掠食动物,让人心底发寒。

小说文学

“再不滚蛋,老子打的你走不出去!”

郑天齐不敢再说什么,忍着剧痛,狼狈的离开了。

上了车,郑天齐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大炮哥,我给你一百万,帮我做掉一个人。”

“什么人?”

“天盛集团员工,李不凡。他有些身手,应该是退伍军人,记得多带些兄弟。”

“行,过两天我帮你做掉他。”

“光头哥,我今天就要他的命!”

“二百万!”

“好!”

拍摄组中,众人目瞪口呆的看着李不凡,这位爷还真是生猛啊,不管什么人,想揍就揍。

“李老弟,你太冲动了,这个郑天齐不是刺青能比的,人家老爹人脉广,黑白两道都吃的开,你这次怕是要摊上大事了。”刘青梅轻叹口气。

李不凡却是浑不在意的大手一挥:“没事,这种人我还没放在眼中。时间不早了,大家赶紧工作吧。”

楚楚担忧道:“凡哥,是我连累的你。”

“别说这话,放心,他不会把我怎么着的。去工作吧。”李不凡丢给楚楚一个安心的眼神。

楚楚虽然是第一次试镜,神态动作虽然有些生涩,但配上她那楚楚动人的气质,却是相得益彰,形成了独特的魅力,让人移不开目光。而其她模特,则是成为了她的陪衬。

忙碌了大半天,下午三点多,这套拍摄才算结束。

刘青梅心情大好,提议给众人提前下班不说,还要请客聚餐,惹得姑娘们一阵欢呼雀跃。

李不凡自然也在邀请之列,可刚要走的时候,王晓卉却是亲自过来,让李不凡去总裁办公室。

 

无奈之下,李不凡只能推辞了众人的邀请。

李不凡不去,楚楚便成为了今天的主角,使得刘青梅还有刘娇娇等人,对她极为客气。甚至刘青梅还说,要将楚楚签下来,当集团的御用模特培养。

李不凡见这个善良的姑娘,有些不知所措,安慰了两句,这才动身去找盛诗缘。

同时,他在心底轻叹口气,盛诗缘那娘们找她,绝对不会有什么好事。
 

来到办公室,李不凡直接推门走了进去:“老婆,我刚要跟同事出去聚餐呢,你非得在这个时候叫我。”

“说吧,什么事。”李不凡大大咧咧的坐在了沙发上。

盛诗缘穿着一身米白色职业套装,冷艳逼人的同时,更添圣洁,坐在那里,宛若一个风华绝代的女王,让人不敢逼视!

“上班时间,还想着出去聚餐,这个月工资没了。”

李不凡浑不在意:“没就没呗,反正都是你养家。”

“你……”盛诗缘深吸口气,双眼微眯,迸射着寒光:“行啊李不凡,你上班两天,两天都给我在公司惹事,是不是真以为我不敢开除你!”

“开不开除随你,反正见到欠打的人,我是不会手软的。”

盛诗缘黛眉微蹙:“是,郑天齐和蓝媚在我天盛嚣张的确不对,但这不是打人能解决的。生意场上的事,自然有生意场上解决的办……”

不等盛诗缘说完,李不凡冷笑道:“解决?你能怎么解决?郑天齐那孙子,当着众人的面,羞辱你的员工,挖你的员工,猥亵你的员工,你告诉我,是不是等着人家占完了便宜,你再去解决?”

“这么说,你还是为我着想了?”盛诗缘虽然知道李不凡也是为她出气,但一想到他为了一个女人动手,心里就颇为来气:“我看你就是心疼那个楚楚了吧!”

李不凡直言不讳:“没错,我是心疼了,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小姑娘,给模特当助理,任劳任怨,承受了她这个年纪太多不该承受的委屈和不公。”

“本来是个漂亮的姑娘,可就因为没有后台,没有靠山,硬是将自己伪装成丑小鸭。她为什么?”李不凡深吸口气:“她就是怕有人觊觎她的美貌,而她无法自保!”

“今天因为我,让她的美暴露了,她受到了委屈,我怎么能坐视不理?”李不凡双目炯炯的看着盛诗缘。

盛诗缘一怔:“如果真如你所说,这个姑娘也挺不容易的。”

“生而为人,都不容易。”李不凡轻叹口气,目中闪过回忆之色,神态不由充满了落寞,语气难掩悲伤,那悲伤,仿佛是从他灵魂深处而来。

令得盛诗缘有些失神。

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李不凡已经不见了。

“李不凡,你到底有什么秘密?”

当晚下班前,拍摄组的效果图便出来了,所有相关部门,都接到了效果图。

当看到那楚楚动人,我见犹怜的楚楚时,所有人都没想到,自己的公司,竟然隐藏着如此大美女。

一时间,楚楚的名字,传遍了整个公司。

看着效果图,盛诗缘喃喃道:“别说是李不凡这个粗鲁好-色的男人了,便是我见了,也忍不住会升起保护她的念头。”

李不凡离开公司,没有回家,而是开着车,漫无目的的转了起来。脑海则是回荡着一声声兄弟们的怒吼。

“凡哥,快走!”

“凡哥,活下去,活下去才有希望!”

“不要管我们,但要给我们报仇,否则九泉之下我也不认你这个兄弟!”

那一张张充满鲜血的面孔,接连浮现在眼前,令得李不凡双目赤红,呼吸粗重,整个人都充满了凌厉的杀机!

却在这时,迎面突然疾驰而来一辆货车,速度飞快的朝着他撞了过来。

常年游走在生死线的李不凡,对危机充满了敏锐的感知力。

使得瞬间,他便从那痛苦不堪的回忆中惊醒过来,同时双手猛打方向盘,堪堪避过了那惊魂的一幕。

货车停了下来,接着从车厢里跳出十多个手持钢管砍刀的壮汉,为首的,是一个身高足有一米九的大光头。

李不凡瞬间明白过来,这是有人要杀他。

“反应还特么挺快的,但是你还不如死在车里了,落在我们兄弟手中,有你好受的。”光头等人将路虎车围了起来,一脸嗜血的笑容:“小子,下车受死吧。”

李不凡推门下车,眼神冷漠,但嘴角却是带着邪恶的笑容,身上更是散发出滔天杀机!

众人皆是一愣,有种面对死神的错觉。

李不凡二话不说,一记正蹬,便踹在了前面的大汉身上,一脚将他踢飞出去十多米,肋骨断裂刺穿了心脏,当场死亡!

光头一愣:“那二世祖说的没错,的确是个练家子。兄弟们,给我上,废了他!”

李不凡眉头一皱,二世祖,难道是谢楠,还是郑天齐?

李不凡没有多想,身形一晃消失在了原地,等出现的时候,双手掐着两人的脖子,用力一捏。

咔嚓脆响之后,两个人立刻气绝身亡。

身后风声呼啸,钢管就要落在李不凡脑袋上的时候,李不凡一记肘击,身后偷袭之人的胸口,立刻塌陷下去一大片。

与此同时,前面俩人,举着砍刀而来。

刀锋泛着寒芒,掀起阵阵破空声。

李不凡邪笑更浓,一个纵跃便来到了二人的身后,双手抓着二人的脑袋猛地一撞。

嘭!

两个脑袋立刻如同鸡蛋一般,碎裂开来。

众人见到这凶残的一幕,都被李不凡的狠辣给吓懵了,转身就要跑。

李不凡因为回忆,心中充满了戾气,如今有人送上门来给他出气,他哪里会放过。

李不凡动如劲风,瞬间来到那逃跑之人面前,迎面一拳挥出,对方的脑袋如同西瓜一般,炸裂开来。

十多人,不过是三五分钟的功夫,就被李不凡全部解决。

只有那个光头大汉,整个人愣在了那里,看着李不凡的目光,充满了恐惧!

“你……你别过来,我可是……”

李不凡来到他近前,一脚踢在对方膝盖上,令得光头大汉惨叫中跪倒在地。

“放心,我不杀你。”李不凡点了一根烟,深吸一口:“留你一条命,回去告诉你主子,我再给他一次机会,如果下次来的人,还是废物,那我就要杀上门去了!”

说完,李不凡上车,扬长而去。

对于这次截杀,李不凡完全没放在心上,反而他还有些感谢对方,让他有了发泄的出口。

那光头大汉目光怨毒的看着李不凡离开,咬牙道:“小子,你特么敢动我,明天我就要你死!”

说完,光头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花姐,我今天栽了,十多个兄弟死了,我的腿也被废了。”

“谁干的?”

“不认识,但我知道,他是天盛集团的员工,打了我一个朋友。”

“行了,你先去医院吧,兄弟们的死,我会交给刺青处理。另外,明天下午我会带你亲自去天盛集团,看看到底是何方大神,敢在老娘的地盘,废我的人!”

这是一个女人的声音,虽然不大,但却带着一股生杀予夺的威严和霸道!
 

晚上吃过饭,李不凡来到盛诗缘的书房。

此刻盛诗缘穿着一件水蓝色丝质睡衣,玲珑曲线,若隐若现,配上她那冷艳的气质,越发迷人。

看到李不凡进来,盛诗缘立刻想起昨晚的赌约。使得她立顿时得紧张起来,俏脸红艳艳的。

看的李不凡忍不住吞了口唾沫:“老婆,时间不早了,睡觉吧。”

盛诗缘声音有些颤抖道:“我还有工作没做完,你先睡吧。”

“那怎么行呢,说好了今晚咱俩一起的啊。”来到近前,李不凡邪笑道。

“不要……”盛诗缘立刻起身躲开,慌乱到了极点。可越是这样,越是让人忍不住想要将她吃掉!

李不凡嘿嘿一笑:“要不要不是嘴上说了算的,都是成熟男女了。别害羞,早晚会有这一天的。”

说话间,李不凡绕过办公桌,一把搂在了盛诗缘不盈一握的柳腰。目光灼灼的盯着她,看起来眼神迷离,但他心里却是想着其他事。

安玲珑说过,盛诗缘体质特殊,他之前已经用透视眼看过了,什么也没看出来。所以,眼下他才会用其他手段,近距离查看一下。

盛诗缘感觉到热流,结结实实的贴在了李不凡的面前口,一脸紧张的祈求道:“李不凡,我现在不方便,你是知道的。”

“不就是大姨妈来了么,没事,反正第一次都是要见血的。”

“不行!”

“你想反悔?”

“不是,我……”盛诗缘深吸口气,目光灼灼的看着李不凡:“李不凡,你知道,我心里已经有了其他男人了,你能容忍你的女人,和你睡在一起,可心里脑海却是想着其他男人么?”

李不凡憋着笑,道:“这有什么的?我不介意。等咱们结束后,你就会将那蒙面小子忘在脑后的。”

“更何况,我和那家伙也不分你我。”李不凡有些心不在焉,因为他根本就没发现盛诗缘的身体有任何问题,不由得收回了手掌中的热流。

盛诗缘立刻瞪大双眼,忽略了李不凡前面的那句话,惊喜道:“你……你认识他?”

李不凡轻叹口气,神色无比认真道:“我说我就是那个蒙面人,你信不信?”

天天守着这么一个美女,对方心里还喜欢她,他却只能干看着,这换做任何一个男人都忍受不了。

使得李不凡直接说了出来。

但是,事情如他所想,盛诗缘压根就不相信!

“不可能!”盛诗缘一口否定,露出了能让天地失色的明艳笑容:“你一定认识他,和他关系还非常好,我说的对不对?”

“既然你们是好朋友,好兄弟,那你就更不能碰我了。朋友妻不可欺,你这么讲义气,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不义之事的,我相信你!”盛诗缘使劲给李不凡扣帽子,以此来摆脱今天被吃掉的局面。

李不凡脸色古怪,他怎么有种自己给自己坑了的感觉呢!

次日一早,李不凡晃晃悠悠来到公司。刚一进拍摄组,就被女助理们给围在了中间,凡哥长,凡哥短的。

“凡哥,你渴不渴,我给你泡茶去。”

“凡哥,你看我有成为模特的潜质么?”

“凡哥,昨天你冲冠一怒的样子好帅,好man哦!”

李不凡被莺莺燕燕围在中间,让他忘掉了昨晚的郁闷。应对起来也是非常自如,不对谁亲近,也不冷落谁。

惹得一群小助理对李不凡简直是崇拜到了极点,但她们也都有自知之明,以李不凡的身手和认识刺青的能力,她们是高攀不起的。

将这群小助理打发之后,李不凡便看到了独自坐在沙发上,有些忐忑的楚楚。

李不凡走了过去,笑道:“妹子,都要晋升模特了,怎么还不开心呢?”

“凡哥,我……”楚楚轻叹口气,然后摇了摇头,笑道:“没什么,就是,我现在是假期出来的,开学之后,还要上学。”

虽然楚楚在笑,李不凡却能看出,这个丫头是在敷衍他,不想让他担心而已。

“这个好办,你该上学上学,双休的时候,过来工作就行了。一会我跟刘姐说一声,实在不行,我找花总。”李不凡话锋一转,问道:“我说妹子,你长这么漂亮,身材还这么好,为什么要把自己隐藏的这么深呢?”

“是不是,有什么担心?”虽然李不凡心里有些猜测,但他想要亲耳听到楚楚说出来,只有对方对他敞开心扉,他才能打消对方的后顾之忧。

楚楚咬了咬唇,那柔弱动人的样子,恨不得让人想将她搂在怀里,好好怜惜一番。

“我……”楚楚刚开口,就听门口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接着,一个姿色上佳,眼角眉梢带着风尘之气的女人,走了进来。

“楚楚,我的小美人儿,你的机遇来了。”这女人直接走到楚楚近前,笑道:“企划部部长叫你去一趟,要和你商量一下,半个月后去燕京走秀的事呢,你可要把握好这次机会哦。”

说话间,这女人直接拉着楚楚的胳膊,就朝外面走去。

而当楚楚和女人离开后,一众助理,还有模特们,都忍不住摇头轻叹。尤其是那些男摄影师们,更是露出了惋惜的神色。

李不凡一愣,这女人谁啊,没看老子在和妹子谈心么?

刘娇娇察言观色,便上前给李不凡解释道:“这女人叫冯娜,是企划部部长洪涛的秘书。而企划部负责公司形象,任何地区代理,他们都会负责店铺陈列,开张等事宜。”

“而每个地区的代理店铺开业,都需要我们去走秀宣传,这对于我们模特而言,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不仅能挣到不菲的出场费,还能提升一下名气。”

李不凡点了点头:“所以,这个企划部部长,对于你们来说,还是个贵人了?”

“不过,他能慧眼识珠,给楚楚外出走秀的机会,说明,还是有些眼光的。”李不凡笑道。

可刘娇娇却是摇头道:“凡哥,我看你对楚楚那丫头不错,有些话,我觉得我应该跟你挑明了说。”

“什么意思?”

“洪涛是个老色-鬼,想要外出走秀,就……就得给他便宜占,否则……”

不等刘娇娇说完,李不凡立刻皱眉道:“你这意思是说,楚楚被叫过去,是要被潜了?”

刘娇娇点了点头。

“企划部在哪?”李不凡眉头一挑,问道。

刘娇娇摇头道:“凡哥,我们都知道你不简单,可这个洪涛,在东方市有大背景的。不是刺青和郑天齐能比的,动了他……”

刘娇娇虽然没有说完,但言下之意已经非常明显了。

动了他,李不凡也会吃不了兜着走。

“有背景就牛逼了?就能仗势欺人,欺男霸女了么?”李不凡站起身来,邪笑更浓:“老子不管他是谁,敢在我面前玩这套,我就要把他第三条腿打断!”

>>>>完整版在线阅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金属资讯网--同城、城市资讯领头羊 » 妈今天就是你的女人了:把男朋友榨干方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