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解开罩罩吃我的奶:公下面好大很粗好爽被三个男的肉到失禁

第二天是星期六,今天不用上班。

苏若雪几乎是一整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心情非常糟糕。

她不知道爷爷和沈浪达成了什么协议,她只知道这个男人还会待在自己身边。

处境再差,生活还是要继续。

苏若雪换了一身清爽连衣裙,走下楼。

大厅内,沈浪坐在沙发上看着杂志,见苏若雪下楼,和她打了一声招呼。

往常,苏若雪还会回一句,现在她都懒得回了。

沈浪并没有介意女人冷漠的态度,将昨天他和苏云山达成的协议告诉了苏若雪。

“所以,顶多三个月后,我就会离开你身边。”沈浪耸了耸肩说道。

苏若雪黛眉微蹙,沉默不语。

“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爷爷对你能这么信任?”苏若雪深吸一口气,对着沈浪问道。

她想了很多,始终觉得事情有蹊跷。爷爷是个精明睿智的人,不可能平白无故的这么信任一个才20岁出头的年轻人。

沈浪笑了笑道:“我就是我,沈浪是我的真名。苏总,你要不想给嫁罗天耀,不如先考虑考虑我嘛。”

苏若雪怔了一下,气恼道:“你做梦吧!我警告你沈浪,虽然我们现在同居,但请你以后和我保持距离。”

“苏总,其实我长得那么帅,博学多才,实力高超,性格也很不错,简直是众多优点于一身……你完全没必要这么讨厌我吧?”沈浪侃侃而谈。

苏若雪有点无语,沈浪一幅痞气的样子,说是社会上的流氓还差不多。

看着苏若雪厌恶的表情,沈浪心中颇为无奈,心想师妹说的也不对啊,自己把真实的一面展现给苏若雪了,这冰山女人也不信。

手机突然响了,苏若雪拿过手机一看,是个不想看见的号码。

深吸一口气,苏若雪按了接通。

“喂,妈。”

坐在沙发一旁的沈浪眉目一掀,妈?

苏若雪是苏家的养女,养父老爹已经去世,之前也因为不能生育,早早的就离婚了。

照理来说,苏若雪应该是没有母亲的。苏若雪称呼为“妈”的人,应该就是她的继母。

苏若雪的继母名叫乔岚,是天融国际CEO兼大股东,乔氏家族的长女。

“得了吧苏若雪,你眼里还有我这个妈?”手机那头,传来一个女人傲慢的声音。

苏若雪脸色有些不好看,语气平缓的说道:“妈,你打电话过来,有事吗?”

“听说你现在和一个男人同居,这是怎么回事?你要知道,现在是非常时期,我不允许你身边有任何男人,否则你让罗天耀怎么看?”乔岚皱眉道。

“妈,我说了很多遍了,我不会嫁给罗天耀的。”苏若雪咬着贝齿道。

“哼,罗天耀下周刚好回华夏国,我会安排你和他见上一面。”乔岚不冷不淡的说道。

“我不会和他见面。”苏若雪冰冷道。

“这件事由不得你。你和罗家的联姻必须马上执行,否则天融国际绝对熬不过下个月。不想让你爷爷进监狱,今天晚上过来找我。”

苏若雪满脸苦涩,她知道乔岚这句话意味着什么,一旦天融国际垮台,如果各大债主资金追缴不成,爷爷有可能会被告上法庭,最轻也是判五年的有期徒刑。

乔岚不但把屎盆子扣在爷爷头上,还逼着自己嫁给罗天耀换取海正集团提供的巨额资金。

她心中很恨乔岚,因为天融国际走到今天这一步,基本就是这个女人管理不善酿成的后果。而且这个女人是始作俑者,在自己没同意的情况下,给她和罗天耀订下了婚约。

“好,我晚上去见你。”

苏若雪语气淡漠,说完这句,就挂了电话。

一旁坐在沙发上的沈浪突然开口道:“你那个继母还真是灭绝人性,现在居然还拿苏老爷子威胁。”

“这关你什么事?”苏若雪苦恼万分,没什么心情和沈浪搭话。

沈浪其实说的不错,苏云山是她的软肋,苏若雪就爷爷一个亲人。现在乔岚甚至为了让婚约实现,不惜把自己爷爷送进监狱。

“走吧,去见你继母。”沈浪突然拍了拍苏若雪的香肩。

“事情和你没关系,你跟过来干什么?”苏若雪皱眉道。

“保护你安全。”沈浪淡淡说道。

“随你便。”

苏若雪已经没什么心情说话了,她对沈浪能否保护自己安全不抱有任何希望。

刚才答应乔岚去见她一面,这件事躲不过去,苏若雪也只能硬着头皮面对了。

大概晚上六点左右,叶开和苏若雪两人也没吃饭,出了大门,坐上了奥迪敞篷车。

 

奥迪车驶离了别墅的大门,沈浪一边开车一边开口问道:“苏总,你说的那个乔氏家族,在华海市很有名吗?”

现在沈浪不叫她老婆了,让苏若雪心中舒服了一些,耐着性子回答道:“岂止在华海市,在全省都算是靠前的家族企业,主外贸生意。”

华海市临近华海,是靠海城市,也是华夏国一线城市之一,外贸交易非常庞大。

正当生意暂且不提,这地下交易就十分猖獗,毒品,军火等东西走私很严重。

乔氏家族虽然比不上罗家,但在华海市也可以排上前五,超过四分之一的港口是乔家控制的,背地里做过不少不光鲜的地下生意。

黄海名庄别墅群是华海市最豪华的别墅群之一,建立的比较早,算是华海市历史悠久的富人区,靠近码头。

郁郁葱葱的景色引入眼帘,环境优美,风景幽然。假山喷泉,小桥流水,还有不少国家一二级数目,甚至连小区道路上的路灯就是名贵吊灯。

迎面而来的奢华气息,让人感受到上流社会的高端华丽。

奥迪敞篷车停在了一间海景别墅前,沈浪和苏若雪两人下了车。

一名穿着酒红色雪纺衫,风韵犹存的美妇,戴着遮阳镜,坐在沙滩椅上,悠闲的晃动手中的高脚杯,品味着红酒。

美妇乍一看也就三十来岁的年龄,身材高挑丰满,面容姣好,皮肤白皙,保养的很好。

不过沈浪还是能看出来,这女人肯定不止三十多岁,从皮肤上显现的纹路就可以年龄,沈浪断定这女人超过了四十岁。

“妈。”苏若雪缓步走了过去,面无表情的打了一声招呼。

美妇正是苏若雪的继母,乔岚,乔氏家族的长女。

乔岚瞥了眼苏若雪,冷笑道:“真好笑,你眼里还有我这个妈?”

这女人神色倨傲,一脸高高在上的样子,这股傲慢之气似乎是常年累月养成的习惯。

苏若雪没吭声,她心底里从来没有将眼前这个女人当成妈来看,只是父亲娶了这个女人,叫声“妈”是对死去父亲的尊重。

乔岚翘着腿,打量了几眼苏若雪身旁的沈浪,哼道:“这人是谁?”

沈浪笑着说道:“我叫沈浪,你好。”

乔岚傲慢的砸了砸嘴,露出一丝轻蔑:“我问你话了吗?注意点自己的身份,别不知贵贱!
 

沈浪脸上笑意顿时凝固,这老女人真他妈让人讨厌。

“沈先生和我现在是未婚夫妻,我和罗天耀的婚约,已经作废了。”苏若雪脸上勉强露出一丝冷笑。

还没等沈浪发挥演技,乔岚就冷哼道:“行了,别演戏了。我不管你有没有什么男人,你和罗天耀的婚约必须履行,否则后果你自己应该清楚。”

听了这话,苏若雪俏脸泛起一丝苦涩。

她本

小说文学

想熬一段时间是一段时间,幻想着绫雅国际崛起,提供大额资金救回天融国际集团。但是给她的时间太少了,现在已经逼的她不得不做出决断。

乔岚眼中,只是把自己当成商品一样,想卖给罗天耀吧?自己这个商品,还真是值钱的很啊。

见苏若雪沉默不语,乔岚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目光转而放在沈浪身上,嗤笑道:“你叫沈浪,现在和苏若雪同居?”

“对,那又怎么样?”沈浪呵呵一笑。

见沈浪完全不把她放在眼里,乔岚心中有点恼怒,但也没有表现出来。

冷哼一声,从沙滩桌上的爱马仕定制小包里,取出一张支票,拿出笔填写了一下。

“这里是两百万的支票,华海市各大银行都能取出来,你离开苏若雪身边,两百万我给你。”乔岚冷淡的说道。

区区两百万,对乔岚而言算不了什么。现在是关键时期,得先哄好罗天耀才行,苏若雪身旁不能有其他的男人。

沈浪走上前,接过乔岚的手中的支票,嘴角往上一扬,高兴的说道:“这真是给我的?”

“是。”乔岚露出轻蔑的笑容,心想下贱人就是下贱人,见到一点钱就兴奋成那样。

乔岚转眼看向苏若雪,冷笑道:“你看见了吧,你这找来的未婚夫就是为了钱而已。”

苏若雪俏脸苍白,美眸瞪着沈浪,心中升起一股怒意。

他怎么可以这么做!仅仅是为了两百万,就要把自己出卖?

这个男人,居然是这种人……虽然苏若雪对沈浪保持着距离,但心中还是信任爷爷给自己找的所谓的名义上的未婚夫。

可这个男人就这么轻易的背叛了自己,苏若雪嘴角露出一抹苦笑,心脏有些绞痛。

她突然觉得很无助,眼眶不知不觉居然涌出泪花。

沈浪将支票塞进了荷包,对着乔岚哈哈笑道:“你真大方啊,谢谢你哈。”

说完,沈浪就走到苏若雪身旁。

苏若雪满脸泪痕,却又固执的没让自己哭出声来,万般幽怨的瞪着沈浪,嘴角露出一丝嘲弄般的冷笑:“滚!”

沈浪抓住苏若雪的小手,嘻嘻笑道:“你妈还挺大方的,给了我两百万呢,咱们走吧。”

苏若雪一怔,有点反应不过来沈浪是什么意思。

乔岚脸顿时黑了,火冒三丈道:“你什么意思?我是让你拿了钱,滚出苏若雪身边!”

沈浪满脸不爽的嚷道:“我刚才只是问你钱是不是给我的,又没答应你要离开苏若雪。既然你说把钱给我了,那我只能勉为其难的收下啦。”

“你!”乔岚站起身怒指着沈浪,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气的说不出话来。

从小到大,还从来没人敢这么戏弄她。乔岚也终于见识了一次,什么是流氓地痞的手段。

“噗!”苏若雪柳腰一弯,大笑了起来,差点没笑岔了气。

原来沈浪是这个意思,苏若雪差点以为沈浪为了钱把自己抛弃了。

沈浪看着眼前明媚动人的苏若雪,忍不住伸出手,擦了擦她脸蛋上的泪痕,微笑道:“好了苏总,以后别哭鼻子了,多难看啊!”

苏若雪眼泪止不住又流了下来,这一瞬间,她觉得眼前的这个男人没那么讨厌了。

“我才不会哭呢!”苏若雪擦了擦眼泪,含着一丝抽泣声。

说完,苏若雪嘴角微微向上一翘。

沈浪笑道:“这样才对嘛,笑着多好看。”

苏若雪突然有些羞恼,除了爷爷之外,她从来没在别的男人面前流过泪,沈浪还是第一个,这让她觉得有点丢脸。

不过沈浪戏耍了乔岚一番,让苏若雪心情好了许多。

乔岚的脸色阴沉的可怕,如果现在有一把刀,她都忍不住想上去捅沈浪几刀。敢这么戏弄自己的人,沈浪还是第一个!

“苏若雪,实话告诉你,我今天让你来的目的,就是传个话,罗天耀下周末要在红河号游轮上举办晚宴,邀请了很多商界和政界人士,你也在内。你要是不去,后果自付!”乔岚冷哼道。

苏若雪心情冷静了下来,罗天耀刚回华夏国,就搞出一个晚宴,肯定会有什么大动作。苏若雪智商不低,猜出来多半可能和自己有关。

眼下,她也别无他法,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看着女人满脸忧伤的表情,沈浪目光转向乔岚,干笑道:“何女士,没别的事我就和苏小姐先走了。”

“慢着!”乔岚面色一寒,气急败坏道:“猖狂的小子,别太过分,支票还给我!”

沈浪冷笑道:“我刚才还跟你说不要后悔来着,这么快就说话不算数了?身为天融国际的CEO都不讲诚信,难怪这公司要倒闭。”
 

“你!”乔岚气的火冒三丈。

正巧就在这时。

一辆蓝色的布加迪威龙呼啸而至,停在了别墅楼前。

风格优雅且激昂的菱角,极具视觉冲击力的车身造型,以及闪瞎人眼的抛光喷漆,顶级豪车一出场,倒是惹人眼球。

一名非主流日韩式打扮的青年打开车门,走了下来,戴着墨镜,带着耳钉。这副装扮气质,简直就是纨绔大少的完美体现。

“妈,我回来了。”青年叫嚷了一声。

“小星,你回来啦,没累着吧?”

刚才还一脸阴冷表情的乔岚,一见这名青年,就露出了慈祥的笑容,立马走了过来。

青年名叫乔星,是乔岚的儿子。当然,不是和苏若雪养父生的。

乔岚在和苏若雪养父结婚之前,就已经有了一个儿子了,随她同性。

说来这乔星还是苏若雪异父异母的弟弟,虽然没任何血缘关系。

“妈的,跳舞练习可把我累惨了。下回再有那些活动,我还是懒得去了。”乔星懒洋洋的坐在了一张沙滩椅上。

瞥了眼沈浪和苏若雪,乔星露出一丝感兴趣的表情。

“姐,你也来了,站着多累啊,不过来坐会儿?”乔星目光在苏若雪的身体上游弋了一阵。

不得不说,苏若雪的姿色是乔星见过数一数二的,比大学里面的那些校花强不知道多少倍。乔星都想泡一泡他这个名义上的姐姐了,只可惜乔岚好像很讨厌她的样子。

苏若雪黛眉一瞥,淡淡说道:“不用了,事也已经谈完了。”

“事?你和妈有什么事好谈的,难道又是和那罗家大少婚约的事?诶,姐姐你这么漂亮,要嫁出去真是可惜了啊。”乔星翘着二郎腿笑道,两眼又在苏若雪的胸部和美腿上游离了一阵。

感受到乔星的目光,苏若雪心中有点恼怒。

乔岚宠溺的拍了拍乔星的肩膀,开口道:“小星,你管这些干什么?能嫁给罗家少爷,那是苏若雪的福分。”

“那好吧。我只是觉得,姐姐这么漂亮,嫁出去有点可惜了啊。”乔星笑道。

苏若雪没吭声,冷眼看着这两人。

沈浪面无表情,这一对母子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诶,你是哪来的?怎么以前没见过你啊。”乔星瞥了眼沈浪,饶有兴趣的问道。

没等沈浪开口,苏若雪就冷淡说道:“他是我的保镖。”

乔星啧啧道:

小说文学

“啧啧,保镖啊?你叫什么?”

“沈浪。”沈浪淡淡说道。

“这名好记,我叫你浪仔吧。哈哈哈,浪仔,你当保镖会耍什么功夫啊?赶紧来耍两套给少爷我瞧瞧。”乔星逗弄说道,满脸戏谑的表情。

“小星,少和这些下贱的平民打交道。”乔岚拍了拍乔星的肩膀。瞥了眼沈浪,露出鄙夷的神情。

“妈,没事儿,我就是想看看这个浪仔有什么本事。”乔星呵呵一笑,转而对着沈浪嚷道:“浪仔,我告诉你,我在学校也学过拳击的,身手可不会比你差啊。”

沈浪呵呵笑道:“既然你这么想看我的功夫,咱们可以试着对练一下啊。”

乔星立即伸出双拳,蹦来蹦去,摆出一副打拳击的姿势,嘴里还嚷嚷道:“来啊来啊,浪仔,我看看你这身板也没什么本事嘛,少爷我出手不轻哦,等下把你揍趴可别怪我。”

“好啊星仔,放马过来吧。”沈浪大步上前,笑嘻嘻的说道。

“星仔也是你叫的?看招!”

乔星心中有点不爽,他像个猴子一样往前一蹦,一拳朝着沈浪打来。

这轻飘飘的一拳就算打在身上,也不会有任何感觉。

对付眼前这种傻比,沈浪懒得浪费时间,直接一脚踹出,正中乔星的小腹。

“嘭!”

如同踢足球一样,一声闷响,乔星身体一轻,飞了出去,重重的砸在地上。

“啊!哎哟,我的肚子!”

杀猪般的惨叫声随之传来,乔星口吐酸水,脸色瞬间扭曲,捂着小腹在地上滚来滚去。

“你,你敢打我!”乔星扭倒在地,一边惨叫一边咆哮道。

乔星从小娇生惯养,心理承受能力较差,简直不敢相信区区一个保镖,居然敢向自己动手?

乔岚更是勃然大怒,指着沈浪咆哮了起来:“你敢打我儿子!”

苏若雪无语,脑袋有点头疼,沈浪这家伙就不能安分一点吗。

“没办法啊,谁让您儿子那么欠揍。”沈浪摊了摊手,很是无奈的说道。

乔岚暴跳如雷:“你一个小小的秘书,惹我不说,还敢打我儿子,你找死啊!保镖呢,快给我过来,给我打死这个畜生!”

只可惜,乔岚昨天刚辞退了几名保镖,现在身边没人保护。那几名辞退的保镖,也受不了乔岚颐指气使的傲慢态度。

沈浪满脸阴霾,嘴角露出一丝嘲弄,朝着乔岚的走了过去。

“你想干什么!我……”

没等乔岚说完,沈浪临起一脚,将整个沙滩桌从中间踢烂,木屑纷飞,木料都碎成了渣!

桌上的一杯咖啡直接浇在了乔岚身上,淋了一身咖啡,乔岚整个人显得异常狼狈。

“何女士,我劝你嘴巴最好放干净一点。”沈浪冷哼道。

“畜生,我要杀了你!”乔岚艰难的爬了起来,满脸疯狂的冲着沈浪尖叫着。

沈浪毫不客气的一脚踢飞草地上的一个凳子角。

“咚!”

一声闷响,凳子角正中乔岚的小腹。乔岚发出惨烈的哀嚎声,面色扭曲,这次扭在地上爬都爬不起来。

>>>>完整版在线阅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金属资讯网--同城、城市资讯领头羊 » 男朋友解开罩罩吃我的奶:公下面好大很粗好爽被三个男的肉到失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