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痒吗张开腿我再深& 春风一度共缠情第345章

叶凌天进了房子之后便在屋里四处检查了一遍,觉得没什么问题之后便进了自己住的小卧室里,顺便把门给关上了。与一个女孩子独处在一栋房子里,不仅李雨欣觉得尴尬和不适应,叶凌天也同样觉得非常的不适应。

“上楼吧”李雨欣喊着在沙发上躺着的许晓晴。

“这么早上楼干嘛?看会儿电视嘛”许晓晴没有理会李雨欣,自顾自地把电视打开开始看电视。

“随你吧,我先上去洗个澡”李雨欣说着便上楼了。

许晓晴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但是注意力却转移到了叶凌天关着的门上去了,想了想,许晓晴走到叶凌天的门边敲了敲门,然后说道:“叶凌天,我可以进来吗?”。

“进来吧”叶凌天听到是许晓晴的声音淡淡地说着。

许晓晴推开门进去,里面叶凌天正在卧室里的露天阳台上坐着抽着烟。

 

“在想什么心事呢?”许晓晴走到叶凌天身边问道。

“没有,坐吧”叶凌天见到卧室里也没有其它的椅子,便站了起来,把椅子让给许晓晴,自己直接坐在了阳台的栏杆上去。

“你在担心叶霜的手术吧?”许晓晴问道,她倒也没有客气,直接坐在了叶凌天让出来的椅子上。

“有吧,医生安排在了下周一给她手术,只有几天了,这个手术其实是有风险的,谁也不能保证这个手术是否会成功”叶凌天又点了根烟淡淡地说道。

“你别担心那么多,医生的话不可不信,但是也不能全信。医生在动手术之前都喜欢把问题说的很严重,一般告诉你的都是最坏的情况,其实他们自己心里是很有把握的。再者说了,我相信老天爷是会眷顾叶霜这么一个可爱伶俐的小姑娘的”许晓晴安慰着叶凌天。

“谢谢,希望如此吧”叶凌天笑了笑说着。

“你··你·来给雨欣当保镖的事情没有告诉叶霜吧?”许晓晴接着问着叶凌天。

“没有”叶凌天摇了摇头道。

“你为什么不告诉她?叶霜其实很担心你,她不知道你在干什么,她很担心你为了凑钱给她治病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来”许晓晴好奇地问着叶凌天。

叶凌天停顿了一下,抽了两口烟,随后说道:“没必要告诉她,给她筹钱治病供她上学供她生活这是我的责任。另外,保镖虽然也是一种职业,但是,在人们的心里这并不是一个什么光彩的职业,我不希望她知道了我在给别人当保镖而觉得亏欠我。她现在需要保证好自己的心态养好身子去做手术”。

“那你自己呢?你自己是否也觉得给别人当保镖委屈了你自己?”许晓晴立即问道。

“你有点像个八卦记者,问的问题很尖锐”叶凌天看着许晓晴笑了笑,随后说道:“我只是一个退伍兵,初中毕业,没有文凭没有手艺,甚至于没怎么接触过这个世界。能有一份工作养活自己还能给叶霜治病我已经很满足了。”

“你退伍是自己申请的还是你们部队里要求的?”许晓晴接着问道。

叶凌天好奇地看着许晓晴,淡淡地问道:“这有什么区别吗?”。

“对于结果是没什么区别,但是对于叶霜来说就有很大的区别了”许晓晴也愣了愣,她也觉得自己似乎问的太多了,太过于好奇叶凌天的事了,想了想,把叶霜拉出来说着。

“对于她来说也没有区别,我是她哥哥,父母不在,照顾她养育她就是我的责任,这与我是自动退伍还是被动退伍没有联系”叶凌天淡淡地说道。

“你有没有女朋友?”许晓晴突然好奇地问道,在见到了叶凌天奇怪的眼神看着她之后,她脸上一红,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别误会,我就是想问问你的情况,毕竟这对叶霜来说很重要”。

“没有”叶凌天没有多问,也没有多说,回答的很干脆。

“今天叶霜跟我说了很多,关于她自己的,关于你们家的,也有关于你的。她觉得很亏欠你,她说要不是因为她,你说不定不要退伍,说不定早就已经娶妻生子了。所以我才问一问的”许晓晴为自己前面的“冒失”找了个借口做着解释。

叶凌天听了这话愣了愣,转脸看着外面,没有说什么。

&

小说文学

ldquo;我想了想,你这边工作性质特殊,肯定没有时间去陪叶霜,以后我每天抽出时间去医院陪一陪叶霜吧。她一个女孩子,整天自己一个人呆在医院里面,没有人陪,连说话的人都没有,再加上马上要做这么重要的手术,她这个时间段里心里肯定很紧张,需要有个人在她身边多给她安慰安慰加油鼓劲的。你看怎么样?”许晓晴看了看叶凌天后说道。

叶凌天转脸看着许晓晴,一下子没有说话,随后从栏杆上下来,郑重地对许晓晴说道:“谢谢你,许老师”。

他这个人不擅长说话,也不喜欢说太多的话,不过,他知道许晓晴说的很对,叶霜这种情况确实非常需要人陪,而他既然拿了别人的钱应了这份工作也就必须干好,不可能去医院陪叶霜,所以,许晓晴说的他没有办法拒绝。

“这是我应该做的,叶霜是我的学生,我关心她是我这个做老师的责任,再说了,我本来就一直把她当妹妹看的,你不知道,叶霜可一直是班里的班干部,帮我做了很多事情的。对了,你能不能不要叫我许老师啊?我们虽然是老师和家长的关系,但是,现在也应该算是朋友了吧?你再叫我许老师是不是显得太生分了?”许晓晴有些不满地对叶凌天说道。

“那我应该叫什么?”叶凌天想了想问道。

“叫什么?叫我名字就行了啊,许晓晴,或者你叫我晓晴也行”许晓晴说道。
 

听到这叶凌天有些尴尬,笑了笑道:“我叫你晓晴老师吧”。

“我说许晓晴,你今天晚上是过来陪我的还是陪他的?”这时,李雨欣洗完头发下来,走到叶凌天的门边一边擦着头发一边非常不高兴地朝许晓晴说道。

许晓晴被李雨欣说的,尴尬地看了看叶凌天,然后跟着李雨欣走了出去。

等到两个女人都走出去之后,叶凌天继续一个人坐在阳台上面想着心事,他很担心,担心着叶霜的手术能不能成功。以前,在战场上,一切都掌握在他的手里,甚至于连敌人的生命都掌握在他的手里,但是,这次不一样,叶霜的生命掌握在了医生的手里,他除了担心还是只能担心,他感到无奈,这种感觉是他非常不喜欢的。

抽了几根烟,坐了差不多一个小时之后,叶凌天起身,拿出自己的换洗衣服去了浴室洗澡。

叶凌天在洗澡的时候,许晓晴刚好从二楼的浴室里洗完澡出来,许晓晴走进李雨欣的卧室时,许晓晴正好拿着手机在那打着电话,见到许晓晴过来,连忙跑到阳台上去打。见到这,许晓晴贼兮兮的,也跟着跑到了阳台上面,把耳朵也贴在手机上面听着。

“不说了,你好好上班吧,我也要睡觉了,记得注意身体,要自己照顾好自己”李雨欣见到许晓晴在听连忙说着,然后挂断了电话。

“记得注意身体呀,要自己照顾好自己哟,我的天啊,大小姐,你不就是谈个恋爱嘛,至于这么酸吗?把我牙都酸掉了”许晓晴故意嗲声嗲气地说着李雨欣。

李雨欣被许晓晴说的脸都红了,骂道:“要你管”。

“怎么样?你的小俊俊打算什么时候回啊?又是说等他把手头的项目做完了才回?”许晓晴坐在床上问着李雨欣。

“恩,这个项目对于他来说很重要,如果把这个项目做成了,他能够拿到一大笔钱,最主要的是能够提高他在行业里的知名度,到时候他再回来就能够找到更好的工作了”李雨欣说道。

“我说大小姐,这明显是个借口好不好,他如果真的爱你真的想跟你在一起会在乎这些吗?再说了,他回来跟你结婚,你们家这么大一个集团还不够他挥霍的?真是的,对于你们这种人来说,说钱那都是借口。”许晓晴没好气地说着。

“他不是那样的人,而且,我也没有告诉他关于我家的事情,他不知道我家有这么大的资产。所以,你不要把他看成那种爱慕虚荣的人好不好?”李雨欣有些生气地说着许晓晴。

“好好好,我错了,我不该说你们家小俊俊的坏话。不过大小姐,你今年多少岁了?你已经等了他一个三年了,假如他一直在美国不回,你还能等他几个三年?再等上几个三年即使你等到他回来了,但是你人老珠黄了他还会要你吗?女人啊,遇上爱情再聪明的女人智商也会便成零,你现在就是一彻头彻尾的傻瓜”许晓晴继续骂着。

“我相信他,他不会骗我的”李雨欣依旧坚定地说着。

“得,当我什么都没说”许晓晴顿时没了继续说这个话题的兴趣。

正说着,两人就听到了外面传来大铁门的声音。独居惯了的李雨欣听到大门传来的声音,连忙跑出去看着,看到的是叶凌天在关着大门。

“你啊,有时候真是不知足,整天看别人叶凌天不顺眼的,你看看人家多好,拿你一份保镖的钱,却给你当保镖、司机,现在还给你当下人,负责关门的你赚大发了”许晓晴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跑了出来,看到叶凌天在关门的时候对李雨欣说着。

“一码归一码,我知道他这个人没有坏心眼,而且今天也算是帮过我的,但是,我却实在对他没有好感,说实话,我很讨厌他。他这个人死板、木讷,一天死气沉沉的,没有幽默细胞也就算了连话也说不了两句,整天和这样的一个人呆在一起就像身边跟着个僵尸一样。最主要的是,实在是太抠门了,你知道吗,我爸给他的薪水不算低了,五十万一年,这个一般白领也没这么高的工资对不对,但是你看看,他全身上下,除了我让他买的那一套西装能够见的人的,其余的有哪一样能够见人?皮鞋都是磨破了的,里面的白衬衣衣领都泛黄了,不知道是多少年前的衣服了,一点生活品质都没有,还喜欢抽烟。还有,今天吃饭的情况你也看到了,虽然说我和他只是工作关系,但是起码我是个女人他是个男人啊,一顿饭才多少钱?他不给没人要他给,他又要有骨气,争着要付不想吃我的,可是,你要么不付,你要付就全付啊,我从来没听说过一起吃饭只付自己一个人钱的,这种男人,说真的,我这一辈子是第一次见到。总结起来,这个男人就是典型的又抠门又死板而且还喜欢死要面子的男人,我真不知道我爸是从哪里找来的奇葩保镖”李雨欣摇着头无奈地说着。

听过李雨欣的话之后,许晓晴有些惊讶,张大嘴巴看着李雨欣说道:“你真的这么认为他的?”。

“这个不是我认不认为,而是他本身就是这种人,难道你一点都没看出来?许晓晴,我真的很怀疑你的眼光。我真不知道你对他好感是来自哪里,这种男人我是一点都没发现他身上有什么值得你感兴趣的”李雨欣带着些鄙视地说着。

“雨欣,你可能真的错怪他、误会他了,我敢保证他绝对不是你说的那种人。可能他真的比较节约,但是他节约是有他的道理的,我给你说个故事吧,听完之后你可能就会明白他为什么这么抠门了”许晓晴慢慢地说道
 

“啊?故事?你这说的都是什么跟什么?”李雨欣完全没弄明白许晓晴在说什么,但是,她知道许晓晴没有在开玩笑,因为许晓晴的脸上很认真。

“有个男孩子,父亲是工人,母亲无业,他还有一个比他小八岁的妹妹,十岁那年,他父亲因病去世了,家里唯一赚钱的人就这么没了。那时候他十岁,他妹妹两岁,为了支撑起这个家,他母亲起早贪黑,一人出去兼了两份工。他本来学习成绩很好,但是家里实在是贫穷,初中毕业那年,为了让年幼的妹妹能够上学,也为了让他母亲不那么辛苦,选择了辍学,然后,十六岁的他去了工地上干苦力。十八岁那年应征去当了兵。当兵十年,每个月拿点微薄的工资全部寄回家,用以支持妹妹上学和家用。他二十八岁那年,母亲去世,他在部队可能有任务,连自己母亲最后一面都没有见上。不放心孤身一人的妹妹,他放弃了原本很有前途的部队,申请退伍回家照顾妹妹。因为没有学历也没有一技之长,他回来之后当了保安,用来抚养在读大学的妹妹。后来,不幸的事情发生,他妹妹患了尿毒症,并且比较严重,必须要换肾,而换肾手术加上之后的后期治疗全部加起来需要五十万。没有办法的他开始四处找钱,后来他去应聘了一个给人当保镖的职位,谈好的价格刚好是一年五十万。他其实是个非常高傲的男人,有着自己的尊严和骄傲,本来他是绝对不会去做保镖这种受命于他人要看他人脸色行事的事情的,但是为了妹妹的病,他不得不干。”许晓晴慢慢地说着,大部分都是她从叶霜来得来的消息,而有些则是她自己猜测的,但是,她说的离事情的真相的确八九不离十。

听过许晓晴说完之后,李雨欣很是惊讶,瞪大眼睛问道:“你说的这个人就是叶凌天?”。

“对,这个人就是他。你说他抠门,其实并不是他抠门,他是真没钱,他当兵时候所有的钱都寄到了家里,退伍之后妹妹就病了,从你爸那拿的五十万其实是给她妹妹准备的治病钱,不是他抠门,而是他真的没有钱。就像我前面说的,他其实是一个非常骄傲的男人,有着很强的自尊心,如果不是迫不得已,他是绝对不可能来给你当保镖听你吆五喝六的。就像你说的,付钱只付他自己一个人的,他不想让你替他付钱是源自他的自尊,而他只付自己一个人的钱是因为他确实没有钱。”许晓晴接着说着。

“你···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他跟你说的?”李雨欣有些惊讶地问道。

许晓晴摇了摇头道:“你都说了,他是块木头,他那个人像是会跟别人说这些的吗?这些都是他妹妹告诉我的”。

“他妹妹?你还认识他妹妹?”李雨欣更加惊讶了。

“对,不仅认识,而且关系很不错,她妹妹是我们班上的学生,我是她的班主任和辅导员。今天我代表学校拿着我们给她妹妹捐的钱去医院见家长的时候看到了他,然后我才知道。你知道吗,我们总共捐款了五万多块,这个活动是我联系学生会组织的,其实就是想给她们家一点帮助,因为我很早就知道她妹妹家里很贫困。只是,今天我拿钱给他的时候他拒绝了,他让我把钱拿回去给更加需要帮助的人,说他既然已经有了治病的钱就不能再拿这笔钱,而且,他自己能办的事情就不想要别人帮忙,也更加不想要别人的可怜和同情,他同样也希望她妹妹能够

小说文学

成为一个独立自主的人。五万块钱,这不是一笔小数目,换做任何人,估计连想都不会去想就拿走了,但是他没有,你要说他抠的话,那我只能说,他抠的实在有些太大方了,五万多块连眼睛都没眨一下就拒绝了”许晓晴坐在床上妹妹地说道,说实话,她自己说的不仅把李雨欣给带进去了,顺带着,把她自己也带进去了。

听着许晓晴说的,李雨欣确实非常的惊讶,她实在没有办法把许晓晴口中说的这个叶凌天与楼下的那个叶凌天给结合起来,她确实不相信,但是,许晓晴说的不像是假的,许晓晴也没有必要编一个故事来骗自己。而且,许晓晴想起了自己给叶凌天买衣服的事情,一万多块,叶凌天硬是把钱给自己了,这种作风与许晓晴说的拒绝捐款的事似乎是如出一撤,她不得不相信这是真的。

“他··他妹妹的病治好了吗?”李雨欣顿了很久之后才问李雨欣。

“还没有,下周一手术吧。我今天特意去问了问医生,医生听说我是老师就跟我说了实话,手术成功问题不算太大,因为这个已经是很成熟的技术了,但是,关键问题不在手术上,而在肾源上面。虽然找的肾源都是匹配的,但是这个肾与病人身体之间到底能不能犹如原装的一样毫无排斥就谁也说不准了,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反正就是要看运气了。真是不公平,叶霜今年才二十岁,一个很聪明伶俐的小姑娘,如果真是没治好的话,那实在是太可惜了”说到这里,许晓晴也忍不住的叹息了一声。

李雨欣点了点头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他这一生确实是比较的悲惨。我明天向他道个歉,我今天不该这么说他”。

>>>>完整版在线阅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金属资讯网--同城、城市资讯领头羊 » 宝贝痒吗张开腿我再深& 春风一度共缠情第345章

评论