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大凶器美妇后宫:交换配乱婬

沈绯玉哼的一声,娇俏难言。

“跟我来。”

二人走至整个毓园的中心,宁泽宇让沈绯玉面朝东方,柔声道,“一会可能会有点难受,不过我会尽量快点,闭上眼睛,全身放松。”

沈绯玉不疑有他,依言而行,让宁泽宇心中一喜,这女人表面对自己淡淡的,可心里却是相信自己的,当真是个不错的预兆呢。

他伸出右手轻轻抵住沈绯玉的额头,只一会就见他修长的手指周显现出冰蓝色的光,那蓝光流动的很快,瞬间就将沈绯玉裹住。

此时的沈绯玉犹如置身雪山之中,冷的刺骨,周身的寒气让她的身体止不住的颤栗着,可她已然面色不改的咬牙坚持的,她信任他,无缘由的,即使她当初进入组织的第一课就是不要相信任何人。

 文学

“啊!”

“玉儿!”

体内突如而来的爆破感像是炸碎了她的内脏,沈绯玉吃痛出声,却惊得宁泽宇一身冷汗。

看着这个向来波澜不惊似天下都在他掌控之中的宁泽宇眼带惊恐的看着她,沈绯玉心中一暖,难道这男人真对自己动了真心不成。

“我没事,只是觉得身体里有什么东西破了。”

“是封印。”

“封印?”

宁泽宇点点头。

“你现在在心中呼唤你的玄气试试看。”

“嗯。”

沈绯玉双手交叠,将玉佩握在手中,不一会,空气中就飘来阵阵清香,这香气似茶似药,让人闻了不禁精神一振。

沈绯玉低头一看,只见自己双手交叠处隐隐发出淡绿色的光芒,而对面的宁泽宇正用一种近乎惊叹的眼光看着自己。

“怎么了?绿色代表什么?”

金系金色,雷系紫色,水系蓝色,火系红色,土系则是黄色,自己怎么会是绿色?

“真不敢相信,你居然是卿系!”

“还有这个系么?”

“哈哈哈!”宁泽宇突然仰天大笑。

“玉儿,你可真是块宝,而且还被我捡到了!你可知道,放眼这个裕隆王朝,卿系也只有两人,你是第三个!”

沈绯玉惊喜的睁大眼睛。

“那我岂不是国宝!”

宁泽宇宠溺掐了掐她的小脸蛋。

“岂止是国宝,就凭你卿系的身份足可以在这里为所欲为横行无阻了!”

“这么厉害!”

“当然,你可知密晓门为何这般受世人推崇让人惧怕,就是因为他们的门主和下属三个长老都是卿系。”

密晓门沈绯玉倒是听过,那是一个神秘的门派,没人知道它在哪里,可世人皆知那里有着最高明的医生和最神奇的灵药。而且密晓门中人凡是到了五阶玄君,都可以将自身玄气凝聚直接救治不同伤病的患者,这在战斗中可是绝对的优势。

“原来真有这么一个地方。”

二人正自交谈忽然间那玄玉一动,似乎有什么东西破玉而出,低头一看,只见那玄玉周围绿光萦绕,慢慢凝聚,忽的普通一声,竟凭空落下一只小鼎!

“这是什么?”

沈绯玉将鼎拿起,这是一只通体绯红的小鼎,同她的玉佩一个颜色,却看不出材质,而鼎壁有一只小尾巴的图案。

“这应该是你的通灵兽。”宁泽宇看了半晌方才勉强答道,“通灵兽!”

这算哪门子通灵兽啊,人家都是狮啊虎啊的,最差也是个小猫小狗,可她的居然是个鼎,这破鼎能顶什么用啊!

“每个人的通灵兽都不同,你的虽然奇怪些,也许是你的玄气还不够,不足以让它变化。”

宁泽宇拿着鼎来回摆弄着,虽然这么奇怪的通灵兽他也是第一次见,可眼下也只能这样糊弄一下这样满脸失望的小丫头了。

“怎么样,我帮你打开了封印,不谢谢我?”

又来了又来了!沈绯玉最怕这妖孽这样冲自己笑,尤其还是这么近的距离,急忙退后几步。

“你不如说说你怎么知道封印的事?”

小气的丫头,宁泽宇无奈。

“那日我在林中发现你身体不对头后,就去拜访了一位隐士,我不是说过裕隆王朝还有两个卿系么,而他就是其中一个,我将你的情况详细告诉了他,他由此猜测你应该是被人施了封印。”然而那人却并没有那么好请,为了知道沈绯玉的情况,宁泽宇还是花了小小代价,只是这种事就不必让这小丫头知晓了。

原来如此,沈绯玉只知看病需要望闻问切,可那人竟然只听他人描述就能推断出自己的情况,当真不简单。

“那你是怎样发现我身体不对头的?”沈绯玉从来不怀疑自己的记忆力,那天他确定宁泽宇不曾给自己号脉。

却见对面宁泽宇坏坏的一笑,就像准备做恶作剧的大男孩,他突然一把捞过沈绯玉紧紧抱在怀中。

“就在我对付巨鸟像现在这般紧紧抱着你的时候。”

“放手混蛋!”沈绯玉用力挣扎,她简直要被自己蠢哭了,自己这是怎么了,每次面对他的时候都会不自觉的放松警惕。

可宁泽宇此时却是软玉在怀,少女特有的体香简直让他有些意乱情迷了。

“再不放手我就……”说着沈绯玉抬脚踢向宁泽宇要害,宁泽宇一惊,猛的闪身,性感的薄唇看似不经意间扫过沈绯玉白玉般的脸颊。

“玉儿,你这脚若真是落在我身上,将来可是要后悔的!”

而此时林姨娘的屋子却房门紧闭,屋内沈珊瑚眼睛哭的像核桃一样,右手无力的下垂着,时刻提醒这她手已被废的事实。而林姨娘听完下人汇报后眼中这西显露出阴毒的光,让人不寒而栗。

“要银子,要衣服,还大摇大摆的搬进毓园,好个沈府大小姐,她还真当自己是这府中的主人了!”

“娘,我要报仇,让那个贱人死!”沈珊瑚恨声道。

“死,便宜她了,我要让她生不如死!”林姨娘声音阴沉。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林姨娘阴森森的笑了笑。

“那老不死的要回来了,我们且让她在那园子里舒服两天,不过么,这倒是个机会!”

“可这次从黑蟒林回来,那贱人像换了个人,万一到时她到爷爷面前胡说八道怎么办,爷爷一向疼她。”

沈珊瑚满脸忿色,自己不知比那废材强多少,可免见面爷爷总队他她嘘寒问暖,把自己晾在一边,真不知是不是老糊涂了!

“哼,胡说八道,我谅她没那个胆量!”

沈绯玉啊沈绯玉,这可都是你逼我的,谁让你不愿意安安分分做个废材大小姐呢,伤我儿夺我位,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了!

“小姐,不好了,少爷那边!”花颜急慌慌的跑进来。

沈绯玉听了一惊,“少爷怎么了,快说!”

花颜大口水喘着气,话都说的磕磕巴巴的,“少爷,少爷像是得了什么怪病,小姐快去看看吧!”

还没等花颜的话说完,沈绯玉一阵风似的跑了出去,刚走进沈星瞳的房间,就见他整个人蜷缩在床脚,小小的贝齿狠狠咬着自己的嘴唇,全身颤抖着,似在忍受着极大的痛苦。

“瞳儿,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沈星瞳张了张口,可巨大的痛苦已经难以说出一句完整的话,“姐姐,我、我没事,真是没事,你快、快回去吧。”

看着弟弟这样,沈绯玉心里更难受了,之前还说要保护身边的人不收伤害,可转眼间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快说,到底怎么回事!”沈绯玉急了,因为沈星瞳眼前的状况根本就不像普通的病症,她虽然不是医生,可前世的无数次受伤已经让她久病成医,她看沈星瞳眼底眼底灰暗,唇色发黑,明显是中毒的迹象。

“你中了毒!是林姨娘!”沈绯玉几乎肯定,除了她,还有谁这么想制他们姐弟与死地。

果然,沈星瞳听了她的话,惊讶的睁大了眼睛,“姐姐,你知道了!”

话音未落,就听门外有人说道,“大小姐,林姨娘派人送药来了!”

沈绯玉心中一沉,来的还真快!

“让那人进来。”

来人是林姨娘身边的心腹桂嬷嬷,进屋之后,也不行礼,一副蔑视众人的姿态,幽幽说道,“大小姐,夫人知道少爷病了,特遣我来送药,只是这药性小,只能保少爷一个月无虞,夫人还说,老公爷平日里公务繁忙,一年难得回家几天,一些芝麻绿豆的小事就不必知会他了,大小姐可听明白了?”

说完,抬抬眼皮看了看沈绯玉,可这一眼险却把她吓得一个激灵,这样凌厉的眼神简直要把人看穿,这还是那个懦弱无言的大小姐么?

“回去告诉林姨娘,她的话我记住了!”这等仗势小人,还不知得她出手。

沈星瞳服下解药,情况果然很快就好转了,可沈绯玉的脸色却阴沉的可怕。

“你何时中的毒,为什么不告诉我?”

沈星瞳有些不敢看姐姐的眼睛,支吾了半晌方才道,“一年前。”

一年前!居然中毒这么久,而不是刚刚中的毒,可她的记忆中根本没有沈星瞳中毒的事,看来他没有把自己中毒的事告诉当时的沈绯玉,怕是不想让姐姐担心吧,她怜爱着余痛未除的沈星瞳,这小家伙还真是懂事的让人心疼。

“你的毒是不是之前从来没法做过?”

沈星瞳一愣。

“姐姐怎么知道,这确实是瞳儿第一次发作。”

沈绯玉冷笑,整个事情并不难猜到,这本是林姨娘的后招,怕有一天他们姐弟不再听话就可以以此控制他们,可之前的沈绯玉如何敢跟她作对,她自然没必要让这毒发作反而引起别人的猜疑,可没想到事情并没像她想象的方向发展,沈绯玉突然间变了,变得不再被她轻易拿捏,从沈珊瑚受伤到自己这几天的所作所为,她都确定了这一点,这才狗急跳墙的给自己点颜色看看,以免爷爷回来了自己会告状。她几乎可以肯定,若不是爷爷马上回来,林姨娘给他们的恐怕就不止这么一点开胃菜了!

林月娥,好!好得很!既然你敢这么做,那么事情就变得有意思多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金属资讯网--同城、城市资讯领头羊 » 豪门大凶器美妇后宫:交换配乱婬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