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和女人特黄的视频:爽死你个荡货粗暴

轿中的女子抬起头来,正好也瞧见他,她缓缓的勾唇一笑,那张绝世无双的一张柔颜就绽放在他的面前。

女子肤如凝脂,眉如远黛,一双眼睛淡静入海,她低声吩咐了轿夫,那顶小娇就停了下来。

玄冗冥紧紧的盯着女子从轿中出来,他紧紧攥着的手心里甚至有汗珠渗出。没有想到,一年再见,他的心还是为她猛烈的跳动,冲动犹如昨日,可笑他的手杀人时从不曾如此手抖出汗,却为了这抹身影如此慌了神。

“冗冥,你还好吗?”兰清月抬起小脸,阳光正好落在她的脸上,恰到好处的勾勒出温柔明媚,“许久不见了!”

玄冗冥狠狠的别过脸,眸色冷漠,沉默许久还是说道:“看好你的二皇子,小心被别的女人钻了空子!”

兰清月淡淡一笑,“你应该明白我愿意嫁给他,是看中他的身份,看中未来的皇后之位,他的身边有再多的女人,只要那个位子是我的,我就不会在乎!”

玄冗冥眸色一暗,“那个位子对你来说真的那么重要?”

兰清月淡淡的点点头,“我是家中独女,我必须背负起一切!冥,你别怪我!”

玄冗冥别过脸,双拳再次握起。

不怪,他如何不怪?就因为他的母妃只是一个小宫女,比不上皇后势力大,不论他怎么付出,他都无法靠近那个位子吗?

望着男人紧皱的双眉,兰清月真的好想习惯性的伸出双手,为他抚平烦恼,可是想到这里是皇宫,多少人瞧着,她默默的将手交握在一起,低着头站着。

玄冗冥转身离开。

兰清月默默的望着玄冗冥的身影久久。

玄冗冥绝美,性感,强势,残忍,是幽城的第一美男子,如果不是他那无法启齿的身世,如果他能做上那个位子,如果他能帮助他们兰家,她一定会嫁给他,可惜,没有那么多的如果!

房间里,凤青璃想到玄冗冥触到她胸部的狼狈样子,眉眼就忍不住弯了起来,转眸问扇坠道:“扇坠,那冥王为什么不喜欢女人?难道喜欢男人?”

扇坠赶紧上前作势要凤青璃小声一些,“公主,谁说冥王不喜欢女人,只是冥王喜欢的女人要嫁给二皇子了!”

扇坠将打听来的消息告诉凤青璃,“听说丞相家的蓝大小姐是与王爷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蓝大小姐竟然要嫁给二皇子了,王爷伤心欲绝,这才纳了这么多的侧妃,可是偏偏一个也不碰,全是摆设,而且从那之后最讨厌女人碰他……”

凤青璃皱眉,想不到这阴狠毒辣的冥王还是个痴情种子,只是他自己受伤,为什么要伤害别的女人?若不是他对那些侧妃不理不睬,也不会害了这原主!

凤青璃躺在床上,将这几日到古代的随见随闻串联起来,她一定要想办法离开冥王府才是,只是如今原主的这副身子实在是太弱,依照她目前的能力与玄冗冥硬碰硬是不行的,她一定要智取!

入夜,凤青璃正打算歇息睡觉,扇坠急急的跑进来,吓得面色惨白,惊叫道,“公主,奴婢听说冥王回来了,这会儿正朝着公主这边来呢!”

“这个人,到底有完没完?”凤青璃不悦的大叫,睡觉也不能安稳!

“公主,现在怎么办?”扇坠急声道,“还以为王爷进了宫要明日才回呢,谁知道这么快就回来了,如今王爷一定是还没消气呢!”

凤青璃眸色一暗,立刻吩咐扇坠,“快给我准备热水,我要沐浴!”

扇坠一愣,“公主,都这个时候了,您还有心情沐浴?”

“你不要管,按照我的吩咐做!”凤青璃迅速的宽衣解带。

扇坠赶紧应着,只是这会儿哪里有热水,凤青璃只得将就着浸在那冷水里。

 文学

阳春三月,将暖还寒的时候,冷水侵肤,冻得凤青璃只打哆嗦,但是想到一会的恶战,凤青璃还是忍着,将头发解开,散开在白皙诱人的肩头,装作很享受的样子,慢慢的撩着水。

“砰!”的一声,房门被人踹开,扇坠吓得惊叫了一声就跪在了地上,凤青璃却坐在浴桶中没动。

“凤青璃!”玄冗冥大喊一声,暴怒的走了进来。

他都要被气炸了,玄冗言加上兰清月,所有的一切都堵在心头,他想发泄,他想杀人,而最好的发泄对象就是凤青璃,他一定不会饶了这个女人!

可是玄冗冥望见眼前的一切之时,一下子呆住。

浴桶中,女子不着寸缕,如瀑的黑发缠绕在白皙性感的肩膀上,正故意的抬起雪白似藕的手臂,透明的水珠慢慢滑过她那紧致光滑的雪白肌肤,在淡淡银光下闪烁着晶莹的色泽,恍若钻石般令人目眩神迷,勾勒出了一种无与伦比的性感。

凤青璃歪着小脑袋浅笑,恰到好处的弧度勾勒出暖阳般的温柔明媚,浅浅笑靥折射出水晶似的清澈流光,迷人的锁骨下……玄冗冥立刻瞪圆了眼睛,沉声喝道:“凤青璃,穿上你的衣服!”

凤青璃低低的笑着,眼波动荡里,皆是蛊惑芸芸众生的妩媚姿容,整个人,仿佛专是那为诱人而生的妖孽,“王爷,妾身还没有洗净身子呢,要不然王爷跟臣妾一起洗?”

玄冗冥攥紧双拳,砰的一声,那浴桶就应声而碎,所有的水都流了出来。

凤青璃故意的抱紧了双肩,雪白的身子瑟瑟发抖着,“爷,您喜欢这么粗鲁的吗?”

玄冗冥不耐的瞪着凤青璃,“你就是这样勾引二皇兄的吗?”

凤青璃无辜的瞪大了双眼,“王爷,您说什么呢,妾身的心里只有你呢,你也知道,当日妾身在大殿之上那么无助,是王爷的出现让妾身有了安全感……”

玄冗冥冷冷的望着凤青璃不断开开合合的嘴巴,猛然之间感觉到极度的厌烦,他迅速的转身,离开,砰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凤青璃忍了笑,低声对扇坠说道:“还愣着干什么,赶紧给我拿衣服!”

扇坠这才从角落里爬出来,哆哆嗦嗦的给凤青璃取了衣衫披上。

凤青璃擦干了身子,躲在被子里,皱皱眉,二皇兄?就是那个抢了玄冗冥心爱女人的二皇子?她怎么不记得认识二皇子?不过或许这二皇子是她能离开的契机,她可不想以后再这么狼狈!

房门外,玄冗冥死死的盯着紧关的房门,眸色冷暗。他倒要看看这个凤青璃到底能隐藏到什么时候!

身后一阵疾风掠来,玄冗冥不用回头,一掌就拍出,惊得来人啊啊的大叫,“爷,卑职刚刚回来可没有得罪爷,爷拿卑职撒什么气?”

玄冗冥回眸,眸色冷沉,紧紧的盯着面前嬉笑的蓝衣公子,“以后再想偷袭本王,可没有这么轻松!”

洛邵秋笑嘻嘻的上前,“看来今天爷的心情不好,是谁惹了爷?让卑职猜猜,爷这么晚站在一个侍妾的门前,满腹的怒气,爷是欲求不满吗?”

玄冗冥二话不说,又一掌拍了出去。

洛邵秋赶紧闪开,一边躲着一边求饶道:“爷,卑职再也不敢取笑爷了,爷,卑职有重要的事情禀报!”

玄冗冥皱眉,径直带着洛邵秋去了书房。

书房中,洛邵秋将一些文书放在玄冗冥的面前,“这些是二皇子与丞相大人勾结的一部分罪状,二皇子表面上放荡不羁,其实早就已经在暗中准备争夺储君的位子!”

玄冗冥没有说话。

“爷……”洛邵秋担心的望着玄冗冥。

“先放下吧!”玄冗冥低声道。

洛邵秋知道玄冗冥还没有下决心,也就在心里幽幽的叹了一口气,不再劝,放下默默的退了出去。

玄冗冥望着桌上的证据,眸色幽暗。

此刻言王府中,玄冗言听着暗卫的禀报,眸色一暗。想不到那红衣女子真的是玄冗冥的侍妾,倾凤国的小公主,可惜啊可惜,当日倾凤国小公主进宫,他正忙着准备皇上的寿宴,没有去看一眼,若是当时看一眼,那小公主也不会做了玄冗冥的侍妾!

玄冗言不知道,就怕当时他见了那个古代胆小懦弱怕事的凤青璃,也绝对不会有什么想法的!

玄冗言闭上眼,鼻中是女子身上的馨香,手中是女子腰肢的柔软,他一下子睁大眼睛,迅速的下了一个决定。

他既然能从玄冗冥的手中抢到兰清月,更何况是一个侍妾?玄冗冥,我要让你知道,出身低,就算是再有本事,也是为别人做嫁衣!

刚刚到四更天,凤青璃突然张开眼睛,然后坐起身来,看看四下无人,她迅速的穿上衣裳到了门外。

这副身子十分的弱,她要离开冥王府,就要先将身子锻炼好,昨日她从后院翻墙离开的时候发现那边有个废弃的小院子,正好可以晨练。

凤青璃坐在草丛中,迎着早春的夜风,静静的吐纳,让丹田处的一股热流全身的游走,想要冲开奇经八脉。在她的身旁,门窗摇摇欲坠,院墙斑斑灼灼,到处是腐蚀的味道,阴暗的气息。

吐纳之后,凤青璃站起身来开始跑步压腰踢腿,虽然一开始气喘吁吁,可是还是尽量的坚持。

屋顶之上,一个人影坐着,静静的望着不断折腾的红衣女子,脸上的疑惑越来越浓。璃儿她什么时候会武功了?看她的吐纳之法,又十分的怪异,尤其是那在原地迈着小碎步,不断出拳的动作是什么招式?

看看时辰,就要日出了,凤青璃停下来,眯眯眼望着屋顶的那个人。那人坐在晨曦中,浑身上下像是笼罩了一层青烟,墨黑的长发迎风而动,五官根本就瞧不清,因为脸上带着一副金质面具。

苍蓝雨在迎上凤青璃的眸光之时,神情猛然激动,她发现他了?

凤青璃却只是望了那么一眼,然后淡然的起身,准备转身离开。

苍蓝雨一愣,直觉的有些不对劲,他迅速的从屋顶跳下来,拦在凤青璃的面前。

“若是来刺杀冥王的,喏,那个方向,侍卫是一个时辰两班岗,一岗五十人,不用谢,好走不送!”凤青璃一指冥王的寝房方向。

苍蓝雨哭笑不得,低声道:“我是要杀冥王,不过不是现在,璃儿,是我,苍蓝雨!”

苍蓝雨说着,摘下了脸上的面具。

一个绝美的男人,五官如雕刻一般,望着凤青璃,那双异色双瞳里燃烧着一种令人心悸的温柔,微微挑起的秀眉透着些许怜惜。

凤青璃的脑海里迅速的闪过一些片段,古代凤青璃与这男人痴缠的片段,她很快总结出一个信息,这苍蓝雨是这原主的前任男朋友,倾凤国骠骑大将军的儿子,不过两人的一切都因为凤青璃被送到着玄幽王朝,全部的结束!

凤青璃有些汗颜,想不到这原主小小的年纪,与男人的纠葛倒是不少,一个老情人,一个新欢,可惜老情人没有阻拦她出嫁,新欢玄冗冥根本就没正眼瞧过她,全都是孽缘!

苍蓝雨立刻抓住了凤青璃的手,急声道:“璃儿,我知道你怪我,可是我真的没有办法,爹要我去你皇姐,我不同意,所以才离家出走,一路追到这玄幽王朝,可是我到的那一晚,却是你成为冥王侍妾的日子,我……”

凤青璃抬眸望着他,“你是来带我离开的吗?”

苍蓝雨一怔,面上全是为难,“如今玄幽王朝的大军还没有从倾凤国撤离,我……”

凤青璃冷笑,“那你来干什么?与我幽会的?”

苍蓝雨面上表情更是大骇,不敢相信的望着凤青璃,他的璃儿,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犀利、冷漠?之前她看见他,只会哭着求他带她走的……

凤青璃随手摘了旁边一朵新盛开的玫瑰花戴在头发上,表情慵懒性感,“回去告诉父皇与皇姐,就说我在这里过得很好,不需要他们担心!不过我凤青璃与倾凤国的牵绊也到此为止了!”

既然狠心卖女救国,这样的父母姐妹不如不要!

苍蓝雨一怔,一下子将手臂打在凤青璃的肩膀上,不敢置信的说道:“璃儿,你到底怎么了?你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你是璃儿吗?”

凤青璃厌烦的甩开苍蓝雨的手,身子滴溜溜转了一个圈,大红的衣裙飞扬,然后落下,表情妍丽,“你听好了,你们的凤青璃在就在几天前被冥王的侧妃虐待死了,现在站在你面前的是新生的凤青璃,跟你们倾凤国没有任何关系的凤青璃!”

“你说什么?虐待?”苍蓝雨一怔。

凤青璃伸出手臂,打开,上面已经结疤的鞭痕遍布在细嫩的手臂上,触目惊心。

苍蓝雨一下子说不出话来。

“足够了吧?”凤青璃冷笑,转身离开。

苍蓝雨愣愣的站在那里良久。

很快,洛邵秋将发生在小院中的事情禀报给玄冗冥得知。

“苍蓝雨?倾凤国苍蓝大将军的独生子?”玄冗冥一把扶在桌子上,眸色一暗,他就知道凤青璃还有底牌,原来是倾凤国安置在他身旁的奸细,不过一个小女人能做什么?倾凤国也真是无人可派了!

“可是璃妾似乎与那苍蓝雨发生了争执!”洛邵秋低声道,当时他躲的远,只是看着,听不清两人说什么,但是很显然,凤青璃与苍蓝雨之间并不愉快!

“是吗?”玄冗冥皱皱眉,“不管如何,继续监视凤青璃,这个女人怕是坚持不住要露出马脚了!”

洛邵秋赶紧应着。

第二日冥王府中,有人求见凤青璃。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金属资讯网--同城、城市资讯领头羊 » 男人和女人特黄的视频:爽死你个荡货粗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