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三级香港三级人妇 男朋友解开罩罩吃我的奶

陈飞宇嘻嘻一笑,突然挣脱手铐,侧身避开她的攻击,径直跨前一步欺身而上,瞬间出现在柳胜男眼前,与她面对面,甚至都能闻到她身上的香味。

柳胜男措不及防下吓了一跳,差点站立不稳,眼中闪过惊慌的神色。

见状,陈飞宇眼中笑意一闪而过,立即伸手,一手捞住她抬起来的玉腿,另一只手挽住她的小蛮腰,猛地拉向自己的怀里。

柳胜男刚刚松口气,下一刻,陈飞宇低下头,噙住了她红润的樱桃小嘴。

光滑、柔软、香甜。

陈飞宇微微有些迷醉。

完了,老娘的初吻没了。

“轰”的一声,柳胜男脑中顿时一片空白。

“好舒服,好柔软。”陈飞宇抬起头,得意地道:“小老婆,这可是我的初吻,你以后要对我负责。”

“你个混蛋,夺了老娘的初吻,还敢让我对你负责,我打死你!”柳胜男气愤之下,挥拳就朝陈飞宇眼眶砸去。

陈飞宇何等厉害,轻轻松松避开攻击,得意地在柳胜男嘴唇亲了一下,笑道:“小老婆不乖哦,你再这样我可就惩罚你了。”

“你……你……你欺负我。”柳胜男突然眼眶一红,抽泣起来。

柳大队长竟然被一个男人欺负的哭了起来,这要说出去,警队里面恐怕无人会信。

但是这种事情却真实发生了。

作为始作俑者,陈飞宇立马就慌了,束手无措道:“你……你别哭了,我这就放开你好不好?”

柳胜男微微挣脱他的手,转过身去,将窈窕的背影显露出来,双肩一直在微微颤抖。

突然,陈飞宇眼神一凛,说道:“小老婆,先别哭了,外面有人来了。”

柳胜男一惊,果然有脚步声,这副样子要是让同事看到,以后就没脸在警队混了。

当下顾不得怨恨陈飞宇,正想擦眼泪,却发现身上没带纸巾。

突然,旁边一只手伸过来,拿着两张餐巾纸,温柔地擦去柳胜男的泪水,笑道:“在饭店顺手拿的,想不到派上了用场。”

柳胜男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随即重重哼了一声,说道:“你别以为我是好欺负的,这笔账我记下来了,以后有你好看,还有,这件事情,要是让我知道你往外说,我就……我就……”

柳胜男想威胁他,好挽回一点颜面,偏偏找不到合适的话。

陈飞宇突然凑到她耳边,调笑道:“你就让我精竭人亡,可好?”

柳胜男的俏脸刷的一下就红了,瞪着他骂道:“流氓!”

她装作恶狠狠的样子,但是她此刻俏脸酡红,眼眶隐隐泛着泪光,与其说威胁,倒不如说是在眉目传情,简直美呆了。

陈飞宇心里别提多舒畅了。

突然,审讯室的门打开,走进来三名男子,看到柳胜男站在陈飞宇身边时,不由都皱起了眉头。

陈飞宇看向三人,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竟然感觉他们对自己隐隐有敌意,不由有些迷惑。

柳胜男连忙收敛情绪,讶道:“周副局长,您怎么来了?”

当先那人将近五十,有些富态,正是平安分局的副局长周国泰。

至于他身后的两人,都是他的心腹,分别叫做周浩、王太利。

周国泰先是打量了陈飞宇一眼,背负着双手,呵呵笑道:“小柳,你前几天刚立下大功,应该好好休息,至于这起案件,就让周浩他俩来处理就行了。”

周浩立即走上前,笑道:“对啊,胜男,你小心别累坏了。”

他喊的很亲密,陈飞宇不由皱起了眉头,有些不喜。

柳胜男紧张地瞥了陈飞宇一眼,心里有些慌乱,立即说道:“周浩,请你叫我柳队长,另外,周副局长,我正打算向您报告,这起案件已经查明,就是普通的打架斗殴,不是什么大事,交个罚款就能放出去了。”

周浩微微皱眉,以他对柳胜男的了解,知道柳胜男嫉恶如仇,平时绝对不会说出交个罚款就放出去这种话,而且,听同事在外面谈论,这个叫陈飞宇的和柳胜男关系十分密切……

想到这里,周浩看向陈飞宇,眼中闪过嫉妒之色。

周国泰有些不喜,脸色阴沉下来,说道:“只是寻常的打架斗殴?可是为什么受害人刚刚还打电话报警,说被陈飞宇用刀刺穿肩膀受了重伤?

这已经上升到刑事案件了,不能这么简单就放出去,行了,小柳你出去吧,这件案子交给周浩来办就行了。”

柳胜男张张嘴想说话,突然,陈飞宇悄悄碰了下她的后背,对她缓缓摇头。

他已经看出来了,周国泰三人明显是针对自己来的,就算柳胜男再坚持也没用。

只是,到底是谁在背后指示?最大的可能就是蒋天虎,就算不是蒋天虎,估计也和他脱不了关系。

柳胜男担心地看了陈飞宇一眼,轻声嘱咐一句后,便离开了。

这一幕,周浩看在眼里,心里对陈飞宇更加嫉恨。

随即,他冷笑一声,既然落在自己手里,看怎么慢慢收拾你!

“陈飞宇,有人控告你故意伤人,你最好老实坦白罪行,不然的话,就把你扔进牢里面去,小心一辈子都出不去。”周浩威胁道。

陈飞宇皱眉,突然手机铃声响起,是韩木青打来的。

陈飞宇眼神玩味的笑起来,自顾自接通电话,抢先说道:“青姐,我在警局被抓起来了,对方还威胁我,说我这辈子都出不去了,至于谢老爷子,你提前给他准备棺材吧。”

“什么?”韩木青吓了一跳,原本给陈飞宇打电话,是想谈下明天去给谢老爷子银针治病的事情,哪想到陈飞宇会被抓起来?连忙急切问道:“飞宇,你犯什么事儿了,现在在哪个警局?”

“好像是平安分局吧。”说完陈飞宇就挂了。

“青姐,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谢星轩正巧就坐在她办公室里,见韩木青神色不对,开口问道。

韩木青苦笑一声,说道:“陈飞宇被关进平安分局了,也不知道哪个警察,威胁他永远出不去了。”

“什么?”谢星轩立即站起来,柳眉倒竖道:“陈飞宇现在是我谢家贵客,我倒要看看,是谁这么不长眼,连谢家的贵客都敢抓!”

说罢,她掏出电话,直接给明济市公安局长打电话兴师问罪。

同一时刻,超然集团大厦,苏映雪接完一个电话,摇头失笑道:“陈飞宇被抓进了平安分局?哼,当初离开的时候大义凛然,我还以为你有多厉害呢,现在还不是需要我出手相助?”

随即,苏映雪拨通平安分局局长的电话,淡淡道:“是李叔叔吗,我是苏映雪……”

却说陈飞宇挂断电话后,双手往脑后一背,悠哉悠哉坐在审讯椅上,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周浩怒了,这么嚣张的嫌疑人他还是第一次看到,猛地一拍桌子,起身怒道:“陈飞宇,别以为打个电话就有恃无恐了,这里可是平安分局,是我的地盘,你就算给天王老子打电话都没用。”

陈飞宇轻笑一声,说道:“希望过一会儿,你还能保持这样的自信。”

他相信谢家的权势,如果连一个小小的公安分局都没办法,谢安翔也别治病了,干脆买块豆腐撞死算了!

周浩突然走过去,在陈飞宇面前冷笑道:“你是不是以为有柳胜男在背后挺你,你就能在我面前放肆了?忘了告诉你,周副局长是我叔叔,在这里,一切我说了算,我会把你扔进监狱里面,每天轮流换死刑犯欺负你,让你在里面受到各种折磨,而柳胜男,则会成为我的女人!”

王太利得意笑道:“你这小子真是不长眼,竟然敢跟周哥抢女人,现在落在了我们手里,真是不作不死!”

陈飞宇嘴角的笑意突然消失,眼神变得锐利起来,居然敢打自己小老婆的主意,真是找死!

周浩得意地冷笑道:“怎么样,是不是害怕了?你放心,等到了监狱里面,才是真正的开始,我会让你体会到,什么是真正的生不如死!”

“是谁要生不如死?”

突然,伴随一个威严的声音,一个身穿警服的中年人快步走了进来。

他平安分局的局长李彦祥。

周国泰奇怪地笑道:“李局长,您怎么来了?”

奇怪的是,李彦祥理都没理他,直接在审讯室环视一圈,看到陈飞宇后,立即快步走过去,略带讨好地道:“您应该就是陈先生吧,让您在这里受惊,真是抱歉。”

周国泰、周浩、王太利看到这一幕,全都看傻了眼。

李彦宏平时在警局里说一不二,什么时候对一个年轻人如此低三下气了?

其中以周国泰最为心思透亮,自从他们进来后,陈飞宇只打过一个电话,而在电话里,陈飞宇提到了“谢家”两个字,难道,陈飞宇认识谢家的人?

想到这里,周国泰脸色大变,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

 

周浩震惊道:“李局长,您没搞错吧,他是犯罪嫌疑人啊,我正在审讯他呢。”

“你给我闭嘴!”李彦宏大吼一声,抬手就给了他一耳光,心里暗暗骂了一句傻逼,接着继续对陈飞宇陪笑道:“陈先生,手下人不懂事,得罪了您,这些都是警局的蛀虫,都是害群之马,您放心,我绝对会严肃处理,还您一个公道!”
 

周浩被这一巴掌打懵逼了,他叔叔是副局长,看在他叔叔的份上,李彦祥对他一向态度亲切,哪想到,今天李彦祥竟会为了陈飞宇甩他耳光。

他本就不是无脑之人,看到叔叔递过来的眼神后,浑身一震,立马明白过来,陈飞宇身份不简单,这次踢到铁板上了!

想到这里,他瞬间脸色如土,浑身冷汗涔涔而下。

陈飞宇坐在审讯椅上,微闭双目,翘着二郎腿,丝毫不为所动。

李彦祥额头冷汗顿时流了下来。

就在前不久,苏映雪给他打电话,他立马就知道事情棘手了。

苏映雪是明济市上流社会的明珠,苏家更是明济市的大家族,在本地势力庞大,就连他这个平安分局的局长,都是靠了苏家的关系才能坐稳的。

他虽然不知道陈飞宇是何人,但是苏映雪话里话外,都透漏着对陈飞宇的重视。

一向洁身自好,眼高于顶的苏映雪,何时对异性这样关心过?

陈飞宇的身份绝对非同一般!

还不等他消化这个信息,紧接着市市局的柳局长又打来一个电话,第一句就是分局有没有抓一个叫陈飞宇的人,然后又是劈头盖脸一顿臭骂。

“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必须取得陈先生的原谅,否则的话,你这个分局长立马给我滚蛋!”

这是市局柳局长最后一句话。

李彦祥的心里,已经把周国泰、周浩等人给骂惨了。

陈飞宇老神在在的坐着,李彦祥也只能站在旁边陪笑,丝毫不敢催促。

周国泰、周浩、王太利更是站立不安。

突然,外面传来“噔噔噔”的脚步声,两名绝代佳人急匆匆走了进来。

李彦祥等人望去,顿时脸色大变:“谢小姐,韩总裁,您怎么来了?”

李彦祥心里掀起惊涛骇浪,陈飞宇除了苏家的关系外,竟然还认识谢家的小公主,这下事情可真的大条了。

周国泰曾远远见过谢星轩一面,当即脸色大变,印证了心里的猜想,知道陈飞宇与谢家关系匪浅,而谢家更是明济市超然的存在,弄死自己比碾死一只蚂蚁还简单。

“草泥马李同伟,你不是说陈飞宇只是普通人吗,他认识谢家,谢家啊,别说我了,弄死你都是轻而易举!”

心如死灰之下,周国泰“噗通”一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就连周浩也是脸色大变,他层次不够,没见过谢星轩,但是能让平安分局的局长与副局长如此忌惮,同时又被尊称为谢小姐的,整个明济市除了谢家还能有谁?

周浩知道自己完蛋了,心里出现深深的恐惧。

没错,来人正是谢星轩与韩木青。

两女狠狠瞪了李彦祥一眼,接着快步走到陈飞宇跟前。

“陈先生,您在这里没受委屈吧?您放心,您是我们谢家贵客,得罪您,就等于得罪我们谢家,我就看看,整个明济市谁挡得住谢家的怒火!”谢星轩恭敬地道。

李彦祥、周国泰、周浩等人瞬间脸色大变,原先以为陈飞宇只是和谢家关系匪浅,哪里想得到,谢家公主对陈飞宇竟然这样恭敬。

难道,陈飞宇还有更加恐怖的身份?

周国泰、周浩、王太利三人,心里出现深深的后悔。

陈飞宇这才站起来,对着李彦宏笑道:“李局长,辛苦你了,还得亲自过来。”

李彦祥瞬间松了口气,感激地看向陈飞宇,激动地笑道:“不客气不客气,是我们有错在先,这才让陈先生受惊,我在这里代表平安分局,郑重向您道歉。”

“李局长真是客气了。”陈飞宇笑了笑,随即走到周浩面前,冷冷地注视着他。

“这……这里可是警局,你想做什么?”周浩脸色一变,不由自主向后退去,只觉双腿一软,差点摔倒在地上。

陈飞宇突然转身,眼神斜睨,背负双手道:“李局长,我觉得有人不适合做警察,你觉得呢?”

此言一出,周国泰、周浩、王太利脸色惊恐,周浩更是急道:“李局长,你不能听他的,我叔叔可是副局长。”

“傻逼,在谢家面前,区区一个副局长算什么?”

李彦祥深深看了三人一眼,暗暗骂了一句,随即严肃道:“陈先生说的很对,周国泰三人假公济私,滥用职权,即刻起,免除公职,开除警籍,这件事情我会上报给市局柳局长,我相信,柳局长也是赞同的。”

周国泰、周浩等人瞬间脸色惨白,再无一丝血色。

王太利更是急的差点哭出来,日了,老子啥都没干,只不过狐假虎威,竟然连饭碗都给丢了,真他娘倒霉。

陈飞宇这才满意地点点头,连看都不看周国泰等人一眼,对韩木青两女说道:“咱们走吧。”

李彦祥松了口气,暗暗抹了把额头冷汗,请神容易送神难,这尊大神在这里,还真是让人心惊胆战啊。

陈飞宇与两女刚走到审讯室的门口,突然,韩木青说道:“等一下。”

李彦祥顿时一颗心又提了起来。

看到陈飞宇疑惑的目光,韩木青微微一笑,随即转身,脸色瞬间阴沉下来,走到周浩身边,冷声问道:“是你之前威胁飞宇,让他永远出不去警局?”

“我……我……”面对倾国之姿的韩木青,周浩竟然不敢逼视,嗫喏地说不出话来。

韩木青眼神中闪过一丝鄙夷,抬手给了他一记耳光,冷笑道:“傻逼!”

接着,韩木青走回陈飞宇跟前,露出一个魅惑众生的笑容,说道:“舒畅,咱们现在走吧。”

陈飞宇眼睛一亮,越发觉得韩木青性格对自己的胃口。

三人走出警局后,李彦祥才彻底松了口气。

陈飞宇微微有些遗憾,因为没有看到自己的小老婆。

谢星轩的布加迪威龙就停在警局的门口,不少来往路人都露出惊艳羡慕的神色。

三人坐上车后,谢星轩一踩油门,扬长而去。

同一时刻,在警局对面大楼的房间里,蒋天虎放下望远镜,内心涌现出深深的震撼,以及恐惧!

“陈飞宇竟然认识谢小姐和韩木青,这后台他娘的也太硬了,马拉个巴子,李同伟误我,差一点就被他害死了!”蒋天虎怒骂道。

他本身就是靠谢家当做后台才起家的

小说文学

,换句话说,谢家就是他的主子,他怎么敢和谢家对着干?

陈飞宇被抓进警局,谢家公主和韩木青竟然亲自来接他,这未免也太恐怖了吧?

和谢家有这等深层关系,再加上陈飞宇还是疑似“通幽期”的高手,他想弄死自己,不比碾死一直蚂蚁困难多少。

想到这里,蒋天虎冷汗瞬间流了下来,立马拿出手机拨出去。

“喂,虎哥,我们都准备好了,你放心,只要陈飞宇过来,他和他车里的人,肯定死无全尸!”

蒋天虎瞬间冷汗直冒,车上可是有谢星轩和韩木青,敢对她俩动手,这不是把自己往火坑上推吗?

“马拉个巴子,你们全部撤退,记住,是所有暗杀人员全部撤退,千万不要动手,谁要是敢动手,他娘的我让他全家都死无全尸!”

蒋天虎挂断电话,还是不放心,自言自语道:“马拉个巴子,差一点就万劫不复了,谁知道陈飞宇竟然认识谢小姐这尊大神。不行,我明天就去找家主探探口风,实在不行就赔礼道歉。马拉个巴子,李同伟,这个仇老子记下了。”

陈飞宇自然不知道蒋天虎内心的恐惧,此刻,他正坐在布加迪威龙里面,谢星轩亲自开车,韩木青作陪,有这种待遇的,整个明济市寥寥无几。

陈飞宇和韩木青都坐在后排,而韩木青上半身只穿了一件白色的衬衣,由于胸前太过饱满,衬衣仿佛随时都有崩开的危险,上面两颗纽扣之间,撑开了一条细缝,隐隐显露出里面黑色的文胸。

陈飞宇微微斜视,看到的正是这样一幅令人心动的场景,再加上旁边不断传来的幽幽香味,让陈飞宇心中一荡。

“陈先生,明天就到治疗的日子了。”突然,谢星轩开口说道。

陈飞宇这才想起来,明天正是和谢安翔约好治病的日子,如果不是谢星轩提醒,估计自己就忘了,当下讪讪笑道:“谢谢你们来警局接我,以后不用叫陈先生了,这样显得生分,直接喊我名字就行,至于给谢老爷子治病,这当然没问题,明天来接我就行了。”

“明天我去接你。”韩木青立即说道,好像生怕有人跟她抢一样。

“咦?青姐,这么着急毛遂自荐,你该不会是看上我了吧?”

看到陈飞宇略带暧昧的目光,韩木青内心羞涩,连忙解释道:“飞宇,因为你的关系,我现在已经可以参加谢家的核心会议了,地位也是水涨船高,这是为了感谢你,你可别误会。”

陈飞宇恍然大悟,不过他对什么谢家核心会议不感兴趣,看到韩木青魅惑的眼神、饱满的圣峰、修长的双腿,以及闻到淡淡的香味,陈飞宇眼中的侵略性更强。

“青姐,我帮了你这么大的忙,你就单单来接我,这样的感谢方式有些说不过去吧?”陈飞宇嘿嘿笑道。
 

韩木青美目白了他一眼,显得风情万种,说道:“那你说,要姐姐怎么报答你?”

陈飞宇笑道:“不如你请我吃饭?去情侣餐厅吃烛光晚餐怎么样?”

“去去去,小屁孩也来调戏姐姐,不过吃饭倒没问题,过两天,姐姐请你吃饭,到时候别不给姐姐面子就行。”韩木青吃吃笑道。

“那必须给青姐面子,我可等着到时候和青姐约会呢。”陈飞宇喜道。

约会?

韩木青羞涩之下,俏脸微红,暗暗啐了一口。

看着两人旁若无人的打情骂俏,谢星轩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韩木青公司里面还有事情,谢星轩直接把她送到了明济商贸大厦的外面。

“小弟弟,到时候可记得洗白白哦。”韩木青露出一个勾魂的笑容,便羞喜的离去了。

陈飞宇不由得有些憧憬即将到来的约会。

“飞宇,如果我是你的话,我就会离青姐远一点。”谢星轩一边开车,一边略带凝重地说道。

“哦?为什么?”陈飞宇挑眉,好奇问道。

谢星轩解释道:“整个明济市上流社会都知道,我二叔的长子,也就是我堂哥,对青姐痴情一片,更是早早放出话,谁敢对青姐动心思,就是和他为敌。

去年有个不长眼的家伙,就出言调戏过青姐,你猜怎么着?被我哥打断腿喂狗去了。我这是为你好,所以才提醒你,韩木青不是你可以染指的。”

陈飞宇玩味地笑道:“有意思,你觉得,我会害怕你那个所谓的堂哥?”

透过后视镜,谢星轩白了他一眼,说道:“我知道你医术高超,对我们谢家也有大恩,但是就算谢家两不相帮,你也不会是我堂哥的对手。

你可知道为什么?因为我堂哥可不是那些草包富二代,他16岁开始在军中任职,用了不过一年时间,就成为军中的兵王,而且多次去东南亚与中东执行任务,可是从血与火中厮杀出来的。

你说说看,你只不过是个医生罢了,到时候面对我堂哥,你凭什么和他竞争?”

谢星轩并不知道陈飞宇是武道高手,这件事情,整个谢家也就只有谢安翔、谢勇国与忠伯三人知道而已,所以谢星轩才会有以上这番话。

陈飞宇淡淡笑道:“那又如何?虽然你很推崇你这位堂哥,但是你对我又有多少了解?说到底,不过是对我管中窥豹罢了,区区肉眼凡胎,又怎能了解我辈真正能力?

我来告诉你,我凭什么和你堂哥竞争。凭着我有九针,可治天下;凭着我有一拳,可压天下;凭着我有一剑,可试天下。区区兵王而已,我陈飞宇何惜一战?又何惧一战?”

“你……哼,真是不知好歹,以后有你苦头受的!”谢星轩想不到自己好心提醒,陈飞宇竟然态度这么强硬,哼,真是好心没好报!

谢星轩暗暗气恼,透过后视镜狠狠瞪了陈飞宇一眼。

哼,到时候等我堂哥来了,看你再怎么吹牛逼!

气氛有些僵硬,把陈飞宇送回唐美莲家后,谢星轩就板着脸离开了,整个过程没说一句话。

林雨嘉这丫头一直在担心陈飞宇,眼见陈飞宇平安归来,这才放下心来,秦澹雅和周若华也在旁边,神色感激中夹带着惭愧。

陈飞宇自然不会跟小姑娘一般见识,更何况她俩还是难得一见的校花美女。

第二天上午,韩木青开着自己的豪车,依约来接陈飞宇去谢家。

上车后,陈飞宇发现韩木青神色不太对劲,神色间有些忧虑,再加上明济商贸大厦还有事情处理,把陈飞宇送到谢家后,她便匆匆离去了。

陈飞宇走进别墅大厅的时候,第一眼就看到了穿着一身浅蓝色连衣裙的谢星轩,佩戴着卡地亚的项链和耳环,显得美丽动人。

只是谢星轩还记着昨天的事情,对陈飞宇没什么好脸色,冷淡地翻了个白眼。

“陈小友,数日不见,风采更胜了。”谢安翔和谢勇国早就在等着了,立马笑着迎了上去。

自从第一次治疗过后,谢安翔的身体恢复了许多,脸色也红润了不少,自然对陈飞宇也更加感激。

除了这三人外,大厅之中还有一名青年,大概三十岁左右,眉宇间和谢星轩隐隐有些相仿,穿着浅黑色西装,看起来仪表堂堂。

谢勇国介绍道:“陈先生,我来介绍下,这是犬子谢星辰,目前经营着一家企业,星辰,这位就是陈先生,医术通玄,简直见所未见啊。”

“陈先生好。”谢星辰笑道。

陈飞宇点点头,便算是打过招呼,开门见山道:“谢老爷子,咱们开始治疗吧。”

“好好好。”谢安翔早就迫不及待了,立马跟着陈飞宇进了静室。

谢星辰看着陈飞宇的背影,若有所思道:“爸,陈飞宇到底是什么人,爷爷竟然对他这么热情?上次秦市长登门拜访,都没见爷爷起身相迎过。”

谢勇国叹道:“长江后浪推前浪,这位陈先生可是前途无量,有大本事的人,星辰,以后一定要和他交好。”

谢星辰眼中闪过一丝轻蔑,以及不以为意。

谢星轩更是直接哼了一声。

一刻钟后,陈飞宇和谢安翔走了出来,能看出来,谢安翔气色明显好了许多,心情大好之下,非要拉着陈飞宇手谈几局,陈飞宇也只好无奈接受。

“星轩,你在旁边泡茶,对了,两个月前,五台山广济寺的智光禅师不是送来一盒上好铁观音吗?你去拿出来,让陈小友品尝品尝。”谢安翔笑着说道。

谢星轩吃了一惊,智光禅师带来的铁观音可是珍藏,爷爷当宝贝一样,想不到竟然会因为陈飞宇拿出来。

哼,真是便宜你了。

谢星轩瞪了他一眼,然后换了一身青白色修身旗袍,显得素雅、大方,便开始泡茶。

谢星轩本就是极品女神,相貌绝美,气质出众,泡茶的时候,动作娴熟,神态淡雅,再加上茶水袅袅升起的白色气体,更有一种独特的韵味与美感。

谢安翔早就迫不及待了,很快,便摆好了围棋棋盘,谢安翔与陈飞宇相对而坐。

突然,谢安翔尴尬地问道:“对了,瞧我这脑袋,我忘问了,陈小友可懂怎么下围棋?”

陈飞宇谦虚道:“不敢说会,只是略懂一二。”

“哦,没事,以棋会友而已,我会让着你的。”谢安翔呵呵笑着,隐隐有些失望。

谢勇国笑道:“陈先生,你有所不知,我爸酷爱下棋,棋力精深,连不少国手都不是他对手,现在棋力更是越老越辣,搞得现在我都不敢和他老人家下棋了。”

“哪里哪里。”谢安翔谦虚地摆手,但是那股得意劲,怎么都掩饰不了。

谢星轩更是毫不留情地打击陈飞宇,说道:“哼,依我看来,某人还是干脆认输的好,免得到时候输了丢人哭鼻子。”

谢星辰的眼中,隐隐闪过轻蔑之意。

他少年得志,一直顺风顺水,胸中有不少傲

小说文学

气,所以看不起同龄人,更何况陈飞宇年纪比他还小不少。

虽然陈飞宇医术高明,但在他眼里,也仅仅是医术高明而已,从心底里不大看得上陈飞宇。

陈飞宇扫视一圈,把周围几人的神态看在眼中,嘴角翘起神秘的笑意,说道:“谢老爷子,咱们开始吧。”

他自小在山上,经常被逼着和师父下棋,早就锻炼出了高深的棋力,已经到了“入神”的最高境界。

围棋九品,一品入神,二品坐照,三品具体,四品通幽,五品用智,六品小巧,七品斗力,八品若愚,九品守拙。

其中,神游局中,妙而不可知,故曰“入神”。

围棋九品之中,以“入神”为最!

陈飞宇执黑先行,嘴角笑意更浓。

我已到入神之境,和你们下棋,真有点大人欺负小孩的感觉。

陈飞宇轻拈黑棋,落在星位。

一开始,谢安翔不甚在意。

片刻后,谢安翔已经渐渐凝重,思考时间越来越长,反观陈飞宇,神色轻松,还时不时向谢星轩玲珑有致的身材瞥去一眼,让谢星轩又羞又恼。

旁边,观棋的谢勇国与谢星辰父子两人,心里面越来越惊讶,想不到陈飞宇竟然会在这么厉害。

中盘阶段,陈飞宇便已经占据半壁江山,并且斩断了白棋的大龙。

此刻,胜负已定。

谢安翔叹了一声,苦笑道:“我输了,枉我一开始还存了轻视之心,哪想到陈小友的棋力这么高深,更显得陈小友品格谦虚,相比之下,我真是惭愧。”

爷爷竟然输了?

谢星轩震惊了,想不到陈飞宇除了医术通玄外,竟然连围棋也这么厉害,人比人真是死气人。

谢勇国内心更加震惊,他知道的信息比谢星轩多,知道陈飞宇医术高明,还是武道高手,但是没想围棋上也有不俗的造诣,真不知道是哪个高人,才能培养出这样优秀的人来。

谢星辰眼中出现一丝讶异,对陈飞宇稍稍看重了一些,但,也只是稍稍而已。

陈飞宇嘻嘻笑道:“老爷子客气了,能在我手下坚持这么长时间,你也很厉害了。”

“咳咳……”谢安翔老脸一红,这是夸人吗?怎么听着像骂人?

>>>>完整版在线阅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金属资讯网--同城、城市资讯领头羊 » 日本三级香港三级人妇 男朋友解开罩罩吃我的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