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把女人桶爽的视频/豪门大凶器美妇后宫

凤云逸看着她那张明亮自信的小脸,心思幌动,这几年消沉的心仿佛看到了一丝的希望,不过,却很快熄灭了。

他这个妹妹即便成熟稳重了不少,可骨子里的骄傲一点没减少。

对于她说的话也只是一笑了之,并没放在心上,毕竟那么多神医名医将他的腿判了死刑。

凤云瑶知道他不相信,也没过多解释。

如果在现代各种医疗器械都全的条件下,她完全有能力让他重新站起来。

就在这时,一道矫揉造作的女声响起,“哟,这不是凤家大小姐吗,前几天凤家可是在办丧事呢,敢问贵府哪位不在了。”

来的是三位衣着华丽,脸上画着精致妆容的贵女。

这三位凤云瑶都认识,原主也不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不与人交往的女子,京都里的贵女基本上都能认识个七七八八。

黄色衣服的是沧澜国十一公主赫连双,刚刚冷嘲热讽的就是这位十一公主。

其他两位是她的跟班,一个是沧澜国丞相的嫡女柳雨薇,另外一个正是赫连宸正在勾搭的阮家二房嫡女阮晴雪,由于脸还没好,脸上戴着面纱,看不到她的样子。

三个都不是什么好货色。

凤云瑶对于赫连双的嘲讽直接忽视,完全没将她当回事。

可凤云逸却容不得他人欺负自己的妹妹,俊美的脸上现出温怒,冷声道:“在下家里的亲人都安好,不劳烦十一公主记挂。”

原本这三人是想过来羞辱下凤云瑶,他这一开口立马将她们的注意力吸引到了自己身上。

“还真稀奇,没想到今年的测玄节连个残废也来参加,如果换做是我,肯定躲在家里不敢出门,省的为自己的家族丢脸。”柳雨薇看着凤云逸言语中充满了鄙夷和不屑。

换做以前,她可不敢这么和凤家大公子这般讲话,今时不同往日,凤家早已没落,还不是被八大家族最后一名的阮家压了一头。

现在的凤家不过是名存实亡,相信过不了多久凤家就会从八大家族上除名。

凤云逸俊逸的脸顿时黑沉了下来,放在轮椅上的骤然收紧。

嘴上说不在乎别人的嘲讽,心里却很不是滋味。

也罢,今日来就是帮妹妹分担这些的。

凤云瑶坐在那里,素手轻轻扣着桌面,清冷的眸子慢慢眯起,面上露出狠戾之色,“既然柳大小姐这么想变成残废,那本小姐就如你所愿。”

话落,一脚踹在柳雨薇腿上,只听“咔嚓”骨头折断的声音,柳雨薇整个人跌跪在了凤云逸面前。

这一脚凤云瑶踹的可不轻,痛的柳雨薇香汗淋漓,连连痛呼,起都起不来。

“你干什么!”赫连双虽然不拿柳雨薇当回事,但她好歹是自己的跟班,如今凤云瑶打了她,岂不是打她的脸面。

凤云瑶没理会赫连双,璀璨星眸冷冷的睨着跪在地上起不来的柳雨薇,“仅此一次,再敢对我大哥出言不逊,我让你终身站不起来。”

“你……”柳雨薇想要出言反驳,可看到她那双狠戾的眸子,吓得立马噤了声。

凤家即便没落可依旧是八大家族之一的大家族,就连当今皇帝都要礼让几分,更何况她这个小小的丞相女儿。

“你凶什么凶,马上给雨薇道歉,否则本公主会禀报父皇,到时让你吃不了兜着走。”赫连双被无视,心里恼怒不已。

 文学

这个凤云瑶越来越嚣张跋扈,以前知道她清高自傲可在她们这些皇女面前还是会收敛几分,如今越发无理。

“滚。”凤云瑶拧了拧眉头,一脸的不耐烦。

最烦这些没事找事的所谓大家闺秀,她也懒得和这群无聊的贵女们勾心斗角,敷衍迂回。

“凤云瑶!”赫连双气的脸红脖子粗,扬手就想扇凤云瑶一耳光,可又想到她如今是武玄巅峰,而她才到了初玄第五层,实力相差了大一截,动起手来只怕还抵不住她一招,即便告到父皇那里,父皇也不会为了帮她出气而得罪凤家。

权衡利弊,赫连双心不甘的将手收了回来,冷哼了一声,对着还跪坐在地上的柳雨薇没好气的道:“还不嫌丢人,跪着干什么。”

一甩袖子,快步离开了,她必须想办法报复回来,否则这口恶气实在难消。

柳雨薇在阮晴雪的搀扶下,一瘸一瘸的离开,去找医师治疗了。

等三人走后,凤云逸面露担忧之色,“瑶瑶,你有点冲动了。”

冲动了吗,凤云瑶笑了笑没做解释,她一点都不觉得冲动,她的确让凤家在最近一段时间对外示弱,可却不是让人任意欺负。

见她不再吭声,凤云逸还以为她心里担忧害怕,便出声安慰:“你也别害怕,有我和爷爷在,一定不会让任何人伤到你。”

心里暗暗想,他不能再继续消沉下去了,必须振作起来。

他只是双腿残疾玄力下降了而已,又不是整个人废了,他只要比别人更加努力,即便成不了最强者,最起码不会成为爷爷和瑶瑶的累赘。

场内人越来越多,很快坐满了人。

就在这时,一个身穿白衣头戴面纱的男子走了进来,他在经过凤云瑶面前身体明显顿住。

赫连宸?包裹成这副见不得人的样子除了赫连宸还有谁。

凤云瑶似笑非笑的看向他,琉璃潋滟的眸子里带着玩味和鄙夷。

她什么眼神?不应该恨他?

她这眼神就好似在看一个登不上大雅的小丑,鄙夷他?她有什么资格看不起他!

赫连宸内心的火不断往上冒,该死的女人竟然还活着。

虽然这些天一直在王府养病,但外面发生的事情却是一清二楚,对于凤家大小姐平安归来一事他还是知晓。

本以为凤家会报复他,即便不明着来也会暗地里给他使绊子,可等到今日都不见凤家有所行动,他们到底想要干什么,这不像是凤云瑶的作风。

不过,凤云瑶即便对凤家主说了又怎样,无凭无据,除了她的亲人谁还信是他干的,想要明着对付他,也要掂量掂量下他这个皇子的身份。

看到赫连宸,凤云瑶倒没什么,可对于妹控的凤云逸就忍不住内心的怒火,在木质轮椅上重重砸了下,就要过去找赫连宸算账。

“哥。”凤云瑶拉住他,对他摇了摇头,“淡定。”

她不是原来的凤云瑶,对赫连宸没有那种蚀骨恨意,只是她最讨厌的就是赫连宸这样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当然,原主的仇她还是会报的,总有一天她会按照原主的心愿将他绑在鬼崖之下,承受三千万道鬼火焚心之痛。

赫连宸怎么也没想到他们再见面她会是这般反应,这个女人好似变了不少。

“三皇兄多日不见,你倒是显得越发神秘了。”赫连钰一袭红衣,行走如轻风拂来,俊美的脸上带着他的招牌邪魅笑意,风流倜傥也不过如此。

他走到赫连宸跟前,捏着光洁的下巴上下打量着,“三皇兄你怎么戴起面纱了,什么时候变得跟姑娘家似的。”

哪个男的都不喜欢别人说自己像女的,更何况像赫连宸常居高位的人。

他脸上遮着面纱,看不到他的神情,不过,从他暗暗握紧的拳头看可见心里很不痛快。

赫连宸忍了下来,依旧温声和气的和赫连钰笑道:“前些天花粉过敏,脸上出了不少痘,今日人多恐吓了大家,才用面纱遮脸。”

“原来这样呀,三皇兄还是一如既往的对别人体贴入微。”赫连钰别有深意的说道。

随后,看向送走刘雨薇返回来的阮晴雪,故作惊讶,“这位是阮小姐?和三皇兄的衣品还真像啊,听说七天前三皇兄和这位阮小姐在大街上可是有过一场刻骨铭心的经历,该不会你们在交往吧。”

“十一皇弟,你……”赫连宸有些忍不住了,在场的哪一个没有眼线暗哨,更何况他和阮晴雪还是在大街上被马蜂追着蛰,想要隐瞒根本不可能,只是大家都是心照不宣,不会无端提起来招惹他。

现在却被赫连钰这般轻描淡写的说了出来,简直是在当众打他的脸,而且他还不能怎样,毕竟他说的是事实。

赫连钰好似没看到他的变化,看了看坐在一边看热闹的凤云瑶,有些摸不清状况的道,“不对呀,本王记得三皇兄的心上人应该是凤大小姐才是,怎么换人了。”

说的很无辜也无意,却在暗指赫连宸朝三暮四,在贵女中长袖游走。

凤云瑶冷声笑了下,说道:“若真是如此,那我应该去庙里求个桃木剑,斩斩身边的烂桃花了。”

“噗!哈哈……”赫连钰忍不住大笑了起来,“没想到凤大小姐这么幽默,本王倒是认识灵山道长,需不需要帮你求只桃木剑。”

灵山道长?凤云瑶眸光微动。

那不是赫连宸口中提到的灵山道长吗,就是因为他说龙心决在她身上,她才会被赫连宸盯上。

说起来这个灵山道长可是害原主死掉的间接凶手,看来她要找个时间去会会他。

赫连宸戴着面纱看不到他的脸色,可看他紧握着拳头,手面上更是青筋暴露,足见气的不轻。

宸王。”阮晴雪见赫连宸在这,立马走过来,娇娇柔柔的行礼,“晴雪,拜见宸王殿下,一别七天,不知宸王伤势好些吗。”

这番话无疑坐实了赫连钰所说的,赫连宸若不是面纱遮挡,就能看到他那张已成调色板的脸了。

凤云瑶若有所思的看向赫连钰,他说的话不知是无意还是有意,多少有在帮她出气的成分。

根据残留的记忆,原主和这位十一皇子并不熟,可为何要帮她?

当然,也不排除他们兄弟本就不和,此人故意借机羞辱赫连宸。

不管怎样与她无关。

赫连宸心中纵有滔天怒火,这一刻也硬生生忍了下来,向阮晴雪点点头,“多谢阮小姐关心,小王已无大碍。”

随后,又和阮晴雪说了一两句,便借口匆匆离去。

他和阮晴雪站在那里,就好似被人围观的耍猴,尤其是凤云瑶风轻云淡,看戏一样的神态,让他很想冲过去撕烂了她。

“殿下,等等我。”阮晴雪见他离开,慌忙追了过去。

等他们二人离去,赫连钰很自来熟的拉了把椅子坐在凤云瑶身边,“凤大小姐,我们又见面了。”

什么叫又见面了?他们见过面?

凤云瑶仔细回想了下,好似在去年元宵节远远的见过一次,只是他们没说过一句话,更别说什么交情了。

“黑马蜂,城门口。”见她不语,赫连钰冲着她狡黠的挤挤眼,一副‘你懂的’的模样。

凤云瑶端着茶杯的手不由顿住,看向赫连钰的眸光暗沉了几分。

他和她说黑马蜂,肯定知道这事是她干的,那个时候她的样貌还没变回来。

忽而想起来,在回凤家路上察觉到有人在跟踪她,可仔细查探又没人,看来那天的确有人在跟踪她,那个人无疑是眼前的十一皇子了。

不过,她也只是顿了一下,随后便恢复常态,“什么意思。”

“……”她这是打算不承认了,赫连钰耐着性子小声提醒道,“你那天引黑马蜂蛰我三皇兄,我可是看的一清二楚,如果这事说出去,你觉得会有怎样的后果。”

威胁她?凤云瑶扬眉,道:“你有证据?”

这个还真没有,赫连钰唇角抽了抽,很不情愿的哼了一声,“没有。”

他的确亲眼看到她是如何捉弄赫连宸,怎奈苦于没留下证据。

凤云瑶眼波流转,淡然笑道:“既然没证据,那就请钰王有了证据再来找我。”

随后,抬了抬下巴指着他坐的椅子道:“还有钰王殿下你坐的是我爷爷的位置,他快回来了,麻烦钰王让让。”

“……”他这是被嫌弃了。

马上就要开始了,赫连钰碰了一鼻子灰,也没有继续留在这里的理由,便站起身一摇一摆的走了。

“瑶瑶,你和钰王很熟?”等赫连钰走后,凤云逸出声问道。

凤云瑶摇摇头,“不认识。”

她和赫连钰从没有过交集,八成是因为在城门口捉弄赫连宸被他看到,引起了他的恶趣味。

“这个钰王虽然看着吊儿郎当的,其实城府很深。”凤云逸微蹙着眉头轻声说道。

像皇族贵族中的人又有几个没有城府的,有的看着表面无害,其实心里却是黑的流油。

没过多久,凤家主就回来了。

随后就是太监尖细的声音,“帝尊驾到,皇上驾到!”

众人纷纷起身,等着两个尊贵的人进场。

帝尊?凤云瑶倒有些好奇。

九霄阁不属于四国的任何一个,身为九霄阁的尊主帝九殇虽不是帝王,却让各国帝王以礼相待,还被世人称作为帝尊。

之前苍穹大陆是没有这号人物,在五年前江湖上突然出现一个九霄阁,猛速壮大,可谓是短短数日帝九殇这个名字传遍整个苍穹大陆。

传言他行踪飘忽不定,一般人很难见到他,今日怎么会来参加沧澜国的测玄节?

就在这时,身穿明黄龙袍的赫连鸿和一名穿着绛紫衣袍的男子走了进来。

帝九殇戴着一张面具,遮住了半张脸,仅露出鼻子以下部位。

赫连鸿则稍稍慢他半步,足以显出谁最尊贵。

与生俱来的帝王霸气,即便是做了十几年皇帝的赫连鸿在他面前都黯然成了陪衬。

他们进来,众人朝拜。

凤云瑶抬头朝着帝九殇看了一眼,不由整个人呆住了。

他,他竟然是帝九殇?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金属资讯网--同城、城市资讯领头羊 » 男人把女人桶爽的视频/豪门大凶器美妇后宫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