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紧好大快点舒服使劲小说,乖你终于属于我了

 其实纪浅不太喜欢这座城市,下起雪来总是没完没了,暗沉的天没有一点光亮,让人心里也沉甸甸的。


  医院里,纪浅看着拿着报告的苏漠,轻声问道:“我的病情,有没有什么变化?”


  “纪小姐,你确定只靠药物治疗?”苏漠放下报告,手指交叉,严肃的问。


  纪浅点了点头,总不能跟一个陌生人说,她没钱选择化疗这么昂贵的续命项目,算了算余额,自己也只能买半年的药。

 文学


  另一边,沈霆看着怀里温柔似水的秘书林薇,不由想起纪浅那副苍白瘦弱的样子,徒添一阵心烦。


  被子里,林薇娇滴滴的开口:“沈总,人家想要~~”


  沈霆挑了挑眉,调笑道:“怎么,没喂饱你?”


  “哪有的事!”林薇脆生生的声音让他神情一阵恍惚,记忆中,纪浅也曾对他巧笑嫣然,可是随着时间流逝,两人的相处更像是习惯使然。


  沈霆甩了甩头,翻身将林薇压在身下……


  在这个女人身上,他能肆意放纵,展露自己隐忍的张狂和粗鲁。


  公寓里——


  纪浅回到家,看着空无一人的房间,不可闻的叹了口气。


  翻了翻日历,手一顿,那个日子又要到了。


  她拿出手机拨通了沈霆的电话。


  “你什么时候回来,过两天是我父母的忌日。”纪浅问。


  “到时候你自己去吧,我回不来。”沈霆翻身而起,搂着怀里像只小猫依偎着自己的林薇,更加觉得纪浅不懂风情。


  纪浅沉默了两秒,坚持道:“沈霆,你必须回来。”


  她少有跟沈霆这么说话的时候,可是涉及底线,她从不退让。


  父母生前就不同意她和沈霆,要是自己一个人过去,她怕二老在下面不得安宁。


  那边男人一愣,当场烦躁起来:“你什么才时候才能不拿你爸妈压我!”


  纪浅只觉得呼吸一窒,面对不耐的沈霆,心口泛上密密麻麻的疼。


  “哎呀。”林薇因为被压到头发,突然痛呼出声。


  沈霆瞪了她一眼,对着沉默的话筒,莫名有些心虚,算是服了软:“行了行了,我会回来的。”


  纪浅觉得心脏像被一把大手抓紧,电话那头的女声,她听地清清楚楚。


  电话挂断后,她默默回房间坐下,用被子将自己蒙的严实。


  下一秒,不再压抑的哭泣慢慢传出。


  被子里空气太过浑浊,女人拉下被子,一张满是泪痕的脸露出来,那双眼睛像是坏了的龙头一般,不停的淌着泪。


  酒店里,沈霆推开林薇,捏着她的下颚警告道:“别妄想耍手段上位,我妻子的位置谁都不允许撼动!”


  看着沈霆决绝离开的背影,林薇捂着肚子一脸愤恨,拿出手机拨打出一个号码:“想办法让纪浅那个黄脸婆知道我的存在,都抓不住自己男人的心了,凭什么还霸占那个位置死不松手!”


  沈霆开着车漫无目的的在街上游走,想起纪浅油盐不进的样子,心里更加烦躁。


  这些年,身边的人哪个不是依着他来,只有纪浅,永远都是那副淡淡的样子,看惯了外面的繁花似锦,更加觉得这个女人太过寡淡。


  沈霆想着事情,丝毫没有发现眼前的红灯,也没有发现路口驶来的货车。


  “砰!”


  纪浅接到电话,六神无主的跑到医院,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


  “您好,刚刚车祸送来的那个男人在哪里?”她拉住一个护士问道。


  护士看着她焦急的样子,神色有些古怪的往一个方向指了指。


  纪浅顺着看去,整个人被生生钉在原地,不得动弹。


  沈霆除了衣服有些凌乱之外,看不出什么受伤的痕迹,而他身边,一个妆容精致的女人,满脸后怕的靠着他……


  医院里,纪浅觉得胃里有些抽搐,不由扶住了身边的小护士。


  “小姐,你没事吧?”小护士有些慌。


  纪浅摆摆手,转头逃也似的出了医院。


  第一次如此直观的看到沈霆和其他女人在一起,纪浅根本不知道作何反应,脑海里第一个念头便是离开这里。


  沈霆像是察觉到什么一样,转头看去,却只看到了一个仓皇离去的背影。


  他猛地站起身来,对秘书说道:“把你车钥匙给我。”顿了一下他又说:“算了,你在这里等着,里面那人的医药费我全出。”


  当他气喘吁吁的回到家时,打开门便看到纪浅惨白着脸蹲在玄关处,她听到响动望过来,眼里空洞洞的,像是失去了所有生机。


  “浅浅。”沈霆张了张嘴,却不知道如何说下去。


  纪浅将他向外推,声音里带了哭腔:“你为什么要让我看到!你明知道医院会给我打电话,你明知道——!”


  沈霆已经不记得多久没见过这样的纪浅,看着鼻尖冻的通红的女人,陡然升起一股久违的愧疚,用大掌贴着她的脸小声道:“浅浅,你别生气。”


  眼里是真真切切的慌乱无措。


  纪浅的心,这一刻就软了。


  这时,沈霆地手机亮了一下,他看了一眼,随即脸色一变。


  纪浅看得出来,那是紧张和愤怒,脑海中浮现在医院遇见的那个女人,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我有点事,晚点再跟你解释。”沈霆说完,转身匆匆离去。


  纪浅回身穿上厚重的羽绒服,连忙跟了下去,看着男人上车疾驰而去,她也打了个出租跟上!


  只是她没想到,沈霆居然又回到了医院去找那个女人。


  他站在那里说着什么,而那女人则双手护着平坦的小腹。


  她眼神清冷的扫过两人,转身正好撞见自己的主治医生苏漠,她将人拉到一旁,直接问道:“我想生孩子,可以吗?”


  “纪小姐,你现在的身体情况,不适合怀孕。”苏漠眉头轻蹙,语气有些重。


  纪浅的情绪开始激动起来:“我一定要怀上孩子!你要是做不到,我就换人!”


  苏漠瞥了眼四周,眼神透出一种难得的锋利:“纪小姐,你大可换人,但我奉劝你一句,命只有一条。”


  纪浅陡然红了眼眶,大喊道:“你懂什么!”然后转身跑出医院。


  看着不远处的两人,纪浅颓然的将身子靠在墙上,强行忍住的悲伤还是止不住,霎时间便是泪眼朦胧。


  沈霆,九年时间,我们怎么就走不下去了呢?


  拿出手机,冻僵的手指颤颤巍巍地发了一条信息出去。


  那边,沈霆看着啜泣的秘书,冷冷的说道:“林薇,孩子打掉。”


  沈霆知道外界如何传言,事业有成的男人,到现在这个年龄还没有孩子,无非就是身体不行。


  可他始终明白,外面玩归玩,可正主就只有一个!


  所以,除了纪浅,谁都别想生下他沈霆的种!


  林薇睁大眼睛看他,不敢相信自己都做到这个地步了,这个男人还能如此绝情。


  目光悄然瞥向不远处的角落,全身都因为愤怒而隐隐发颤!


  沈霆根本不在意林薇的情绪,低头拿出手机说道:“我马上给你预约……”


  话到这里,戛然而止,他看着手机上的信息,瞳孔骤缩。


  上面清清淡淡只有七个字:“沈霆,我们离婚吧。”

  一个星期了,沈霆没有回复信息,也没有回家,


  纪浅猜不准他心思,索性也就不想了,只是流鼻血频率越来越高,头发也是一把把的掉。


  骨头里传来的痛意让她只能依靠酒精来缓解,似乎也有麻痹自己的作用。


  “给我最烈的酒。”酒吧里,纪浅目光没有焦距的落在舞池男男女女身上。


  鲜活的生命,用不完的热情,这些本该她也有的东西,前者已经走到了凋零的尽头,后者全数献给了沈霆,到现在,她只剩下一副即将腐烂的躯壳。


  纪浅勾起唇角笑了笑,将手边的酒一饮而尽,刚准备再要一杯,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纪小姐,你真的不要命了?”苏漠沉声道,他没想到难得出来一次,却碰上了自己的病患。


  纪浅有些讶异:“医生,你怎么在这?”


  苏漠冷眼看她,在他心里,纪浅算不上一个好女人。


  纪浅似乎察觉出他的心思,也许是气氛太过热烈,也许是酒意正浓,她失去了以往的沉静,打开了话匣子。


  “我知道你不喜欢我,说实话我也不喜欢这样的自己!可是我恨啊,我也恼啊!我跟我先生在一起九年,结果呢?他跟别的女人有了孩子,而我也得了快要死的病,报应吧,不听老一辈的劝告,非要相信那些该死的爱情。所以我一赌气就提出了离婚,医生,你说我是不是死的罪有应得!”


  苏漠抿了抿唇,没料到自己会听见这些。


  纪浅看着他,眼里满是苦涩:“医生,我不想死,我真的没脸去见我去世的父母,可我又不能活,因为我没钱,你知道吗?我不怕化疗,而是我没钱化疗……”


  趴在吧台上,她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那些建立起来的自尊,此刻全数瓦解。


  苏漠看着面前的女人,眼神幽暗,忍不住地深呼吸道:“一切都会有解决办法,只要你告诉我,你想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金属资讯网--同城、城市资讯领头羊 » 好紧好大快点舒服使劲小说,乖你终于属于我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