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言有肉男主强取豪夺——好大好涨水多


白汐汐尴尬,这男人明显有洁癖!而且,还不小。


  亏她刚刚还觉得他好相处……


  一路上,气氛安静冷凝。


  白汐汐擦干净手后,就乖乖的坐在位置上,全程不敢看身边的男人。


  莫名的,和他待在同一空间,很压抑。


  当那所宏伟的建筑出现在眼前时,她第一时间叫道:


  “到了,麻烦就停在这里就好。”


  苏南稳稳的将车停在路边。


  白汐汐说了声谢谢,推开车门就要下车,手腕却被一只宽厚的大手握住。


  男主专属的体温让她心慌,忐忑的扭头:


  “盛先生,还有什么事吗?”


  盛时年高冷的从身上抽出一张名片,递到她手里:


  “晚上十点,我不喜欢等人。”


  卡片精致高端,是一张酒店房卡。


  白汐汐一秒明白他的意思,心底一紧,羞窘又害怕的点点头,快速下车跑人。


  她今天穿的是一条简白色吊带裙,跑起来时,裙摆随风摇摆,如绽放的茉莉。


  下面的两条小腿,亦是纤细皙白,摇曳生姿。


  盛时年下意识想到,昨晚她腿缠在他腰上的柔韧,唇内莫名一干,有股热气需要缓解。


  该死!他什么时候这么敏 感了?


  盛时年不喜欢被东西吸引,或者自己太沉迷那样东西的感觉。


  留白汐汐在身边,不过是为了调查,他不允许某些情绪失控。


  松了松领带:“开车。”


  白汐汐一口气跑进公司,手中的名片像烫手山芋,快速被她放到包包里。


  想到他昨晚带有侵略性的掠夺,那种撕 裂般的疼,她唇瓣咬紧,下意识害怕。


  “白汐汐,你不工作,又在发什么呆!”正走神间,尖锐的骂声响起。


  白汐汐回过神,看到魔女总监站在她的办公桌前,一套职业套装,全身都是精炼的气场。


  她吓得连忙站起身,道歉:“对不起,我马上画设计稿,马上。”


  总监乔安雅不屑的看了她一眼,斥责道:


  “呵,你最好画的出来,不要以为这工作室是你青梅竹马投资的,你就能不做事,不把我放在眼里。”


  声音响遍宽大的办公室,其他设计师纷纷屏息静气。


  白汐汐头低的更低,无奈的道歉:“没有,我很尊重你,我一定努力。”


  乔安雅狠狠的看她了眼,“半个月,拿不出像样的设计图,自己离职滚蛋!”


  丢下话语,她转身离开。


  空气稀散。


  白汐汐无力的坐回位置上,看着桌上的画纸,一筹莫展。


  她是一名内衣设计师,这间工作室是大学毕业时南宸泽投资开的,她在这里担任首席设计师。


  以前,大部分的爆款都出自她手,可自从家里倒闭后,她失去优越的生活、爱她的父亲,就连一项引以为傲的创作天赋,好似也离她远去。


  整整半个月,她设计不出新颖的款式,画不出像样的画稿。


  白汐汐真的快被逼疯了。


  接下来的一整天,她都坐在办公桌前,逼迫自己画。


  哪怕画不出来,也要画。


  到晚上,桌边的垃圾桶里堆满数十张废稿纸,她还在不停的画着。



 文学      当第一百张废稿丢进垃圾桶里,白汐汐再也控制不住,眼泪夺眶而出。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南宸泽推门进来,看到的就是那样一副画面——宽大寂静的办公室里,女孩儿坐在办公桌前,头发略带凌乱,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啪啪直掉。


  他心一紧,大步走过去,将她抱进怀里:


  “汐汐,怎么回事?”


  听到熟悉的温暖声音,白汐汐心里愈发的难受,崩溃的哭道:


  “宸泽,我画不出稿子,无论怎么努力,都画不出来。”


  南宸泽扫了眼地上堆积成山的废纸,抬手轻轻的宽扶着她的后背,轻声安慰:


  “不会的,你只是突然遭遇变故,压力大,一时没缓解过来。


  相信我,只要放松,你会设计出比之前更美的作品。”


  白汐汐其实不需要人安慰,这半个月,她遭遇了太多的人情世故,已经足够坚强。


  可这一刻,还是抑制不住,伤心的哭着。


  眼泪尽数流到南宸泽的西装衬衣上,他却是没有嫌弃,一声又一声的安慰着。


  此时,已是夜晚10:30。


  帝城A座,总统套房。


  上百平米的空间,180度全景落地窗,可以清楚的看到外面半个帝城的绚烂夜景,视野绝佳。


  男人坐在落地窗前,一袭黑丝睡袍,华贵深沉。


  没有开灯,窗外的光线折射进来,照射出他冷硬俊美的脸部线条,敷着寒霜。


  他周身,散发着冷寒彻骨的气息。


  苏南拿着调查资料进来,看到的就是这样的画面,不禁脊背发寒。


  他有预感,这份资料递上去,会更可怕……


  但纵然不敢撒谎,他恭敬的走上去,忐忑的递上文件:


  “总裁,这是白小姐从出生到现在的资料,以及她今天的行程。”


  “念。”男人惜字如金。


  苏南打一个寒颤,摸不准总裁是让他念哪份资料,但思量过三,肯定不会是那份历史资料。


  不然,念到明早都念不完。


  苏南恭敬的拿出行程那一张,看了眼,汇报道:


  “总裁,白小姐和你分开后,就一直在公司工作,似乎工作很忙,连午饭、晚饭都没有吃,再然后……”


  苏南忐忑了下,才继续道:


  “南宸泽过去找她,白小姐抱着他哭了一会儿,现在一起去吃夜宵了……”


  话落,男人的脸色果然下降几十度,如冰封了般冷凛。


  好的很,让他等整整半个小时,还跑去跟别的男人约会。


  盛时年从来就没这么窝火过。


  往常,谁敢爽他的约?违抗他的命令?


  这个女人,胆子很大。


  盛时年拿出手机,修长的手指滑动屏幕,点击拨号。


  白汐汐正在跟南宸泽吃夜宵,桌上的手机突然响起。


  看到是一串特殊又陌生的号码,她犹豫了下,还是点击接听:


  “喂?”


  “给你十分钟,若是没出现在我面前,你就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男人的声音冷酷残忍,说完啪的挂断了电话。



白汐汐怔住,后一秒,茫然的视线瞬间变得惊慌。


是盛时年!


完了完了!这都多少点了,她竟然忘了!


“宸泽,我还有事先走了,改天见!”白汐汐不敢有一秒的停留,捞起包包就跑。


跑到外面,她招了辆出租车,直接去帝城A座。


坐在车上,想到以前那些消失在世界上的女人,她就紧张的手心冒汗,不断督促:


“司机师傅,麻烦快点,再快点。”


好在,她吃饭的地方离帝城A座,不是太远。


白汐汐是在最后一分钟赶到总统套房的,她喘着粗气,额头上冒着细汗。


看着坐在沙发上高贵冷凝的男人,她一口气都没有缓,直接道歉:


“盛先生,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今天忙工作,就一时忘了。”


她知道,像盛时年这样的身份,一分钟收入都不可估量,而她迟到整整45分钟,再大的歉意也弥补不了。


盛时尊贵的视线抬起,施舍般的落到她身上,冷然启唇:


“知道我最厌恶什么么?”


声音冷的不带一丝一毫的温度。


白汐汐忐忑,还没开口,男人清冷的声音扬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金属资讯网--同城、城市资讯领头羊 » 古言有肉男主强取豪夺——好大好涨水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