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个人一起换着做刺激:办公室的秘密赵雪晴第11章

只要孩子不要男人对秦大总裁来说绝对是一大羞耻。

他怎么都不会让这样的情况发生。

三天后,秦世修带着宋七夕在民政局登记,这便是他所说的结婚,没有盛大婚礼,连个戒指都没有。

有的只是秦世修很淡漠的一句话,“宋小姐,你的笔已经握了快十分钟了,再握笔就要被你握断了,你考虑过笔的心情吗?”

宋七夕狠狠的瞪回去,“你管我!我高兴握多久就握多久。”

“行呐,既然你这么喜欢这只笔,到时候我们把笔拿走就是了。”

秦世修指了指签字的地方,“先签字吧,我待会儿还有事情。七夕,若是你心中还有顾虑,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我也只是要孩子不要女人。”

“最好是这样。”七夕刷刷几笔快速签下自己的名字,然后将文件交给民政局的工作人员,之后盖章之类的程序就很快速了。

很快工作人员就拿着盖好章的结婚证回来,交给了秦世修,七夕连忙将两本结婚证抢了过去,“这个本本还是放在我那里比较好,要是到时候离婚的时候你不把它还给我,那我不就惨了。”

秦世修看了七夕一眼,笑了笑,“宋小姐,你真的想太多了。”

民政局门口停了一辆拉风的兰博基尼,几乎走进民政局登记的情侣都要瞄上几眼,但是比兰博基尼更扎眼的是秦世修,经过他身旁的女人都会背着自己的男人看几眼他。

其中一个女人兴奋的拉着七夕的手臂:“你老公好帅气,比那些男偶像明星还要好看。”

七夕下意识的没反应过来老公这个词语的意义,她疑惑了几秒才反应过来,“他不是我老公……”

“小姑娘你就别谦虚了,我刚刚看到你们在那里签字,还说他不是你老公,是不是怕自己的老公太帅被别的女人惦记呐。”

这个女人未免太能说了,七夕只是笑笑并未搭话。这时走在前面的秦世修回过身来,只见他眉头扬了扬,“老婆,还不快点过来,还是要我过去抱你!”

秦世修的这句话简直比圣旨还要管用,七夕跟那个女人说了再见后立马跑到他身边,秦世修笑眯眯的看着七夕,“原来你这么怕我过去抱你?”

“我们快走吧,我也不想呆在这里被别人欣赏。”七夕抬头一看,不远处正好有几个女生在朝秦世修这边看,她顿时有些无语,这些女人是来民政局登记的吗,他们的老公也不管管她们,偷看秦世修有没有品位啊!

秦世修顺着七夕的目光看过去,他对着那几个女生笑着挥挥手。

那几个女生中开心的惊呼了起来,简直比见到了明星还要开心。

“秦世修,你脸皮真厚,诱惑良家妇女!”七夕边走边说。

秦世修跟上了她的步伐,“你老公让你很有面子,你不喜欢?”

“老公?”七夕吃惊的看着秦世修,“我老公才不会随便对着其他女人乱放电,要是让我知道他做出对不起我的事情,我才不会放过他。”

“怎么才算不会放过他?”

“我就做的比他还过分就是了。他要是看女生一眼,我就去牵男生的手;他要是握女生的手,我就该去亲别人了……以此类推,你懂了吧。”

秦世修耸耸肩,“宋小姐好气魄!”他随之拉开了车门,让七夕坐了进去。

车子经过三十分钟的行驶,驶入了一个叫御景庭的别墅区,最终停在了一幢欧氏别墅的前面。

“下车吧。”秦世修扫了七夕一眼,说完就自己先下车了,走了几步见宋七夕没有跟过来,随即打转回去,“宋七夕,要我请你吗?我请人下车的方式有点特别。”

七夕瞪了他一眼,还是很讨人厌啊。

七夕跟在秦世修后面走了进去,别墅门口站了两个人李创跟林妈。

“少爷回来了。”林妈笑嘻嘻的对秦世修说,“少爷你身后的小丫头是?”

秦世修没有看七夕一眼,继续往别墅里走,“林妈,她是宋七夕,以后会住在这里,你帮她整理一个房间出来。”

让女人住在这里?林妈心底还是小声嘀咕了下,这还是从未有过的事情,不过她笑着说道:“少爷放心,这件事情我会处理好。”

“宋小姐好。”林妈朝着七夕点点头,七夕也朝着她笑笑。

李创跟着秦世修进了二楼的书房,秦世修直接走到书桌前,在黑色皮椅上坐下来,神情有些疲惫的样子。

“秦少,你刚刚真的去跟宋小姐去民政局签字了?”

“签了。”

“这……会不会太过草率了?”

 文学

“李创,你今天废话有点多啊。”秦世修眼前浮现那日南菱口中提起何念之的样子,如果这辈子他无法跟她在一起的话,那么自己跟谁在一起签字领证都是没什么差别,管她是什么宋七夕,宋九夕,对他来说没差别。

秦世修一句话就让李创低敛下了眉头,过了一会儿他说:“秦少,在你跟宋小姐回来前的五分钟,何先生的助理打电话过来说,何先生的飞机已经到宁城了,约了你今晚在老地方见面。”

何念之回来了……秦世修睁开了微微闭合的眼睛。

秦世修下楼的时候听到客厅里一阵笑闹的声音,随着他的脚步越来越往下,声音越来越小。

宋七夕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如临大敌的看着楼梯上的某人,林妈笑着说道:“少爷,晚上留在家里吃完饭吧,晚上我准备了好多菜。”

“林妈,不必麻烦了,晚餐我不在家吃。”秦世修的目光落到了七夕的脸上,“宋七夕,站起来,跟我出门。”

“我不想跟你出门。”这是闯入七夕脑海中的第一个想法,她直接脱口而出。

“林妈你先回房,我有些话对七夕说。”

“是,少爷。”林妈看了七夕一眼,那眼神仿佛有担忧。

“我不想跟你出门,也不想跟你说话。”七夕连忙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仿佛眼前的人是洪水猛兽一般。

“可以啊,那你今天晚上就跟我住一个房间。”

“不行……”

“为什么不行!在法律上我们已经是夫妻了,又不是第一次睡在一起,难道你还害羞?”

“事先说好没有……睡觉这一条的,之前我们说过只是领证,不用履行其他的夫妻职责。”

秦世修干净的指尖在七夕泛红的脸颊上滑过,“女孩,你真是太单纯了,你不知道口头的约定是可以毁掉的吗?还是你已经知道我会毁约,然后期待我对你做出一些事情来。”

他暧昧的带着薄荷气的唇风划过七夕的脸,唇角勾起一抹迷人的微笑,“要不要跟我出门?”如清风般的声音,有几分诱哄的味道。

宋七夕,你太没用了好吗?竟然被秦世修说了几句话就点头答应了,坐在秦世修的车里,七夕快把自己的大腿给掐肿了,宋七夕,赶快给我醒一醒。

秦世修带着七夕去了一间很有名的造型室,造型室的工作人员很热情的接待了他们,秦世修眼神余光扫了七夕一眼,“帮我找你们最好的造型师把这个女人整理一下。”

“好的秦先生,我马上请总监过来。你们先请这边坐着等一下。”

等工作人员离开后,七夕看向秦世修,“秦世修,我不想做造型。”

“为什么?”秦世修幽深的眸光落在她脸上,“你不想做造型的话,除非你给我一个合理的理由。”

“秦世修,你今天晚上是不是有一个重要的约会?”

“确实你要跟我去赴一个饭局。”秦世修不禁想,这个女人还是很有头脑的。

“对方对你很重要?”

“很重要的朋友。”

“那么你现在带来我做造型,是认为带我出去让你很丢脸?”

“你多想了。”秦世修别开眼看向其他地方,只是在他心中没有一个女人能跟南菱相提并论,他只是不想宋七夕在南菱面前太过逊色罢了。今天晚上虽然是何念之领导起来的聚会,但是南菱到时候肯定是会出现的。

“秦世修,不管我有没有多想,我只是想拒绝别人帮我做造型。把你的车钥匙给我。”七夕对着秦世修伸出了自己的手掌。

秦世修将车钥匙递给她,七夕拿过车钥匙快速的出了门,身后传来秦世修的声音,“你去哪里?”

“等我一下。我很快就回来。”

秦世修站在窗边看到宋七夕将他的车开走。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

秦世修坐在沙发上看着杂志,感觉时间过去好久了,他再一次的看向了门口,只见他的兰博基尼出现在门口,车刚停稳,宋七夕从车里下来。

此刻的宋七夕已经不是离去时的样子,她换了一条白色的裙子,长发落肩,淡淡妆容,粉色的唇妆让人有一种想要一亲芳泽的冲动,脚上是一双jimmychoo水钻平跟鞋。

秦世修看着由远及近的宋七夕,嘴角蜿蜒起淡淡笑意,他满意宋七夕的品位。

口中说出来的话却是,“宋七夕,你让我等了好久。”

“我刚刚回家了一趟,我换衣服的速度还是很快的,就是回来的路上堵车了,所以我才回来晚了。”

宋七夕停在了秦世修面前,因为之前跑的急的关系,她身上的香气弥漫在空气里,漫入秦世修的鼻腔,七夕身上没有擦任何的香水,却有淡淡的果香,清新自然。

秦世修想起那个妖艳的夜晚,她是舞台之上性感迷人的钢管舞女郎,舞台上的她就像慵懒魅惑的猫咪,那性感的眼神就像在人心上挠出一道痕迹,让人的眼神在她身上逃也逃不开。

此刻他又闻到她身上那种魅惑人心的味道,清新却该死的迷人,让人有一种将她摁倒狠狠蹂躏一番的冲动。

“宋七夕,谁让你擦香水的?”

七夕迷惑的看着他,“谁擦香水了?我没有在身上擦任何东西。”

秦世修拉开车门将七夕塞进副驾的位置,“你以后再用这种诱惑人的眼神看着我试试看!”

说完他砰的一声将车门关上,转到另外一边然后坐进车里。

“秦世修,你刚刚说那话是什么意思,我哪里用什么眼神看着你了,你把话说说清楚。”

秦世修发动了车子,快速将车驶入了主干道,对于七夕的问题他自己忽略,好像刚刚是他自己心思游移,不关七夕什么事。

“宋七夕,你是电影学院的学生,自然懂得怎么演戏吧,待会儿见到了人之后,看我的眼色行事。”快到君越酒店的时候,秦世修跟七夕说。

七夕抬头看了眼说话的男人,“我懂得,爸爸经常会带我出席一些正式的场合,见到什么人该说什么话,这些道理我还是懂得,虽然你这个人不怎么样,我还是会配合你演戏的。”

“你到底几个意思?”秦世修眼神眯了下,宋七夕冲他笑了笑,“没什么意思啊,我就是说到时候我会配合你演戏的。”

“我不是光让你演大家闺秀,而是演我的爱人。”

“演你的爱人?尺度在哪里,太过分的戏我是不会演的。”

“尺度?”秦世修笑了一下,“这场戏没有尺度。”

“……”

何念之口中的老地方就是君越酒店,以前只要他回国就会跟秦世修约在这里见面。

以前他们总是两个人见面吃饭喝酒,而这一次是四个人。这一次何念之带了南菱过来,秦世修带了宋七夕。

远远的,秦世修就看到了何念之身旁的南菱,她站在他身旁,脸上带着幸福的笑容,这种笑容是他平时在南菱脸上看不到的。

“她不是著名的服装设计师南菱,她长得好漂亮,她身边的男人也很帅气呀。”宋七夕顺着秦世修的目光看过去,不由的赞叹了一句,秦世修回头扫了她一眼,那眼神不由的让七夕闭上了嘴巴。

“秦世修,他们站在一起好般配。”七夕还是忍不住赞叹了一句,“难道今天晚上我们就是跟他们见面?”

秦世修没有回答七夕的问题,朝着何念之跟南菱的方向走去,七夕跟了上去。

“念之,南菱。”秦世修微笑的跟他们打起招呼,俊美的脸上看不见其他多余的情绪,在生意场上行走多年他也是掩藏情绪的高手,“七夕,过来,我来给你介绍,何念之,南菱,我多年的好友。”

秦世修的声音怎么一下子变得这么温柔了,七夕心底虽然疑惑,不过她还是微笑的接过了他的话语,“何先生,南小姐,你们好,我是宋七夕,你们喊我七夕就可以了。”

“七夕,你跟世修是怎么认识的?”

吃饭的时候南菱忽然这样问七夕,七夕往秦世修那边看了一眼,随即笑着说道:“我们是在纽约的游轮上认识的。”

秦世修帮七夕倒水,顺着她的话继续说:“七夕在舞台上跳了一支舞,我觉得那支舞还是挺特别的,所以我就找机会认识了她。”

“世修,你将这件事情也隐藏的太深了,一声不吭的就跟七夕谈起了恋爱,前几天我们见面的时候你还没有跟我讲起这件事情。”

“南菱,我今天特意带着七夕来跟你见面,就是想把我跟七夕的好消息当面告诉你,我跟七夕两个人今天还去领了证。”

“你们去领证了!世修,七夕,这是大喜事啊,那应该好好庆祝庆祝!”南菱是真心替秦世修高兴,在她眼中秦世修一直是被很多女人环绕着,如今他终于找到自己的幸福,她很替他高兴。

“念之,你听到了吧,世修连领证这种事情都这么低调,我开始有点佩服他了。”南菱抓着何念之的手,眼中满满的惊羡,不知什么时候她才能跟念之走上婚姻这条路,他们面前的路不是那么容易走的。

“世修,祝贺你。”何念之很简单的说着,他举起酒杯,跟秦世修手中的杯子碰了碰,而后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秦世修一口气将杯中的酒灌下去一半,他的眼神余光落在南菱的脸上,听到他跟七夕领证的事情她真的在替自己开心,她真的是不在乎他跟谁在一起啊。

“七夕,你居然能把秦世修这家伙搞定了,不简单的,很多女生都喜欢他却没能成功。很久之前我还听他说自己会孤独终老,现在他终于不用孤独终老了。”南菱举起杯子跟七夕碰了碰,“恭喜你……”

“谢谢。”七夕喝了几口果汁,对着南菱笑笑,这个南菱真的是很漂亮亲切的女人,皮肤晶莹剔透,一双眼睛好似会说话,最关键的一点人长得美性格还那么好,她的男朋友也很有型。

一晚上何念之没有说几句话,给人一种清冷的感觉,他虽然沉默但却是很醒目的存在。

夜渐渐深了,站在君越酒店的包厢里可以俯瞰宁城美丽的夜景,秦世修跟何念之站在落地窗前,两人皆是长身玉立,背影透着几分清冷孤寂,两个男人站在那里聊天,而南菱则跟七夕坐在沙发上谈天说地。

“世修,没想到你会选择婚姻,而且是这么快的决定。”

“不是说婚姻都是仓促之下的产物,如果要考虑的很全面的话,恐怕很多人都结不了婚。”

“确实是这样,感觉对了就可以结婚,怎么想都是不全面的。看的出七夕是很简单纯真的女孩子,你选择她是对的,我们的世界太过复杂,我们都需要她那种单纯。”

“念之……你跟南菱之间是认真的?”

何念之轻笑了一声,“世修你问出这种问题我觉得很滑稽,我跟南菱都是成年人了,我们选择在一起是我们共同的决定,哪怕到时候‘夜色’采取任何行动,到时候我们也会站在一起。”

秦世修修长的身子倚着围栏,视线落在南菱身上,她的笑容,她的幸福,都是他想要守护的,如果真的有一个人能让南菱幸福,他也愿意给予祝福,毕竟何念之是一个值得托付的男人。

“念之,记得你说过的话,永远都不要背弃南菱。”

七夕正在跟南菱笑着说什么,她拿着自己的手机给南菱看,挡住了秦世修的视线,某人的指尖微微收拢了起来,这个可恶的女人!

晚餐结束后,秦世修一行四人站在酒店门口道别。

七夕朝着南菱晃晃手机,“那南菱我们下次约着一起逛街。”

“可以啊,七夕,下次你还可以去我的工作室看看,我可以送你我设计的礼服哦。”

“好啊,那我们下次约。”

“下次见!”

何念之跟南菱先走,秦世修看着他们的车子驶入黑夜看不见才带着七夕走向了他的车子。

“宋七夕,你刚刚都跟南菱说了什么?”回程的路上秦世修看了七夕一眼。

七夕继续玩手机,没有看他,“没有说什么啊。”

秦世修踩下了刹车,将车停下来,抬起七夕的下颚,“看着我说话。”

七夕正沉浸在刚刚的战局里,没心思看他,“等我这局玩好再说。”

“宋七夕……”秦世修哪里会等七夕将这局玩好,他将她的手机抢了过去,“我在问你话,刚刚你跟南菱都说了些什么?”他的眸子里清冷极了。

“我跟南菱就是聊聊女孩子喜欢的化妆品跟衣服什么的,我们准备组个闺蜜团去香港血拼,秦世修你要不要加入我们,我们可以让你做闺蜜团的队长哦。”

七夕说的真诚极了,就好像真的一样,是秦世修先无礼的。

“宋七夕,你再跟我用这种口气讲话试试看!”

“那正好,我也不想跟你说话。”七夕欲拿秦世修手中的手机,却被秦世修一把抓住了手臂,他清冷的眸子紧锁着她的目光,“是你惹我的……”

“秦世修……你干嘛这么生气啊。刚刚在吃饭的时候明明气氛都挺好的,难道你就是因为我没有看着你说话你就生气了?我在你心中没有这么重要吧。”

此刻的七夕一点也不惧怕眼前的男人,在她的世界里围绕着一些人都是求父亲办事的,很少有人冲她嚷嚷的。

“少往你自己脸上贴金。”秦世修甩开七夕的手臂,避开她的目光。

“既然我对你没那么重要,再说你生气也不是因为我,那么你干嘛对我发怒?”七夕揉揉手臂,好痛,这个男人真的很无聊诶。

秦世修眸子沉了一下,按照宋七夕的理论,因为她不重要,所以他不能对她愤怒,如果他因为她愤怒了,就是说明她很重要。好牛的理论。

秦世修将车开回了御景庭,停在了别墅门口,“宋七夕,你下车。”

“好,我下车,我才不想跟你呆在车里。”七夕抓着自己的小包包就跳下了车,她往别墅亮灯的地方走了几步,回头看了一眼,秦世修并没有下车,他而是将车打转了个方向,很快驾车而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金属资讯网--同城、城市资讯领头羊 » 四个人一起换着做刺激:办公室的秘密赵雪晴第11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