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朋友闺蜜一起四飞:白嫩人妻沦为他人胯下

“江先生,上次的事情我还没有好好的谢谢你。”

江晨认出眼前的这个女生就是宋七夕的朋友沈蓉,他对她报以一笑,“举手之劳的事情不必挂在心上。”

“对于您来说或许是小事,对我来说就是大事,上次你帮我处理夜店的事情,这一次拍摄广告的事情也是你给我的机会,我正想找个机会好好的谢谢你。”

“沈小姐不必太客气,如果你的气质跟我们公司形象整体不符的话,我也不会放心把产品广告交给你拍的。”江晨的这番话还是给足了蓉蓉面子,他俊逸的脸上带着淡淡笑意,给人的感觉很舒服。

“上午拍摄的怎么样,还适应吗?”

“我感觉自己的表现不太好,就怕我的表现拖累了你们公司的产品。”

“之前面试的时候我看过你的表现,对你的表演还是很有信心的,要不我跟你去你的拍摄现场看看。”

江晨提出了去拍摄现场看一看的想法,蓉蓉自然没有放弃这个机会,她知道江晨如果跟她去拍摄现场看一看意味着什么,只要江晨跟她去一趟拍摄现场,那些在场的工作人员包括导演都不会再小瞧她,她告诉自己必须把握住这个机会。

江晨跟着沈蓉去了拍摄现场,江晨的出现立马令整个拍摄现场都肃静了起来,导演以及主要的工作人员都过来迎接,他们还给江晨端来了椅子,让他坐在导演的监视器前面。

导演看到江晨是跟沈蓉一起进来的,对沈蓉的态度来了个七百二十度的大转弯,拍摄间隙不断夸奖她,“沈蓉你之前的表现很优秀,只是我们精益求精,追求更上一层楼的表现。”

随后导演看向了一直没讲话的江晨,“江先生,沈蓉是个很有灵性的演员,假以时日她必定会成为很优秀的演员。”

江晨嘴角淡淡的笑着,并未讲话,对于他们心中各自打的什么算盘了然于胸。

在沈蓉拍摄的棚里呆了十分钟的样子吧江晨便去了隔壁的摄影棚,当时王进导演正在拍七夕长发飘飘的场景,柔和的灯光打在她白皙无暇的脸上,白色柔软的长裙穿在她身上,扬起优美的裙角,她的双眼清澈如水的样子仿佛带着魔力让人无法将目光移开。

江晨安静的站在导演身后欣赏完七夕一镜到底的表演,嘴角扬起的弧度发自于肺腑,他不由的鼓起掌来。

七夕闻声望去,看到鼓掌的人竟然是江晨,她脸颊浮起了淡淡红云。

王进导演回头看了一眼来人,恭敬的喊了声,“江先生,您过来了。”

“导演你继续拍,不用理会我这个闲人。”江晨示意导演继续坐下来拍摄,他则背靠着墙看起七夕拍广告来,口中轻轻念着一个名字,“七夕……宋七夕……”

结束完一天的拍摄,七夕进到化妆室换衣服,等她出来的时候并没有看到江晨的身影,正当她以为江晨走了的时候,却看到他从走廊的另一头走了过来。

“走吧,宋七夕,今晚你请我吃饭。”

“我还以为你已经走了,那么那一顿饭我就可以省下来了。”

“宋七夕,你想的倒挺美的,我怎么可能会放过你。”

江晨的这一句话是笑着说出来的,落到七夕耳中时让她自己觉得自己挺重要的感觉,可是明明他们之间才刚认识的,她不觉得自己有那么重要。

“江晨,你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事情想要拜托我父亲,所以才会想到来讨好我。”

江晨的这些举动让七夕产生这种错觉也不奇怪,她睁大了眼睛看在江晨脸上,希望从他口中知道一些情况。

江晨看着七夕清澈的眼神,内心忽然变得格外柔软,他将七夕推拒到自己的胸膛跟墙壁之间,用炙热的目光打量着她,温热的呼吸喷薄在七夕脸上。

他忽然低头,薄薄的嘴唇像是朝着七夕的唇而去。

七夕连忙撇过了脑袋,江晨的嘴唇只是在七夕的发丝上轻轻擦过。

“江晨,你干什么!”七夕有些生气的看着他。

看着七夕恼怒的表情,江晨倒是轻笑了一声,“宋七夕,我只是在用实际行动告诉你,你是个很有魅力的女人,你可比市长大人有魅力多了。”

“江晨,你还想不想好好吃饭了,再说这样令人误解的话我就不请你吃饭了。”

七夕推开江晨的怀抱往前走了几步,等说完这句话的几秒钟后她忽然意识到自己刚刚跟江晨说的那一句话有些暧昧,不像是刚刚认识的人会讲的话。

江晨耸耸肩朝着七夕走了过去,“好吧那我就先不说这些话了。我们先吃饭。”

七夕跟江晨经过隔壁摄影棚的时候,蓉蓉还在拍摄,七夕原本是想叫蓉蓉一起去吃饭的,不过想想还是作罢,她跟着江晨去了停车场。

七夕带着江晨去吃中餐,餐厅的格调很好,餐厅正中有优雅的女人在弹钢琴,娇艳的红玫瑰盛开在眼前,空气中淡淡的花香,使人心情愉悦。

“江晨,无论怎么说,我还是得谢谢你,谢谢你帮了我朋友的忙。”七夕举着装有橙汁的高脚杯跟江晨碰杯,江晨微微拧了拧眉头,“七夕你诚意不足啊,若是你是真的想谢谢我,那陪我喝一杯红酒?”

“我不能喝酒。”七夕果断的拒绝了他。

“看来你还是不相信我?”

“没有的事,我是真的不会喝酒,我要是喝酒的话全身会长红色的疹子。”七夕撒了个小谎,她明明可以直接对江晨说她怀孕了,可是这个时候她不知道自己是哪根线搭错了,她宁愿撒谎也不愿意告诉他真相。

“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就不勉强了,只要你相信我的为人就好。”江晨忽然说了这么一句。

七夕抬眸看了他一眼,两个人的视线对到她隐隐觉得这双眼神格外温柔,像是一张温柔的网会把人罩住一样。

这时七夕脑海里浮现了秦世修冷漠的眼神,那男人仿佛在说,宋七夕你是不是想红杏出墙,如果是这样的话,后果自负。

七夕的脸颊顿时烧了起来,她连忙拿起手边的橙汁喝了几口,天呐,她竟然有这种想法……

“七夕,你脸上怎么这么红,你没事吧。”

七夕连忙冲他摆摆手,“没事没事,餐厅的暖气开的太足了。”

江晨迟疑了下,“七夕现在是夏天啊,餐厅打的是空调。”

“……”

尽管说的是七夕请江晨吃饭,等到了最后买单的时候还是江晨刷的卡,他回头看了七夕一眼,“下次你请我吃饭,我来买单。”

“这真是好事啊,先说明下次我把我朋友带过来,你也可以买单吗?”

“可以,只要你在。”

收银员将江晨的卡还给他,笑着看了他一眼,“先生你对你女朋友真好。”

江晨嘴角扬起一抹弧度,“不对她好还能对谁好。”

说完他回头看了七夕一眼,“走吧女朋友。”

他没有给七夕反驳的机会就拉着她出了餐厅,七夕好不容易甩开他的手,“江晨,你不要胡说八道了,到时候省的让别人误会。”

“别人?别人是什么人,难道你有男朋友吗?”据江晨的了解宋七夕是没有男朋友的,在学校里倒是有很多人追求她,她都是毫不客气的把人家给拒绝了。

“我……我是没有男朋友啊。”可是她有法律上的老公啊,一时间七夕竟哽住了喉咙,她哑然了,她看到眼前的男人笑了起来,“那不就得了,我反正也没有女朋友,你也没有男朋友,是没有人会误会我们的关系的,除非我们自己这样认为。”

“江晨,你真的很会辩解啊。”

“还行吧,之前我大学的时候参加过辩论赛,把人家对方辩论队的女孩子给说哭了。”

“你真残忍,不会发扬绅士风度。”

“如果那个女孩子长得跟你一样,那或许我会让让她。”

“江晨你又来了,我不跟你说了,我要回家了。”

七夕转身就走,还没走几步,脚底忽然一滑,身体迅速的往前栽去。

还好有一双有力的臂膀将她整个人捞进怀里,江晨拉住了她,七夕靠在了他的肩上,七夕惊魂未定的呼吸了一口气,好险。

“谢谢……”七夕正欲从江晨怀里离开时,那只手臂的主人却用了些力气拥住了她的腰,不让她离开。

这时,一道很亮的光刺激了七夕的目光,她抬眸一看只见拿着相机的一个人对着他们按动了几下快门。

“江先生,这是您最近新交的女朋友吧,你们在公众场合拥抱,看来你们的感情很好啊,之前跟你传过绯闻的那个嫩模现在你们还有联系吗?”

拍完照的狗仔直接对着江晨发问,江晨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我不会回答你的任何问题。”

说完他便拉着七夕的手臂走向了自己的车子,迅速发动车子,离开。

银色的跑车迅速的穿过黑夜,车内的气氛有些安静,七夕看到江晨的侧脸上写满了不快,她喏喏的说了一句,“江晨你是不是怕刚刚那一幕被你的嫩模女友看到会跟你生气,我可以帮你去解释的。”

“宋七夕……”江晨忽然踩下了刹车,回头,目光幽暗的看着她,“你的想象力真好!”

七夕怔了几秒看着江晨,然后笑着耸耸肩,“不好意思啊,我不知道你跟你那个嫩模女友分手了。”

七夕的话让江晨的眉心皱了一皱,他开车看着前方,不知道在气什么,“我女朋友太多了,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交过一个模特女朋友。”

“女朋友太多了也不好,时间会应付不过来的。”七夕没听出江晨话里有话,煞有介事的看着他,她不知道此刻的江晨真想把她丢到车外去。

“七夕从现在开始你还是不要讲话了,我不确定我还能好脾气的跟你讲话。”

正好前方是红灯,江晨把车停下来他回头看了七夕一眼,那眼神里有七夕不懂的东西。

“不说就不说,我还省的开口呢。”而后七夕从包包里翻出手机,开始低头玩手机。

车子平稳的在路上行驶了十几分钟,江晨才问七夕,“你再不告诉我你家在哪的话,我要把你带回我家去了。”

“我才不要去你家,你还是送我回家,我家在……”七夕将自己家的住址告诉给江晨,想想她也有好几天没有回家了。

江晨把七夕送到了家门口,看着七夕下车的背影,他说:“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七夕回头给他一个灿烂的笑容,“下一次吧,谢谢你送我回来。”

说完七夕小跑着进了铁艺大门,江晨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大门口他才开门离去。

吃过晚餐,七夕跟宋濂住在客厅里看电视,沈云芳端着水果从厨房出来,“你们父女俩聊什么聊的这么开心啊,过来吃水果吧。”沈云芳是七夕的继母,是宋濂后娶的妻子,这么些年在这个家也跟大家相处的和乐融融。

“阿姨,你又让人准备了我爱吃的荔枝,阿姨你真好。”七夕笑嘻嘻的吃了一口荔枝,沈云芳微笑的看着七夕,“七夕你慢点吃,冰箱里还有好多呢,你那位秦先生怎么没有跟你一起回来?”

“咳……咳……”刚吃荔枝的时候七夕倒没呛到,听到有人提起秦世修的存在她倒是呛了一口,她脸红红的看着沈云芳,“他,他出差了。”

“那七夕你什么时候喊他回来吃饭,到现在我还不知道他长什么模样呢。”

“他比较忙,等他有空的时候我会喊他回来吃饭的。”七夕垂眸说着,没有看沈云芳跟宋濂的目光,其实她一点都不想带秦世修回家。

这时,一直没有发话的宋濂发话了,“七夕,你跟那个秦世修之间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问题?”

“没有啊,怎么可能。”七夕连忙否认,就怕被父亲锐利的目光发现了什么端倪,“爸爸,他现在真的不在宁城,去国外出差去了。”

“为工作那也是情有可原的。七夕你下次回来的话就带着他一起回来,不然,你就不要回家了。”市长大人跟女儿讲起话来的时候,还是有几分工作习惯的,像是在对属下发布命令。

七夕看着父亲大人的眼睛很肯定的点点头,心里却在嘀咕,爸爸,我还是你亲生的吗?

 文学

七夕晚上睡觉前接到了蓉蓉的电话,蓉蓉在手机那头显得有些支支吾吾的样子。

“蓉蓉,有什么事情你就跟我直说吧,我们是一辈子的好姐妹,说好要互相帮助的。”

“七夕,你能不能帮我约江先生,有些话我想跟他说。”

“就这点小事啊,我帮你打个电话给他。”

“七夕,我觉得江先生这个人蛮不错的,那么优秀,却一点没有架子,如果哪个女人跟她在一起的话,一定会很幸福的。”

“蓉蓉,我还没听见你这么认真的夸奖过一个男人,你不会是喜欢上那个江晨了吧。”

“好像有点。”

“可是那个江晨应该有很多的女朋友,那你还要喜欢他吗?”

“七夕,像江先生那种男人有过很多的女朋友也很正常的,我只是喜欢他,还不知道他对我有没有意思……七夕,你喜欢他吗?”

七夕楞了一下,说:“我不喜欢他啊。”

“嗯,那七夕你帮我约江晨吧。”

……

拍摄完薯片广告的第二天七夕就回学校上课了,她刚放下包包坐下来就看到橙子姑娘笑眯眯的走了过来,“嘿七夕,你今天来的挺早的嘛!”

七夕从包包里翻出上课笔记,“你还不跟我一样,也来的挺早的。”

“我是今天看错了时间早出来了一个小时,好懊悔哦,你以为我想来这么早,纯属不小心。”

橙子瞄了瞄教室里,“诶,今天怎么没看见蓉蓉啊,我们三个之中一向来教室最早的就是她了,今天看不见她我还有点不适应。”

“今天蓉蓉不会来上课的,她现在应该跟江晨在一起。”

“蓉蓉跟江晨在一起?江晨不是老喜欢缠着七夕你的,怎么又会突然跟蓉蓉在一起,这里面什么情况?”

“蓉蓉对江晨有好感,让我帮她约江晨,我就帮她约了。”

“啧啧啧,”橙子姑娘摇摇头,“七夕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江晨喜欢的人是你,那他会有怎么样的反应,我想他应该会很生气。”

“哪有你说的这么夸张!”七夕低头看着笔记本上的字,心里隐隐有一种不安的感觉。

下课铃声一响,教授整理完课本一走,学生就像潮水一般的涌出了教室。

“七夕,你今天晚上的活动怎么安排,要不要我陪你去逛逛街。”橙子跟七夕并肩走出了教学楼。

“逛街就算了吧,今天不想走路。”七夕伸伸懒腰,“好像我这几天变的挺懒的,什么都不想做,只想吃饭睡觉。”

橙子勾着七夕的手臂向着车库走去,“那七夕我还是到你家去玩吧,我还没见过你家男人长什么样子呢!”

“他没什么好见的,跟我们普通人长得差不多。还有啊他并不是我男人。”七夕在说起秦世修的时候来了些愤怒力气,“反正他不在家,橙子你跟我去玩玩吧,林妈做的饭菜很好吃,你还可以留下来吃晚餐。”

两个女生很愉快的就确定了下课之后的行程安排,她们还没有走到停车场,一辆银白色的跑车在她们面前停下来,七夕看到车内坐着的是江晨,只见他从驾驶坐上下来,脸上是面无表情。

他一把就拉住了七夕的手臂,“宋七夕,你跟我来。”

“江晨你干嘛,放开我……”

江晨不理会七夕的话,一把将她塞进车里,并给她系上安全带,“待会儿我会给你说话的机会,现在请你安静。”

说完江晨就砰的一声关上了车门,他走到另外一边上车,橙子在车窗外朝江晨挥挥手,“江先生不要太生气哈,照顾好我们家七夕。”

七夕有些无奈的看了好友一眼,江晨现在这个气势哪是来照顾她的,分明就是来找她算账的。

江晨很快发动了车子,踩下了油门。

车子开出校园后,江晨一直在油门,表盘上的指针都快要冲到表盘之外去了,七夕抓紧了座位,默默的看了一眼江晨的侧脸,她能感觉到他的怒气,却又不知他在生气什么,让蓉蓉跟他吃顿饭,不至于让他这么生气吧。

终于,车内低压的气氛被江晨的说话声给打破。

“宋七夕,知不知道你哪里做错了?”

江晨回头睨了她一眼。

七夕的睫毛微微颤了颤,却嘴硬的说:“我没有做错什么啊。”

“你再好好想想!”江晨此刻的语气柔软了一些,似乎是在拜托她好好回忆一下。

七夕大概想了一分钟的样子,摇摇头,“我真的想不起来自己哪里做错了,如果你想说的是我帮你约了蓉蓉的事而让你不开心的话,那么我可以向你道歉,但是我不认为我做错了。”

江晨抓着方向盘的指尖不自觉的握紧了起来,他双唇抿着,而后他口中落出一句淡漠的话来,“好倔强的丫头。”

七夕忽然往车前方看了一眼,然后非常惊愕的回头看江晨,“江晨你快停车啊,前面是一望无际的江水,你再这么开下去,我们都会没命的吧,我只是帮你约了蓉蓉,你也不至于跟我拼命吧。”

江晨嘴角咧出一抹笑容,“怎么不至于跟你拼命?”

虽然江晨在跟七夕说笑,但是他脚底的速度没有放下来,七夕眼见着车子快要抵达江边的围栏冲出去,她猛地闭上了眼睛……

此刻在万尺高空,秦世修坐在从罗马飞回宁城的头等舱里,他正在看最近一期的宁城早报,偶然间翻到娱乐圈的版面看到一张熟悉的脸孔,不是他公司里的哪位天王天后占据着头版头条的位子,竟然是宋七夕那个女人。

报纸上这样写道,电影学院大三的学生因为跟食品小开交往过密,食品小开钦点她为自己公司的新产品代言,其手段可想而知。

报纸上还搭配了几张图片,除了宋七夕的照片之外还有在餐厅门口江晨将她抱在怀里的照片。

秦世修将报纸合上,开始闭目养神,看来他回到宁城之后有事可做了

车子终于在快要冲出围栏的那一刻,戛然而止。

此刻车子距离江水的距离不过二十公分,底下滔滔不绝的江水流淌着,车内七夕的心跳声跟快要窒息了一样。

“江晨,你想要去看上帝的话不要拉着我,我还想活好多好多年呢。”七夕睁开眼睛,看着距离自己很近的海水,她轻轻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就怕车子掉江水里了,“快把车倒回去,我现在向你道歉还不行嘛。”

江晨嘴角扬起一抹得意的笑容,“宋七夕,知道自己错哪了吗?”

七夕摇摇头又点点头,“我是真的不知道,还是你告诉我吧。”

“真让人伤心。”江晨夸张的捂住了自己的心口,“真让人心痛啊,亏我一直还记得你。”

“我们以前认识吗?”

“何止是认识,还说过话,还很要好。”

江晨眼前浮现了一段很久之前的回忆,正当他要诉说些什么的时候,七夕拉拉他的手臂,“江晨,你先把车子退回去我们再叙旧好吗,现在这种情况我会害怕。”

听到七夕这么说江晨没有多说什么,他很快将车子退回到一块很大的空地上。

七夕平复了下心情这才看向江晨,“江晨你是说我们很久之前就认识了,我在哪里认识你的?”

“我们是中学同学,那个时候你还坐在我后面,当时我们放学之后还经常一起走回家的,这些事情你都不记得了。”

七夕开始搜刮自己脑海中的中学记忆,两分钟后她想起了什么,恍然大悟般的看着江晨,“我记起来了,我中学时期是有一个小胖子坐在我前面的,当时我们还玩的挺好的,他经常会请我吃零食,他的名字叫……苏晨啊,难道你就是那个苏晨吗?”

江晨很肯定的看着七夕的脸,然后点点头,“是,我就是那个小胖子苏晨,我父母在我初三的时候离婚了,我现在跟我母亲一个姓。”

看着面前一张俊逸完美的脸庞,七夕是把眼前这个男人的脸跟苏晨那个小胖子的脸联系到一起,她捏捏江晨的脸颊跟鼻子,“怪不得我一直没有认出你来,原来你去韩国整形了啊。”

“胡说。”江晨拍开七夕的小手,“我全身上下的零部件全是真的,我才不会让自己受罪到在自己脸上动刀子。”

“你原来可是小胖子,肥嘟嘟的。”七夕还是不相信他现在怎么变了一个人似的,这人的生长技术也太好了吧,越长越帅。

“宋七夕你也懂得说是原来我是小胖子,小胖子是我很久之前的事情了,现在的我可是大帅哥一枚,好多MM喜欢我的噢,当然我也很欢迎你来喜欢我。”

“自恋先生你好!”七夕向着江晨伸出了手掌,江晨倒也不在意自己被这样称呼,伸出了自己的手掌而后握住了七夕的小手,快速在她的手背上落了一个吻,“宋七夕,要不要跟我在一起,跟我在一起的话你这辈子都会有吃不完的零食。”

“江晨,我已经不是当年那个爱吃鬼了,你少拿零食来哄我,哼,我的控制欲还是很好的。”七夕的手从江晨手中抽了出来。

“没关系,我们来日方长,我会让你知道你还是那个爱吃鬼,你啊休想逃出我的手掌心。”江晨揉揉七夕的发丝,冲她露齿一笑,“我不介意跟你长久的耗下去。”

不知什么缘故,七夕的心跳加速了起来,她摸摸自己发红的脸颊,这是个什么情况。

她眼前仿似浮现秦世修幽深似海的目光,心底隐隐的担忧起来,好像自己做了某种错事一样的那种感觉。

……

夜色笼罩下的别墅区,显得特别安静,今晚的月亮也显得特别圆。

七夕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听到门口传来敲门声,她抱着枕头去开门,站在门口的人竟是李创。

“宋小姐,请你现在跟我去一趟机场。”

李创的话里几乎听不出任何的表情。

“现在去机场?现在已经很晚了,再说我已经睡着了……”

“带你去机场这是秦先生的吩咐,秦先生的飞机会在一个小时后抵达宁城机场,他不喜欢别人迟到。”

明明去接秦世修的事情李创一个人就可以搞定了,为什么秦世修还让李创拉着她去机场呢,这个男人的心思真叵测,七夕心里这般想,但是她还是决定屈从一次,毕竟她还想带着秦世修回家一趟,这样才是公平交易。

“你等我一下,我换个衣服就出来。”七夕砰的一声带上了门。

五分钟后她出现在李创面前,李创几乎保持着她离开时的状态。

深夜的宁城机场,客人并不是很多,七夕站在李创身边没多久就看到一抹修长的黑色身影走了过来,秦世修穿着黑色的风衣,冷峻的脸上是一贯的冰霜,薄唇微微抿着,仿佛视线定格在哪里那个地方就会结冰似的。

“秦少。”李创上前接过了秦世修的行李箱,“这一路还顺利吧。”

秦世修点点头算是回答,而后他的视线定格在七夕的脸上,“宋七夕,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过的挺快乐的吧。”

他低沉的话语就像是冰块一样抵达七夕的心房,她只觉自己的脊背后面升起真真凉意,说话时竟有几分怯意,“还,还可以。”

秦世修转头看向李创,“李创你把车钥匙给我,你自己先回去,我还要带着七夕在外面兜兜风。”

“好的,秦少。”李创说完便带着秦世修的行李箱先走一步了。

“秦世修,都这么晚了就不要兜风了吧,坐完长途飞机我想你应该很累了。”七夕很努力的看了眼前的男人一眼,真是不懂他为什么要把自己弄的这么难以相处。

秦世修长臂一揽,将七夕的肩膀拉进怀里,嘴角扬了扬,“原来我法律上的妻子这么关心我,那么我更加要带你去兜风了。”

七夕闻到他身上的那种冷香,很好闻却带着几分不近人情的意思,就像现在的秦世修给她的感觉是一样的。

秦世修拍了拍七夕的背部,“怎么样,别的男人的怀抱有我的怀抱温暖吗?”

七夕惊讶的看着秦世修,“你,你怎么会知道的?”

秦世修靠近七夕,在她耳旁低语,“不怕不怕,我又没有在责备你,抱就抱了。”

七夕只觉自己的耳朵开始发烫了起来,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呢,秦世修一把拉住她的手臂朝着机场出口而去。

七夕是见过秦世修将汽车开的跟飞机一样的,而这一次他好像又把车速提高了,尽管她的手已经抓住了车窗上的扶手,依旧没有任何安全感。

道路两旁的路灯在飞速的后退,秦世修冷峻的侧脸在光影中忽暗忽明,七夕凌乱的看着他,“秦世修你还是责备我吧,你现在这个样子更可怕。”

秦世修回头看了七夕一眼,轻轻一笑,“责备你,那我多舍不得。”

原本从机场到御景庭别墅区大概是四十分钟的时间,这一次秦世修将车开回家就用了二十分钟的时间,他将车停进车库,拔了车钥匙下车,而在另外一边,七夕面色灰白的下了车,看着秦世修走进别墅的冷漠身影,她握紧了拳头,这个可恶的男人,以整别人为乐他良心上过的去吗!

秦世修回到自己的房间洗了个澡,换了一身干净的居家服,他来到七夕的房间门外,指尖刚触上门把他就知道宋七夕把房门反锁死了,不过门上不上锁对他秦世修来说都是一样的。

他很轻易的就把门打开了。听到门锁转动的声音,七夕连忙从床上爬了起来,她气呼呼的看着站在门口的男人,“秦世修你……”

“放心,我是正大光明的开门进来的,并没有鬼鬼祟祟。”

秦世修在七夕愤怒的目光里走了进来,他走到七夕的床前,指尖轻轻勾起她的下颚,“别这么看着我,我还没有对你做什么事呢,等我做了什么事你再这样看着我不迟。”

七夕倔强的撇开自己的脸,“秦世修,现在已经很晚了,我也要睡觉了,我很客气的请你出去好吗?”

“不好。”秦世修在七夕的床边坐了下来,他刚抬起自己的手,七夕便紧紧的抓住了自己的被子,“你要干什么!”

秦世修嘴角划开一抹清澈的笑容,“你不是说要睡觉了吗,我陪你啊。”

“不用……”七夕冲他大喊了一声,“秦世修你再骚扰我,我要去报警……”

“报警?警察不会处理我们这种夫妻之间的小事。”秦世修拍拍七夕的脸颊,他唇角的笑容敛去,“宋七夕,不想我陪你睡觉的话就起来帮我吹头发,帮我吹完头发你就可以睡觉了。”

“你进我房间只是让我帮你吹头发,没有其他要求了吧。”听到秦世修这么说七夕心底的那根弦放松了一些。

秦世修淡淡的扫了七夕一眼,“那还要看你帮我吹头发的水平,如果帮我吹得不好,我会有很多的要求!”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金属资讯网--同城、城市资讯领头羊 » 和女朋友闺蜜一起四飞:白嫩人妻沦为他人胯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